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車在衝進這段五百米距離的路段的時候,忽然從一側橫插出來一輛巨大的貨載重卡,將這條路堵在中間。

這輛重卡出現的時機簡直太巧了,幾乎是跑車剛衝進林子這段路程之時它就從一旁的野地上開了出來,到現在東方豪若不知道這是一個陷阱,那他就是傻瓜。

跑車的速度太快了,五百米的距離,轉瞬即到,在重卡車頭出現的時候,東方豪已經踩了刹車,但是猛然間,車身劇烈搖晃,在這段路的中間,灑滿了圓形的鵝卵石,因為速度太快,東方豪雖然發現了,可也已經來不及了,所以在踩了刹車之後,巨大的慣性,加上地上這些鵝卵石的減弱摩擦力,跑車筆直的衝向了重卡的底座。

“媽的!”東方豪罵了一句,猛打方向盤,讓滑行的跑車以“S”型曲線前進,整個跑車,用了極高難度的慣性漂移,硬生生將跑車前進的方向轉換成與載貨重卡大約六十度的角度,才狠狠的一頭撞了上去。

“彭!”東方豪感覺自己的身體猛的一震,然後,一團巨大的氣囊從車內彈出來,將兩個人阻隔在外,隨後,跑車側邊車身狠狠的和載貨重卡撞擊在一起,整個車門徹底扭曲變形。

東方豪是在六十度夾角的內側,所以,車門撞擊在載貨重卡的瞬間,東方豪的身體再度受到了二次撞擊,破碎的玻璃片在他的脖子上劃了數道傷痕,若不是危急時刻,東方豪本能的施展出波紋功,硬生生避開了,恐怕他現在就被割斷了喉管。

饒是如此,東方豪的脖頸依舊血流如注,而副駕駛座上的郭素雅,早已經在這撞擊之中,暈了過去。

“轟隆!”跑車擦著重卡,直接紮向了重卡的車頭凹陷之處,又是一番震動。

數秒時候,震動消失,東方豪甩了甩腦袋,伸手一摸,脖頸上滿是鮮血,轉頭看了一眼被安全氣囊擋的死死的郭素雅,發現她的額頭血流如注,太陽穴處被撞出了一個血窟窿,其他地方因為安全帶和安全氣囊的保護,倒沒什麽大礙。

可是大腦受了撞擊,非同小可,鬧不好變成植物人都有可能。

東方豪來不及想這些可能性,知道現在也不是想這些問題的時候,當務之急,要擺脫困境才是,東方豪不相信對方沒有後招。

隻是安全氣囊軟綿綿的,東方豪想爬出來,可是按在安全氣囊上麵的時候,就好像按在了棉花上,毫無著力點,而且這氣囊的材料非常結實,用手很難撕開,這麽一耽誤,等到他終於掙紮著從變形的跑車裏麵鑽出來的時候,後方追逐的兩輛黑色跑車已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