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美的麵容上,不由得劃過了一抹的似笑非笑,對於現在的這個狀況,沒有任何人,會比尉遲浩還要明白的了,畢竟,那樣的一個情況,也是他一手主導出來的了。

本來,尉遲浩的心中,還以為譚青會忍不住提及,畢竟現在譚青的公司,不過就是我一個空頭公司罷了。

可是,聊了這麽多的事情,譚青一直都是在和他們兩個閑聊著天,一句正事有關的話題,逗都沒有提起過。

尉遲浩的心中,真的是,沒想到譚青這時候還有這個定力,絲毫不提公司的事,心中更是不由得油然而生了一股敬意出來了。

尉遲浩的心中,很是佩服譚青,尉遲浩以為,他一到這裏,譚青就會提起,沒想到譚青居然拖到這時候,他以為譚青隻是定力好,直到葉曉恩稱自己肚子疼。

尉遲浩看著葉曉恩肚子疼,心中更是擔憂不已,額頭上,都不由得滑下了一絲細密的汗珠出來了,

葉曉恩的肚子裏麵,還懷著一個二胎寶寶來著,曾經的那一次鮮血淋漓的回憶,在看到了葉曉恩疼痛的模樣,不由得在腦海中,回映了一番。

尉遲浩的心中,很是擔心,想要找醫生,但是這種地方怎麽會有醫生,尉遲浩想著帶葉曉恩回去,

這裏沒有醫生,尉遲浩的心中還很擔心,葉曉恩的身體會有什麽問題,如果葉曉恩真的因為這次的事情,肚子裏的孩子也因此而有什麽閃失了之後,尉遲浩真的不知道,該怎麽的去麵對著葉曉恩了,

尉遲浩眉宇緊蹙,俊美的麵容上,更是不由得劃過了一抹,擔憂的意味,沒有任何的猶豫,低聲說道,“譚先生,曉恩身體不舒服,我們就先離開了。”

尉遲浩緊緊的抿著唇瓣,低聲的和譚青說道,畢竟,現在什麽事情,都沒有葉曉恩的身體重要,

隻是,令尉遲浩萬萬沒有想到的卻是,尉遲浩既然已經開口說道,想要離開的事情,譚青應該會給他們放行了。

而譚青,在聽到了尉遲浩說的話之後,麵容上不由得劃過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輕笑了一聲,低聲說道,“既然,你們都已經來了,我又怎麽能夠,讓你們就是這樣輕易的離開了呢。”

譚青輕笑了一聲,麵容上,滿是一副得意不已的模樣,望著尉遲浩的目光,更是不由得劃過了一抹複雜的情緒,語氣中更是多了一抹的嘲諷了。

尉遲浩聽到了譚青說的話之後,俊美的麵容上,不由得劃過了一抹冷凝,緊緊的抿著唇瓣,聽著譚青說的話,尉遲浩已經明白過來了,譚青話語中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