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金甌缺

“這東西好!”

上土橋附近一座早餐鋪子外,坐在小馬紮上的王躍大快朵頤,此刻他一手扛著肉餅,一手端著北宋版胡辣湯……

羹湯。

準確說叫大骨羹。

大宋朝民間羹湯無處不在,幾乎隻要吃飯,甚至包括喝酒,統統都少不了羹湯,而且種類繁雜,堪稱無物不可羹者,堪比現代吃火鍋,從肉到菜再到魚統統都能羹,此刻吃著肉餅喝著羹湯坐著小馬紮的王躍,儼然找到了現代早餐大排檔的感覺。

而另一邊的武鬆沒這麽多話,隻是舉著葫蘆喝酒,看著街道上開始一天忙碌的行人。

這酒肉頭陀!

“你那朋友來了!”

他忽然說道。

正吃得開心的王躍愕然回頭,然後就看見劉錡和一個差不多年紀的男子正騎著馬,從上土橋上走下來,那人也是一身綠色,看起來也頗為健碩,兩人邊走邊說著什麽。

就在王躍轉頭瞬間,劉錡也正好目光轉向這邊。

王躍趕緊回頭。

“你不想被他看見?”

武鬆喝著酒饒有興趣地說道。

王躍低著頭,一邊啃肉餅一邊點了一下頭,不過這時候劉錡也已經發現了他,隻不過他一身這時候底層貧民的衣服,一時間沒認出來,但已經開始懷疑。他停止和那同伴說話,催馬走向這邊,那人好奇地跟著,武鬆繼續喝酒看著他們,很快劉錡到了王躍身後。

“這位兄弟,可否轉過頭來?”

他停下問道。

王躍瞬間換上一臉笑容,然後轉過了頭……

“信叔兄,你不在大內當差嗎?”

他說道。

“哼,你倒是膽大,這時候還敢進城來,王稟應不曾放你出來吧?你這是違抗軍令私自出營,回去單憑這一條王稟就能以軍法砍了你!”

劉錡冷笑一聲說道。

“你是說我最好別回去嗎?”

王躍一臉純潔地問道。

“你願回就回,不願回就逃跑,以後頂著個逃兵的名受緝捕,左右此事已經與劉某無關了,劉某將你交與王稟,就完成了太師交待的,你跑了也是你剛認的那個叔父之責。

不過今日他未必有空回營,據說今日中午官家要在宮中賜宴,午宴結束也得下午,晚間再有些別的宴請,那他今日也就不會再回軍營,勝捷軍另外幾個將領如辛家兄弟,張師正等人,估計也不會回軍營的。你早早回去,隻要別被發現就還能蒙混過去,若是真被發現,那就聽天由命吧。”

劉錡說話間下馬,在他們的桌子旁坐下,另一人也下馬坐下。

“大伯,肉餅四個,大骨羹兩碗!”

劉錡朝店鋪夥計喊道。

“你為何稱他大伯?”

王躍好奇地問。

“店小兒無論大小皆稱大伯,不過也就是這般腳店,若是大酒樓,則又有不同稱呼。”

和劉錡一起那男子說道。

“呃,這倒是挺別致,這位哥哥不知如何稱呼?”

王躍拱手說道。

“馬擴,字子充,隴西狄道人。”

後者還禮回答。

“王躍,無字,襲慶府奉符人!”

王躍說道。

這個名字似乎哪裏聽過。

旁邊劉錡冷哼一聲,這個混蛋的籍貫還是他編的,現在倒是毫不臉紅地真就這麽自稱了。

“這位大師如何稱呼?”

他轉頭問武鬆。

“武鬆!”

後者幹脆地回答。

“武鬆?這個法號倒也少見。”

劉錡愕然道。

“武鬆?你是梁山那個武鬆?”

馬擴眉頭一皺說道。

武鬆冷然一笑。

“王兄弟交遊廣闊啊!”

馬擴意味深長地看了王躍一眼說道。

“某倒是覺得,你們這些人也不失為一群好漢,無論之前如何,終究還是走上正道,大師若非落得殘疾,此時也少不了個官職。想那宋團練,如今不就依然富貴?還有楊誌,此番太師北上巡邊,據說也調了他參戰,到時候立下功勞少不了再加官晉爵。”

劉錡說道。

說到底無論是不是把梁山這些人當做賊寇,他們終究是招安了,而且還為朝廷血戰過。

“楊誌也在太師軍中?”

王躍說道。

這個消息讓他很意外。

“他原本就是禁軍軍官,隻是犯了事逃走,招安之後倒是得了太師賞識,如今乃是河北禁軍大將,此前已奉命調往高陽關。”

馬擴說道。

武鬆冷哼一聲。

“吃飯,吃飯,吃完了兄弟還得和武鬆哥哥比武。”

王躍趕緊說道。

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太危險,很容易打起來。

“比武?那這頓我請了,趕緊些,打完再尋個好的去處繼續吃酒。”

劉錡瞬間來了精神。

“呃,我其實就是在等你來掏錢。”

王躍說道。

然而他這話剛說完,對麵武鬆猛然站起,甚至把桌子都帶翻,桌上的羹湯瞬間澆了最倒黴的劉錡一身,話說這東西可很有溫度,劉錡被燙的驚叫一聲,立刻就變了臉色,毫不猶豫地拔刀……

“混賬東西!”

他怒喝一聲。

不過緊接著王躍拉住了他,因為此刻的武鬆正兩眼冒火般,盯著上土橋方向,劉錡也是聰明人,他和王躍同時將目光轉向那裏,然後就看見上土橋熙熙攘攘的行人中,一個恍如鐵塔般的壯漢,鶴立雞群般走著,不過並沒有發現他們,正在轉向準備走向橋下的碼頭。

“何人?”

馬擴一臉凝重地問。

他已經轉身取下馬鞍旁掛著的刀。

“方七佛。”

武鬆緩緩說道。

“你沒認錯?”

王躍問道。

那就是不久前他遇上的那個壯漢。

“我這條胳膊是他砍下的,你說我會認錯?”

武鬆說完驟然衝出。

“這個莽夫!”

劉錡一把沒拉住他,氣得直接一跺腳。

“上啊!”

王躍很幹脆地雙手提起那張有些分量的桌子,說了一聲之後在後麵店家的喊聲中追著武鬆去了,他今天沒帶祖傳的消防斧,這附近也沒趁手的,隻好用這個湊合一下了,否則就隻能像公園下棋急眼了的老頭一樣,抄著小馬紮上了。後麵劉錡二人立刻拔出刀跟上,而此時武鬆已經到了方七佛跟前,緊接著躍起淩空一腳直奔後者胸前。

方七佛也看到了他,正要迅速向碼頭跑,此時無可躲避,很幹脆地雙臂交叉胸前,撞擊瞬間猛然向外推出。

就在同時武鬆另一隻腳正中他腹部。

這個鐵塔般的壯漢悶哼一聲猛然後退兩步,而武鬆卻隨即被他推開,倒飛出去落地,正好被趕到的王躍扶住。

“快上!”

武鬆喝道。

王躍立刻直衝向前。

方七佛依然在逃,但他的塊頭限製了速度。

而王躍的衝刺速度已經完全可以拿奧運冠軍,眨眼間就追上,他手中桌子帶著呼嘯拍落。

方七佛轉頭一拳轟出,瞬間擊穿了桌麵。

不過王躍又不在桌子正後方,站在一側的他大吼一聲繼續向前。

方七佛抬腳上撩,王躍直接躍起,但桌子依然沒撒手,從方七佛頭頂掠過的他帶著套在方七佛手臂的桌子旋轉,碎木如鋸般切割方七佛的手臂,他立刻發出一聲慘叫。

但這家夥也不是善茬,帶著桌子猛然撞向王躍。

兩人此時已經到了碼頭,在那些船家和水手的驚叫中,同時墜落在河水中。

方七佛忍著劇痛,直接從桌子上抽出手臂,下一刻王躍的拳頭也到了,來不及反應的他被正中下巴,方七佛再次慘叫一聲噴出一口血水,但緊接著他的拳頭直奔王躍麵門。

王躍輕鬆躲開。

但他卻沒想到方七佛另一隻手在水下抓住了他的衣服,拖著他直接紮進了深水。

王躍很幹脆地也抓住了他的衣服。

水下兩人剩下的拳頭同時轟出,在經過了河水減弱威力後又同時轟在對方的胸前,下一刻兩人向外分開,但王躍卻沒鬆手,方七佛自然也不能鬆手,兩人同時用力再次靠近,又一次揮拳轟出。他倆就這樣在水下,仿佛發瘋一樣各用一隻手抓住對方,剩下一隻手握拳對轟,這樣近的距離也不存在躲閃,兩人的拳頭不停落在對方胸前。

誰先撐不住誰就是失敗者……

失敗者是方七佛。

他的確水性不錯,江南人會水很正常,大概他拖王躍下水的目的,就是以為王躍北方人不會水,但他哪知道這家夥底細。

結果現在悲劇了。

他那龐大的身軀對氧氣的需求遠遠超過王躍啊。

很快撐不住了的方七佛突然鬆開手。

“想跑?”

王躍對著他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

緊接著他雙臂向前,以一種很羞恥的姿勢抱住了方七佛,後者也急了,雖然汴河水不夠清澈,看不見他臉上表情,但那混亂捶擊王躍後背的的動作證明了他的焦急。王躍這時候也不管別的了,就像隻八爪魚般箍住了他,忍受著後背的重擊同時拚命擺動雙腿向下遊。

倒黴的方七佛真要是在外麵和他單挑,還未必會輸給他,可現在卻隻能看著頭頂近在咫尺的陽光掙紮。

就在這時候,幾支棹同時出現在他視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