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刷。。。刷。。。刷。。。

在這晴空萬裏,白雲朵朵的好天氣裏,T大美術係裏的同學們都恨不得早點下課,溜到外麵去。哪怕隻是隨便走走、散散步,也好過在畫室裏再待上那僅剩的一個小時。

可是,此刻握著畫筆在白紙上繼續不停挪動著、描述著模型的人兒的心情卻和這樣少有的好天氣形成鮮明的對比。

“小靈,這是我的未婚夫尚景涵!”腦海裏一遍又一遍地徘徊著當時歐陽晴跟他介紹男人的情景。那個時候,她笑得很幸福,很甜。那是個他從來也沒有見過的、發自於心的笑容。連那美麗動人帶有雙眼皮的大眼都眯成了一條彎彎的線。

那麽,當自己親手奪去她的幸福的時候,自己又是懷著一副什麽樣的心態呢?

嗬嗬。。。自己居然連這個善良的女人都忘記了。更別提那個本該屬於她的幸福。

“白雨靈同學,畫得不錯!觀察得很細致!不過,這幅畫似乎。。。有點。。。太陰沈了。總覺得它含有一股不知名的壓抑感,讓人有點透不過氣來。怎麽了?我記得,你以前的作品都帶有一種清新脫俗的味道。這次怎麽這麽沈重?難道是想開始進軍重口味了嗎?”

克兒文繞了教室一圈,邊檢查邊點評最後快完工的描述練習。

就在白雨靈剛要開口說‘沒什麽’的時候,克兒文好像是早就預料到他會這麽回答自己一樣,忙在人兒即將要吐第一個字的時候就事先開口自問自答了起來:“不要跟我說‘沒什麽’因為你的畫早已出賣了你。不要小看一副畫的功能。畫是它的創作者的另一副嘴巴。不懂藝術的人隻會把它當成點綴品。可是,懂得藝術的人卻能解kai它其中想要述說的秘密。”

“我。。。”

“你如果不想說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的。隻是,我希望你知道,以後要畫出更多像這樣具有著豐富感情和思想的作品。”克爾文拿出一個特大號的信封遞給了受寵若驚的人兒。信封上左上角那塊寫著郵寄地址的位置是用工工整整的黑色鋼筆墨所寫的英文字:

(譯:維安那大學美術研究學院)

白雨靈頓時愣住了。這是。。。

“恭喜你白同學!我把你上次的那幅日出姿態素描寄到維安那大學部那裏做年度學生進度考察了。沒想到研究院裏的佛利頓教授竟然對你的作品讚歎不已也替你破格向研究院申請提前錄取。學院裏的教授都統一讚成了。真是可喜可賀啊!”克爾文對眼前驚呆了的白雨靈揚起了一抹滿意的笑容。

“Do?your?best!Don’t?disappoint?me!(譯:加油!不要讓我失望!)”克兒文伸出了手,欣慰的拍了拍人兒的肩膀,暗自想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啊!

此時,整個畫室都炸開了鍋。天啊!雖然大家都知道白雨靈是T大美術係的神童、神畫手。可是,維安那大學的美術研究院哪是那麽容易進的啊?暫且不提申請時要通過的那個困難重重的麵試,就算過了麵試之後還要申請者當眾用30秒畫一副代表自己的作品。而且在這幅作品中,不但要表達出畫者心中豐富的情感和思維,也要在顯示出全部美術元素的同時展現出自己的強項與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