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小靈!小靈!白雨靈!”淩風跑出了宿舍樓,一邊著急地喊著人兒的名字,一邊就要往人兒以前常去畫畫的草坪的方向奔去。當他才跑出離樓梯口差不多一米的距離的時候,耳邊好像聽到了熟悉的歌聲。

“如果……沒有……你,日子……怎麽過?……”這是……?!

這聲音好像是從樓頂上傳來的!白雨靈那小子難道是要……?!這個小祖宗可千萬不要做傻事啊!淩風仰著頭,不停地往樓頂上張望著,那心就快從喉嚨裏麵跳出來了。可是,不管他怎麽看怎麽望,就是不見人兒的身影。這會兒可把淩風嚇出一身冷汗來了。

淩風二話不說地就立刻往五分鍾之前才走過的樓梯上跑去。邊跑邊把口袋裏的手機掏了出來,“劉明,你快通知呂寧!那小子找到了。就在宿舍樓頂的天台上。趕快過來幫忙!”

小祖宗啊!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一定得等著哥來知道嗎?淩風不斷地在心裏祈禱著,雙腳不顧一切的往那看似永無盡頭的階梯上奔去。

等淩風終於抵達到天台的門口的時候,就看見一個瘦小的身影蹲在被一層彩色琉璃瓶包圍著的水泥地上,嘴裏還不停地用著那帶有點鼻音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哼著那老掉牙的曲子。

淩風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有事!真是謝天謝地!

中午那暖暖的太陽打在五顏六色的玻璃上,發射出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眼睛發痛。這看起來本該是一幅快樂的畫麵卻不知怎麽的越發讓人覺得悲涼。

“咦?風哥?你怎麽到這來了?”還在扭蓋子的人兒聽見門口傳來的聲音後,抬起了還掛有些許淚痕的小臉望向那個站在門口死死盯著他的淩風。

“白小子!你!你存心的是吧?你還當沒當我們是你兄弟了?今早還在那說什麽我是你‘嫡親嫡親’的哥兒們。我看,你那都是裝的吧?你什麽事都不跟我們說,你算哪門子的兄弟啊?!別以為你那學姐的事我不知道!人家不就是要訂婚嗎?有啥了不起的?全世界又不是隻有她一個女人。失戀才多大件事啊?!你值得把自己搞的要死不活的嗎?”淩風說著說著,就把那張邀請函從褲兜裏拿了出來,丟到人兒的麵前。

“你……你怎麽會……?!”

“我怎麽會有這個?唉……該怎麽說呢?這是天意啊!誰叫今兒個我自己好死不死的把屁股給撞到床腳的欄杆上去了,而這張該死的卡片就這麽自己飄到哥我的手裏了。我看,如果不是虧得我的屁股,你打算這輩子都不會讓我們三個知道是不是?你就是愛你那個該死的麵子多過兄弟是吧?好,以後你就別指意哥再理你了!我,淩風,以後今生今世跟你絕交!”本來,這最後兩句話也就是嚇唬嚇唬白雨靈的。怎料人兒竟然當真了。

“風哥!你不要不理我!別跟我絕交!我說!我說還不行嗎?”人兒眨著大眼睛望向那就要遠離自己而去的身影,可憐兮兮的求道。要知道,淩風和他可是從小就光著屁股一起長大的。淩風就像是自己的親大哥一樣的照顧著自己,每次出了事都會是那第一個挺身而出幫住他的人。這種情誼怎麽能說斷就斷?!

“其實,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自己在那裏自作多情的話,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吧!是,我承認我開始是為了學姐要和其他人在一起覺得不甘心、失落。所以我就開始決定要和那個奪走學姐的男人一較高下。可是,在這個較量的過程中我卻……開始變得……變得好奇怪。我……我不知道我到底吃錯了什麽藥。可能我真的是瘋了,腦子壞掉了……”

“你,你這是什麽意思?”淩風看著眼前那個有點激動的人兒,頓時困惑了。

“風哥,我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壞人你知道嗎?我……我真的……很賤。我……”人兒帶著點自嘲的口吻說著,眼裏覆蓋上一層薄薄的水氣。

“你別亂說話了!你怎麽會是壞人呢?”

“風哥,你不知道。其實,我真的……特混蛋。我……竟然對……自己的情敵……動心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meihuoqingdidefangfa/3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