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醒了?”男人一口低沉的嗓音,帶著些許的憤怒。

“唔……放……放開……”脖子上傳來的緊箍感讓葉子語清楚的認識到,她還活著。

身體像是墜入了黑洞,被一股強大的旋力拉著。

男人邪魅一笑,笑得葉子語一陣的瑟瑟發抖。

“你……你是誰……”葉子語艱難的開口,如果跳江沒有死,現在卻死得不明不白的,她不甘心。

“我是誰?葉曉恩,葉小姐,你忘了嗎?”男人親昵的湊到葉子語耳邊,低聲道:“我當然是你的噩夢,亞德裏恩了……”

葉子語一愣,這人竟然是把她當作了葉曉恩?了然於胸以後,葉子語也就不再那麽害怕了,黑暗裏猙獰的麵孔盡數落在亞德裏恩的眼裏。

亞德裏恩,當初綁架葉曉恩,讓她幫助複活傑克的人。可惜,壞人活千年,當初,他並沒有葬身。

不過,一隻左手還是廢了。

葉子語的一舉一動全被亞德裏恩看在眼裏,不禁戲謔道:“你這是個什麽表情?”

葉子語一驚,他怎麽能看到自己的表情。這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眼睛竟然是生疼,漲澀難耐。

想到自己的猜想,葉子語不禁黯然失色,又轉而狂笑不已。

嗬嗬……這就是她的命嗎?好不容易撿回來一條命,代價卻是一雙眼睛。

葉子語的反應讓亞德裏恩很不滿意,放開鉗製葉子語的手,亞德裏恩斜斜的看來葉子語一眼,他還用的著她,不會讓她死。

“別給我發瘋,你的眼睛不出一周就能好。到時候老老實實給我研究,我不信這次你還能跑得了!”亞德裏恩冷冷開口。

葉子語笑,這個連自己不是葉曉恩都不知道的人,真的是……

“你笑什麽?”亞德裏恩的語氣裏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葉子語輕嗬一聲道:“我笑你,連葉曉恩都不認識,還口口聲聲叫我做葉曉恩!”

葉曉恩三個字,從葉子語的口中吐出來,多了一股詭異之感。

亞德裏恩顯然是被葉子語的話弄得有些找不著頭腦了。

“你什麽意思?”

葉子語但笑不語。

亞德裏恩顯然是沒有什麽耐心,琉璃色的眸子戾氣一閃:“你最好老實交代!”

“也許你真應該去尉遲浩家看看……”說罷,葉子語別過身去。即使有一雙大手死死的掐在脖子上,也毫不膽怯。

亞德裏恩不是笨蛋,當即就派了人去查。

而另一方麵,斯馬爾的電話顯然是讓葉曉恩尷尬,尷尬過後,卻又實在是不知道說些什麽好。

等斯馬爾知道事情的真相後,對於尉遲浩的能力深表懷疑。於是,又一路風風火火趕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