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白雨靈氣鼓鼓地從尚景涵的身上爬起,賭氣的往門口走去。

“哈……呼……呼……”男人什麽也沒說,這也難怪小家夥會這麽想他。可是,身體已經熱得像在火爐裏烤的一樣。頭也開始隱隱作痛起來。喉嚨又幹又啞,真恨不得把自己整個人沉浸在北極的冰海裏再也不出來。

尚景涵艱難的翻了個身,讓自己的背朝上,以手代腳地慢慢的往放著水杯的床頭櫃移去。

“呼……呼……呼……”隻不過挪了幾下,他就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好看的額頭早就已經汗如雨下,被不停冒出的水珠打得濕漉漉的。

雖然人兒嘴上是那麽說,可是心裏麵還是不忍心。現在聽到男人費力的喘息聲,白雨靈更是邁不出腳步狠心的離去。

“哢當!”

乘著半滿的水的玻璃杯從床頭櫃上掉落到硬梆梆的瓷磚地上,開起了一朵朵絢麗透明的琉璃水花。待這些花朵以最耀眼的姿勢在陽光下綻放完畢時,地上隻剩下了一大灘夾著玻璃碎片的水跡。

白雨靈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無動於衷,轉身就往男人的方向跑去。

“對不起!涵……我……我真的好壞!我不因該就這麽丟下你的!”人兒蹲著身子,抱起男人的頭就往懷裏塞。

之前不管尚景涵嘴上對他怎麽的不客氣,可是到了關鍵的時刻,他總是會守在自己的身邊陪著自己,以防自己受到任何的傷害。而現在自己卻在男人需要的時候落荒而逃,自己到底算什麽啊?如果男人是小人的話,那他還不是連小人都不如了嗎?

“哈……哈……”雖然人兒的反應讓尚景涵有點出乎意料但是這份吃驚慢慢的轉變成了驚喜。可是鬱悶的是,尚景涵現在已經全身發熱到快要死掉的境界而頭卻還被白雨靈抱在懷裏。真是快要悶死他了!

“呼呼呼……呼呼呼!”男人呼吸的頻率越發的加快了。白雨靈這時才意識到男人的狼狽模樣,趕緊又把男人從懷裏鬆開來了。

“涵,你怎麽了?說話啊!你……你到底生了什麽病?”人兒微涼的小手捧著男人滾燙的臉頰,著急得眼圈都紅了。

“s……水……水……”男人用沙啞的聲音喊著。

人兒立刻伸長了手臂,用左手笨拙地到了滿滿的一杯水乘在另一個幹淨的玻璃杯裏,端著就往尚景涵的嘴裏送。

喝完水後,男人勉強的舒緩了些。

“嗬……白巧克力……該死的……白巧克力……”尚景涵自嘲的笑了笑。

“你難道是……食物中毒?食物過敏?還是……不行!我去叫醫生過來給你看看,要不然病情惡化那就糟了!”說著,白雨靈站起身來就要往床頭的醫護警鈴那兒按。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meihuoqingdidefangfa/2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