那人告訴葉子語淩天琪喝的嘧啶大醉,並告訴了,葉子語事那間酒吧,葉子語掛了電話後就向酒吧趕去。

葉子語到了酒吧後,發現醉死在吧台的淩天琪,葉子語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淩天琪什麽時候,也會變成現在這樣的一副模樣了。

葉子語的心中很是氣不過,為什麽所有人都那麽喜歡葉曉恩,明明和葉曉恩想的很像,為什麽所有人都向著他,葉子語氣不過,拉起淩天琪,就是一個巴掌。

“淩天琪,你能不能振作點。”葉子語皎潔的小臉上滿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心中更是因為淩天琪的這個狀態給感到了氣憤。

淩天琪像是感覺到了疼痛,抬頭不明所以,模糊間,好像看到了葉曉恩的身影,卻因為喝醉了腦袋有沉了下去。

葉子語氣不過,葉子語以為淩天琪醉酒的原因是因為葉曉恩,葉子語強行拉起來淩天琪,可是淩天琪完全醉死了,絲毫沒有反應,葉子語沒辦法,請酒吧小弟幫忙,兩人吧淩天琪抬上了車。

淩天琪在葉子語車上不停的喊著葉曉恩的名字,葉子語更是氣憤,他覺得不公平,為什麽葉曉恩有這麽多人寵愛,而自己卻隻能出賣自己,

葉子語將車飆到了極限,像是瘋了一樣,到了淩天琪家樓下,葉子語一個女孩根本沒辦法把淩天琪抬上去,隻能想辦法叫醒淩天琪。

淩天琪昏昏沉沉的,像是醒了,卻沒有反應,葉子語看這樣子,淩天琪是醒不了,隻能自己抬起淩天琪,好不容易爬上了樓。

葉子語將淩天琪扔在**,淩天琪朦朧間好像看到了葉曉恩,將葉子語看做了葉曉恩,淩天琪便將葉子語壓在**,強行要了葉子語。

淩天琪雖然是摟著葉子語,可是口中卻在叫著葉曉恩的名字,淩天琪以為自己喝多了,葉曉恩疼惜自己,前來照顧自己了,錯把葉子語當成了葉曉恩,不管不顧,壓在了葉子語身上,

近日以來心中的壓抑,想到了之前和葉曉恩之間的種種,又想到了葉多多的事情,淩天琪的心中又是劃過了一抹的複雜。

緊緊的摟著身前的葉子語,似乎隻有這樣才能夠去調解心中的壓抑一樣,緊緊的摟著身下的葉子語,以為自己摟著的人是葉曉恩。

葉子語麵對著淩天琪的行為,心中也沒有半點的不悅,更是沒有去反抗,皎潔的小臉上滿是一副淡然的模樣。

聽著耳邊淩天琪一直喊著葉曉恩的名字,忍不住輕笑出聲,不管自己做了什麽事情,到了最後,還是葉曉恩最受歡迎。所有人都喜歡著葉曉恩,卻遺忘了自己。

葉子語攤了攤手臂,任由淩天琪的動作,反正也早就對自己這副身體早就不在乎了,心中想通了,也配合著淩天琪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