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以血之養

宗政擎宇緩步上前,“如果,一個人曾經做錯了事,想挽回,還有回旋的餘地嗎?”

“你沒有做錯什麽。”璃月深吸了一口氣,宗政擎宇這麽說,難道真的不想為自己辯解什麽嗎?上次花纖陌與他之前的事情,蝶衣已經說的很清楚,那些話,在她的心裏徘徊了許久。

宗政擎宇燦然一笑,帶著幾分尷尬,“你都知道了?”

“其實,我知不知道內情,對於你來說,並沒有什麽實質上的分別,不是嗎?”璃月反問。

“是,的確是改變不了什麽。”宗政擎宇環視了一下四周,好似自言自語一般說道,“還是那座宮闈,卻再也不能禁錮我。”

曾經,他以為,再回來,就是站在重華殿前,俯覽天下,再也沒有人可以淩駕於他之上,不管曾經,他的身份有多麽的卑微。

可是,這一切,又有什麽意思?他是一個當了幾年小太監的皇子,但是那些在他眼裏,受寵愛的無比尊貴的皇子們,也未必真的就過得好。

大皇子死在他麵前的時候,對他的感觸最深,宗政子默,放著現成的皇位都不要,宗政無憂亂了整個大夏,卻再建璃國。如今,宗政離笑就算是坐在那把交椅之下,還不是落得個四麵楚歌的下場。

對於宗政擎話裏的意思,璃月沒時間去細細解讀,看著對麵的男人,緩緩說道,“若為友,同甘共苦,若為敵,不死不休!”

不待宗政擎於答話,璃月飛速朝前方的黑羽軍追去。

宗政擎宇看了看煙霧繚繞的天空,這樣的結局對他來說,似乎不錯。

“全軍聽令,兵分四路,死守城門。”

虎嘯營的將士分別向幾個城門湧去,高高的城樓上,站滿了銀甲將士,將整個皇城守護的固若金湯!隻要有他宗政擎宇在,宗政離的漠狼軍,一個也別想逃出去,而外麵的那些不堪一擊的援軍一個也別想闖進來!

是敵是友,他已經做了選擇!

宗政離笑站在重華殿著,眼看一切都要支撐不住,雙手不由得緊緊握成拳,重重的砸在麵前的白玉雕砌的欄杆上。

“援軍何在?”

“皇上,樓蘭,大宛兩國的援軍正在路上,可是,如今,宗政擎宇的虎嘯營死守著四處城門,他們想進來,卻也無能為力。”

“皇上,逃吧,如果逃,還有一線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