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 南疆伏殺2

三日後,果子開始變紅,璃月心中的擔憂終於退了下去。空閑下來,就圍著那方土地,生怕什麽蛇蟲鼠蟻毀了她的果子。

南疆的另一片廣袤的叢林中,冒出一絲清煙,一道嬌小的身影從叢林中飛速而過,隻見她的手中捧著一隻的受傷的黃色小鳥,麵露欣喜之色。

“霜華哥哥!”

西門霜華抬頭,轉向聲音的來源處。

“我知道璃月在哪了!”花蓧茹興奮的朝西門霜華衝了過去。

“你瞧。”順著花蓧茹手指的地方,隱約可以看到一座高聳的峰頂。

“就在那座山崖之後,咱們讓小黃鳥帶路!”花蓧茹頓時的拉起西門霜華。

西門霜華卻顯得沒有那麽急切了,花蓧茹不禁有些詫異,一得知璃月被花纖陌帶到南疆的消息,西門霜華的恨不得一步走遍這廣袤的南疆之域,怎麽現在,明明知道璃月的消息了,卻突然淡定了?

他猜測不出花纖陌究竟想做什麽,滿世界的傳出璃月和他成婚的消息,千殺陣一破,他就等於是個活死人。

“花纖陌這幾個月都沒有行蹤,突然回到南疆,甚是可疑。”

“霜華哥哥,你是不是猜測到什麽?”

“不知道,或者,不確定。”西門霜華眉宇微微擰緊,“小黃鳥可知道璃月現在的處境?”

“它說,璃月守著一片土地種果子,沒有生命危險。”花蓧茹捧著小黃鳥,這隻小鳥就是從那片山林裏的飛來的。看到它受傷,她想幫經醫治,沒想到交流了一下,竟然意外的獲得了璃月的消息。

“長生果。”西門霜華堅定的說道。

“可是長生果不可能在短時間種植出來啊!那片果園肯定是與的長生果相似的朱果!”花蓧茹脫口而出,隻要不是她們這些懂醫術的人,普通人很難分辨出兩個果子,因為這兩種果子的外型是一樣的,將朱果的混在長生果中,光用眼看,沒有人能夠的分得出來!

“璃月被花纖陌騙了。”

“那我們快去告訴她啊。”花蓧茹帶著一絲急切的說道。

西門霜華停下腳步,以花纖陌現在的實力,跟本不是璃月的對手。想一想南疆這片叢林中情形,不禁有了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