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還不等譚青說話,葉子語就一臉憤氣的阻擋住了他的話語。

葉子語便很惱火的告訴譚青,她要掏空淩天琪的公司,讓淩天琪什麽都得不到,譚青見葉子語這態度便知,淩天琪定然沒給他好果子吃。

在譚青的眼裏,淩天琪本就不是什麽好人,商人奸炸本性,更何況是淩天琪,而葉子語一介女流,想要在他頭上動土,又是談何容易。

葉子語的心中更是對於淩天琪的行為,感到了氣憤不已,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淩天琪竟然會對她做出了那麽殘暴的事情出來。

上一次,淩天琪喝醉了,口中喊著葉曉恩的名字,她還能夠忍受一些,可是今天淩天琪明明是清醒的,也知道身下的女人是自己。

可是,淩天琪的口中喊著的還是葉曉恩的名字,讓葉子語的心中滿是複雜,淩天琪的這麽一個行為更是讓她感到了深深的羞辱感。

原本,她的心中還沒有想到要對淩天琪做出來這麽很絕的事情來,但是單憑著今天淩天琪的態度,她就一定不會去放過淩天琪了。

譚青想到了這裏,心中更是不由得劃過了一抹了然,起身摟著葉子語坐下,輕聲的安撫說道,“這件事還不急,再等等,還不到時候。”

葉子語聽到譚青這說法,心中更是氣憤了,當即站了起來和不理會譚青說什麽,葉子語都是一味的不理會。

譚青望著葉子語這幅任性的模樣,心中也知道葉子語是在淩天琪那裏收到了氣,當下心中也沒有了任何的辦法,

抱住葉子語像是哄小姑娘一樣哄著葉子語,手在葉子語身上遊走,親吻著葉子語,撫摸著葉子語敏感,漸漸的帶著葉子語,上了床。

葉子語今天被淩天琪弄得生不如死的,完全沒有體會到快感,譚青哄著葉子語,做足了*。

葉子語也不在乎其他,和譚青一夜風雨,抹滅了淩天琪帶來的疼痛,葉子語配合著譚青的動作呻吟著,譚青雖知道淩天琪今天定是要了葉子語,可是他也不在乎。

兩人從床滾到沙發,又做到浴室,風雲一整晚,葉子語更是盡力的去配合著譚青的動作,譚青見葉子語如此配合,動作更是生猛起來。

第二日一早,葉子語醒來,自知,現在的自己早就沒了退路,不論是譚青還是淩天琪,他都沒得選擇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現在淩天琪的公司有了一絲希望,淩天琪每天泡在公司,絞盡了腦汁的去想辦法,希望公司能夠起死回生。

另一麵,葉子語實在氣不過淩天琪的侮辱,隻要一想到了淩天琪對自己的行為,心中就是氣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