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一個激靈,使出一身的力氣,就將尉遲浩給推倒在地。

看著自己淩亂的衣裳,感受著自己發燙的臉,紅腫的唇。

葉曉恩真想找個地洞藏起來。

始作俑者還一點覺悟都沒有,在地上唉聲歎氣道:“曉恩,疼死我了。你好狠心啊。”

葉曉恩嘴角直抽,額頭紋路乍現,看了看鋪滿地毯的地板,再看了看明顯笑意隱隱的尉遲浩,最後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道:“今晚你自己睡!”

說完,攬過斯馬爾手中的葉多多,風風火火的上了樓。

留下哀怨不絕的尉遲浩和幸災樂禍的斯馬爾黑眼對藍眼,最後尉遲浩完敗。

因為斯馬爾幾個似笑非笑的笑容,就讓尉遲浩火冒三丈。

尉遲浩覺得,斯馬爾這種趁人之危的表現,簡直令人發指,奈何又動他不得,最後隻能可憐兮兮的爬到葉曉恩臥室門口,道:“曉恩,我再也不敢了,你讓我進去吧。”

可惜,葉曉恩在裏麵和葉多多沒心沒肺的笑著,一點都沒有要理會尉遲浩的意思。

在門口喊冤半天,沒有結果,尉遲浩又風風火火的跑到斯馬爾房間,準備興師問罪。

誰讓斯馬爾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那個時候回來。

結果,等尉遲浩一過去,在離斯馬爾門口兩米遠的地方,斯馬爾對著尉遲浩眉飛色舞一笑。

尉遲浩大驚,斯馬爾藍眼睛裏的精光閃得太過於明顯,正待幾個跨步衝過去,結果剛到門口,就聽見一聲“砰”的關門聲。

尉遲浩嘴巴張了張,又閉著,然後又是幾張,最後落敗。

他突然就後悔了,當初怎麽給斯馬爾安排了這麽遠的房間,要是裏葉曉恩的房間近那麽一點點,他就能衝進去了。

可惜,作繭自縛的是他自己。

於是,在討教無果之後,尉遲浩又灰溜溜地回到葉曉恩的門口,進行了錐心泣血肝腸寸斷的訴苦和自我檢討。

一晚上,尉遲家的別墅裏,都能聽到尉遲浩尋死覓活的求饒聲。頗有種人琴俱亡的悲涼之意。

晚風蕭瑟,尉遲浩心情低落,最後隻能委屈委屈自己,找了個被卷兒,上一樓滾沙發。

第二日一早,斯馬爾就看到了盯著一雙熊貓眼的尉遲浩。

“喲,一晚上的哀鳴,就成了國寶了啊。”斯馬爾挑眉,嘲笑道。

尉遲浩盯著一雙哀怨的熊貓眼,瞪著斯馬爾,咬牙切齒,恨不得拔了斯馬爾的皮,喝了他的血,最後再把他的肉一點點剁碎了喂狗。

“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尉遲浩的聲音帶著幽怨,低沉而狠辣。

“什麽老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