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下)

滴嗒……滴嗒……滴嗒……

細細的毛毛雨還是一直不停的下,滴落在屋頂上,然後順著房頂的邊緣往下流。雨滴再乘著風,滑落到透明的玻璃上,留下一道道像細小刀疤般的痕跡。

男人看著病**那個痛得失去了意識的人兒,小心翼翼的用大手幫人兒換掉了身上的濕衣服。男人又再打了盆溫水,沾濕了幹淨的毛巾。當大手把毛巾擰幹後,男人就拿起來輕輕地擦拭著人兒額頭那堆還未褪去的汗水。望著人兒本來就已經很是纖細的身板,男人暗自歎息著。貌似這小身板比三年前還又瘦了一圈。

難怪人兒會胃疼了。這三年來他一定都沒有好好的吃過飯吧?在飛機上肯定也沒乖乖的吃東西。人兒就是因為這麽常年累月都沒按時吃飯的緣故而導致胃酸分泌過多。剛才空腹食入甜食後,胃就自動的產生了酸。自然的,人兒的胃疼也是因為過多的胃酸刺激胃的粘膜而引起的。這也就是所謂的慢xing胃炎和胃潰瘍的先兆。天啊!人兒怎麽會變成這樣?!

尚景涵把被子拉高至人兒那瘦弱的肩膀,輕柔地拍了拍人兒的肚皮,靜靜的哄著還深鎖著眉頭的白雨靈。

人兒為什麽要把自己弄得那麽憔悴不堪?為什麽他都不知道要好好的照顧自己?難道人兒是想要把身體整垮,好讓他再次痛恨自己所給人兒帶來的那些不可磨滅的傷害嗎?就算是這樣,就算是要報複他,人兒也不能傷害自己的身體!因為那樣就像是他在眼睜睜的看著人兒用刀子在他的麵前狠狠的割著自己的心髒。而他,卻什麽也不能做,隻能看著人兒在自己的眼前死去。要知道,這對男人而言可是比什麽都來得痛苦的煎熬!他寧願人兒往他的身上插刀也不願意人兒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為什麽這個小家夥就是這麽的不讓他省心呢?他們每一次的相遇,鼻子裏幾乎都離不開醫院的消毒藥水味道。

難道這個小家夥就這麽不會愛惜自己的身體嗎?

男人的大手拂過人兒那略微冰涼的小臉,試圖用著自己的體溫溫暖著他。

“……涵……涵……!不要……不要離開我……”人兒的小嘴突然細聲的吐出了一句焦慮不安的呢喃。

“……涵……涵……”晶瑩剔透的淚珠從人兒的眼角滑落,打在棉製枕頭上,形成一朵淡灰色的牡丹花。

“靈兒乖!我不會走的!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讓你有機會再次從我身邊逃走了!我不會放手了!你讓我等的好苦,好苦!你知道嗎?我當初也費盡了心思去找你、打聽你的消息。可是,想不到那該死的克爾文竟然通知了門衛!當我抵達到維安那的時候,他們竟然不讓我進去還把我送到保安局了。你到底,要逃避我逃避到什麽時候?你難道就這麽的狠心,想讓我放棄,讓我死心,讓我永遠的忘了你嗎?你為什麽就是不肯讓自己見到我?你這個小傻瓜!你知不知道,我這三年絞盡腦汁,想了多少的方法,拖了多少關係,求了那個死克爾文多少次才得到你這次回國的消息嗎?三年前那天的晚上,我迷茫了。當你說你不愛我的時候,我的心就被你給摔碎了。我當時真的很怨、很恨你。我怨你為什麽要在我付出了所有的感情後卻毫不留情的拋棄了我。我恨你那狠心絕情的眼神和你那可愛的唇裏所吐出的冰冷決絕。但我不信,我不信!如果你當時真的對我沒有任何感覺的話,你為什麽……為什麽會在看到晴挽著我的時候露出那種失落的表情?為什麽會在離開後的一年內畫出了那幅畫?我知道!我都知道!你那幅【手中之星】就是在說我對嗎?那就是你想在三年前那天晚上想告訴我卻又沒能說出口的真相!你是愛我的!你一直都是愛著我的不是嗎?可是我這個混蛋竟然在那個時候放開了你的手……我真是不配做你心中的星星……不配當你那身披閃光鎧甲的守護騎士。所以這次,我既然已經逮到你了,就不會再次讓你從我的手掌心中溜走!你聽到了嗎?聽到了嗎?因為我不允許!不允許你再從我身邊消失!因為你也是我心中那唯一的一顆耀眼的星星!”

男人握著人兒那隻被三年前那次意外所留下疤痕的右手。大手慢慢的把它攤開來,輕輕的在手掌心上那個疤痕的位置上親了下去,仿佛在許諾著著一個永恒的誓言,一個隻屬於他們兩人的誓言。

“唔……嗯……”人兒在這時竟奇跡般的睜開了雙眼,好像他從沒睡著過一樣。

“靈兒?靈兒!”男人驚喜的叫著人兒的名字,滿眼深情的望著身下的人兒。人兒抬起了雙手,捧住男人的雙頰,微微的笑了。

“涵……所以你不再討厭我了?你不再恨我了?”

“嗯!可是,你得答應我,不要再次從我眼前消失了!聽到了嗎?”

人兒嘴角的弧度越彎越深。白雨靈再次深深的望向男人那深邃的黑色眸子,調皮的回道:“我知道了。但是為此,你可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哦!”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meihuoqingdidefangfa/4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