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釧在發現了羅婷婷不見了之後,整顆心好像瞬間就空了一樣,原本心中還沒有發現出來的情緒,在這一刻,就全部都湧現出來了。

尉遲釧緊緊的抿著唇瓣,不知道在這個時候還應該說出來什麽樣的話語來,更不知道在這個時候,應該用什麽樣的情緒,來表達自己心中的情緒了。

心中更是在擔憂著羅婷婷的安全問題,擔憂的同時,心中更多的則是懊惱不已了,懊惱自己才會發現羅婷婷不見了的事情。

尉遲釧在懊惱的同時,就開始發動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大力的去尋找著羅婷婷的下落,不管花費了多少的人力,和物力,都一定要找到羅婷婷的下落。

而在尉遲釧瘋狂的尋找著羅婷婷的同時,羅婷婷的家人也在瘋狂的尋找著尉遲釧,好不容易打聽到了,關於尉遲釧的是下落,

沒有任何的猶豫,就直直的奔向了尉遲釧的家中,一見到了尉遲釧的第一句話就是,“婷婷究竟在哪裏?”

尉遲釧的心中也很是不解,溫潤的麵容上滿是疑惑的模樣,麵對著麵上滿是急切的臉龐,尉遲釧的心中也是充滿了太多的疑惑了。

輕咳了一聲,掩飾著自己內心中的不解,溫潤的麵容掛滿了柔和的笑意,低聲詢問道,“請問你們是什麽人?”

尉遲釧一向都是擁有著良好的教養,如果不是擁有著良好的教養的話,麵對著麵前的人滿是急切的話,可能現在早都已經暴走了。

“我們是羅婷婷的父母,我們之所以會過來,也不過是為了找到羅婷婷而已。”站在一邊的中年男士,見一邊的中年女士,麵上滿是擔憂不已的模樣。

心中不由得輕哼了一聲,麵容上滿是嚴肅不已的模樣,保持著清醒的頭腦,低聲的詢問著,聲線中更是不由得劃過了一抹冷凝的意味。

尉遲釧在聽到了的羅婷婷父親說的話之後,溫潤的麵容傷心的不由得劃過了一抹震驚的神色,唇角蠕動了下,卻是不知道該說出什麽樣的話語來了。

羅婷婷的父親,還沒有等到尉遲釧有任何的反應的機會,便又繼續說道,語氣中更是不由得劃過了一抹嚴肅的意味,“婷婷在不見了之前,說要來找什麽尉遲釧的,但是從那之後,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音信了,到現在為止,已經失蹤了好幾天了。”

羅婷婷的父親,可是沒有錯過尉遲釧在聽到了這個消息時候的震驚,尉遲釧之所以會這樣的震驚,無非就是有了兩種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