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酈莎娜和蘇煙同樣想不通,不過眼下應付眼前的危機最重要,至於李勝天背後的招數,也隻能見招拆招了。

會議進行的很順利,最終,對方以二十萬RMB買下六月煙雨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錢雖然不多,但是對規模同樣不大而且還是剛剛發展起來的六月煙雨來說,價格還算公道。

緊接著,張經理和趙秘書兩個人就拿著合同,匆匆離開了公司本部,並留下了十萬元的銀行存單,其餘的十萬,則以匯款方式,直接匯入了蘇煙的賬戶之中,這倒是出乎蘇煙的意料之外,因為這銀行存單和銀行匯款可都是真實存在的,絕不是虛假的。

中午的時候,蘇煙、李燕、東方豪和酈莎娜四個人就聚在六月煙雨的會議室。

蘇煙的臉色有些蒼白,雙眼布滿了血絲,顯然是這兩天沒有休息好,李燕同樣如此,作為秘書的她,其實要操心的東西也很多;東方豪和酈莎娜的精神也不怎麽好,在對麵兩人看來似乎是休息不好,隻有東方豪和酈莎娜知道,這是因為昨晚上他們兩個玩兒的太晚了,弄得各自都疲憊不堪,現在當然沒什麽精神了。

不過今天事情緊急,所以,四個人也都打起精神,準備聽從蘇煙的具體吩咐。

“如果對方發覺上當了,第一時間恐怕就會找人上門鬧事,所以,關於東方之煙和我的關係,一定不能泄露出去,現在負責東方之煙總經理工作的是我的一位朋友,能力很強,公司除了他一個人知道我的身份,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不過以防萬一,我會通知警方,必要的時候會報警處理!”蘇煙強打精神,仔細分析道。

“你和娜娜實際上用不著動手,隻需要看戲就行了,現在來看,若是不出什麽特別的意外,事情應該能夠成功,到時候我隻需要將手上的股份送出去就行了!”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待,然後準備著應付對方的怒火!”

蘇煙一口氣講了一大通,看到三人認真聽講的摸樣,也不由的鬆了口氣。

酈莎娜點點頭,道,“說的不錯,眼下我們隻能等,李勝天若是知道自己的計策奏效,說不定會跳出來!”

蘇煙點點頭,李勝天的性格她非常清楚,得罪這麽一個人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可是事實上她也無法選擇,倒是因此連累了東方豪,讓她很是過意不去。

四個人又談論了十幾分鍾的時間,酈莎娜忽然接到李存秀的電話,幾分鍾之後,酈莎娜一臉怪異的掛了電話。

“怎麽了?”東方豪有些奇怪。

“我住的地方遭小偷了!”酈莎娜道,“被偷的是六月煙雨的股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