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匆忙趕到,三兩腳解決掉外麵的小羅羅,一進來就看到葉曉恩被人禁錮在懷裏。

那人的手眼看就要伸到葉曉恩的身上,而那滴晶瑩的淚水正好從葉曉恩的臉頰往下滑落。

尉遲浩隻覺得心裏有隻野獸在叫囂,帶給他無盡嗜血的渴望。

他看到那人脖子上的動脈,鏗鏘有力的跳動著。

尉遲浩突然就覺得,如果能夠把那人的脖子掐斷,讓血迸發出來,一定很美觀。

心裏像是慢了很多拍,但是尉遲浩的動作一點都沒有慢下。

一腳踹起地上的鋼管,踢到手上,尉遲浩想都沒有想,就用盡全身的力氣招呼到阿希的頭上。

直到感覺到一股熱滴濺到臉上,葉曉恩才茫然的睜開眼睛。

映入視線的,是她早已熟悉的堅毅麵龐。

葉曉恩強迫自己不要流淚,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對著尉遲浩說道:“你來了?”

就是這個笑,深深刺痛了尉遲浩剛毅的靈魂。

她說,你來了。

可是,尉遲浩想,為什麽他來得這麽晚呢?

為什麽每次都不能保護這個女人?

她的眼淚,怎麽能這麽屈辱的流!

尉遲浩猛的將葉曉恩抱在懷裏,“我來晚了。”他的聲音幾近沙啞,藏著深深的自責。

葉曉恩忽然想起了什麽,驚恐的推開尉遲浩的禁錮,發了瘋似的往裏麵衝,“多多,多多還在裏麵!”

她記得剛剛這個人說過,如果有什麽輕舉妄動,就要對她的多多動手。她怎麽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葉曉恩真怕自己看到的是多多一身的傷,或是更糟糕。

葉曉恩不敢再讓自己想下去。

葉多多就是她的軟肋,如果她非要堅強下去,那隻會是為了葉多多。

“你為什麽要衝進來!”

尉遲浩因為葉曉恩的這句話,猛的停了腳步,一動也不敢動。

本是一雙顧盼神飛的眸子,溢滿了憂傷。

他為什麽要衝進來?

葉曉恩問他為什麽要衝進來?

她竟然問他為什麽要衝進來?

尉遲浩覺得葉曉恩給他判了死刑,而且是淩遲。

三千多刀,一刀也不能多,一刀也不能少。沒有刮夠,也死不得。

生不如死。

葉曉恩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這句話有多大的歧義,她原本隻是想說,你為什麽要這麽貿然的衝進來,要是他們傷了多多怎麽辦?

可是她隻說了一句,你為什麽要衝進來?

尉遲浩停了那麽片刻,就趕上了葉曉恩,他怎麽可能讓她一個人冒險?

他真的是太愛葉曉恩了,尉遲浩想。

如果不是這樣,他怎麽還有勇氣跟著葉曉恩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