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靜的氣質很賢淑,和東方豪之間雖然隔著一層隔閡,不過對甄錦繡卻有種天然的母性,所以簡單甄錦繡,立馬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你叫什麽名字啊!”

“姑姑,我叫甄錦繡!”甄錦繡笑道,“不過我和東方豪不光是朋友,也是……師兄妹,恩,目前是!”

“錦繡,錦繡河山,好名字啊!”東方靜笑道,而且她能夠從甄錦繡這一些話語之中,猜出來這位師妹對東方豪可有些別樣心思。

賀蘭卿大大咧咧,顯然沒有東方靜心細,不過他對這個莫名其妙多出來的侄子還是很有好感的,至少這個侄子沒什麽壞脾氣,對人也挺和氣的,長的麽,也挺帥氣的。

“姑姑,姑父,我是司馬落雪,也是東方豪的朋友!”司馬落雪等甄錦繡介紹完了,也走上前,很平靜的道。

“司馬落雪?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裏聽過!”東方靜暗道,臉上立馬露出笑容,道,“很高興認識你,落雪小姐也很漂亮啊,恩,就好像是一朵冰蓮花,氣質高貴,一定出身不凡!”

“姑姑你過獎了!”司馬落雪臉色沒有任何變化,不過語氣卻溫柔了許多。

感受到司馬落雪的善意,東方靜笑了笑,看了眼東方豪,道,“晚飯馬上就要開始了,咱們飯桌上談吧!”

“好啊,坐了一路飛機,肚子都快餓扁了!”賀蘭卿摸了摸自己的圓肚子,豪爽的一笑。

“請跟我來,晚飯已經準備好了!”齊叔微微一笑,對房間裏的眾人道。

飯桌是增進彼此友誼最好的媒介,東方豪更是深諳此道,所以,很快他就和這兩個“遠房親戚”打成一片,連帶著甄錦繡也和他們熟絡起來。

東方豪這才知道,原來他們做的生意居然是玉石方麵的,雖然在河西省,玉石產量和規模遠不如騰衝那些地方,但是他們河西省的玉石麵對的則是西部地區,那裏有一些特殊的玉石石料,和騰衝這些大產地的玉石種類不同。

不過近些年玉石原料越來越少,他們也在尋求轉型,現在玉石石料方麵在他們私人產業之中的比重,已經減弱了許多。

東方豪在騰衝的時候,那一番瘋狂的賭石,積攢下來的原石以及金錢,大部分都還沒有收回來。

如今他人在燕京,這廣福園自然也可去的,不過按照時間發展,他的這些珍貴的原石玉料,恐怕也還未曾真正運轉開來,畢竟,數億元的資金,不可能這麽快回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