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中)

一粒粒裹著五顏六色糖衣的巧克力豆在短短的幾分鍾之內就從包裝袋裏消失,滑落到白雨靈的小肚皮裏。吞下最後一口嚼碎的巧克力後,殘留在口中那帶有些略微苦澀味道和濃純香味的可可粉慢慢的在口腔裏散播開來,不禁帶給人兒一種微妙的感覺。難道,自己和男人之間的關係也是這樣嗎?在甜蜜過後就隻剩下無窮無盡、無法抹滅的心痛和那些折磨死人的回憶嗎?如果男人所謂的愛情是這樣的話,那他。。。寧願不要。他不想被男人淡忘,不想從男人的生命裏消失,也不想再傷痕累累的獨自舔舐自己的傷口。

就算那個男人把全世界都忘了。。。他也不允許男人把自己忘掉!雖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很任性、很自私、很不講理,可是心髒某個不知名的角落竟在一聲又一聲瘋狂地暴吼著、叫喊著‘不可以!’。聲音在腦海裏越傳越大聲,仿佛就快要把自身撕裂般一樣。而這樣的疼痛此刻正一陣陣的從小腹蔓延到胸口。

人兒忍不住胃裏傳來的鑽心痛楚,發狠了似的咬緊了下嘴唇。本來還是白裏透紅的粉嫩臉蛋此時竟“唰”地一聲變得慘白。白雨靈試圖緩解著這突而其來的莫明疼痛。他一邊艱難的做著深呼吸,一邊翻看起手中的包裝紙。

這糖又沒過期,也沒有被人做任何手腳。。。但是。。。為什麽自己會。。。?!可是,司機不也吃了嗎?怎麽司機卻沒事?

“唔。。。!”

冷汗一顆顆的從人兒光滑的額頭上飆出,染濕了額前的碎發。人兒不僅微微的皺起了漂亮的柳眉,痛得忍不住哼出聲來。

就在這時,坐離人兒身旁不遠的那位在不久前還裝著一副專心看報樣子的男人卻發現了人兒的異常。男人趕忙丟下手中的報紙,往疼得眯上眼睛的人兒那邊移去。

“靈兒!靈兒!你怎麽了?你不要嚇我!靈兒!”男人緊張地拍打著人兒的臉頰,眼神中透露出的焦慮和擔心與幾分鍾之前那對世事都漠不關心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人兒虛弱的睜開了眼皮,看著眼前那張不可思議、讓他日思夜想的麵孔,費勁力氣的擠出了一絲牽強的笑容,問道:“。。。涵?。。。是你嗎?看來,我。。。又在。。。做夢了吧?嗬嗬。。。”

男人心疼的把人兒摟在懷裏,用溫熱的大手輕柔地撫摸著那張讓他失魂落魄、擾亂心神、牽腸掛肚足足有了三年的小臉。怎麽會這樣?!

“你這個混蛋司機!你到底給他吃了什麽?!”尚景涵不顧形象的對著前方那還是一頭霧水、排著隊等待前方車輛挪動的司機喊著。

司機聽到從後座傳來的叫罵聲後,慌忙的轉過了頭。

“先生,出啥事了?”

“出了什麽事?!你還趕問我?!你剛才給他吃什麽了?難道你真的在裏麵下藥了?!你這個王八蛋!我現在就把公安叫來讓他們把你給抓去斃了!”男人毫不從容的說道。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就快要倒大黴的司機。

“呃、呃?!先生,泥不要冤枉俺呐!俺沒害這位小兄弟啊!泥別要血口噴人呐!再說了,俺剛剛也吃了啊!俺也莫有事啊!怎麽這小兄弟就。。。就。。。就。。。”某無辜的司機著急的為自己辯護。你說他今天招啥惹啥了?怎麽這好心居然還辦壞事呢?想不到給人包糖吃也能惹出個血光之災來。他也太背了吧?

尚景涵看著司機那可憐兮兮的樣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他也不像是在說謊,也就放緩了點口氣。

“去xx醫院!快!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的話,你也別指意看到明天的太陽了!”

“是是是!”可是剛答應完,司機就蒙了。現在不還是在堵車嗎?他怎麽給這後麵的兩人“盡快”的送去醫院啊?!天啊!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meihuoqingdidefangfa/4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