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氣!”趙武大聲地一喝,然後一陣爆裂的氣息傳來,他整個人接著就向著後麵暴飛而去了。

“你感覺到了什麽了嗎?”趙武道:“這好像是土混!”

“什麽是土混?”龍雪英不懂了,這一次竟然難到了她。

這趙武不在神秘,他淡然地道:“所謂土混,就是土精裏麵的東西。”

這土精的精華變成了一種封印的元素之後,經過土屬性的高手,使用出來就會封印住對手。

這土混的招數基本上都是那麽的一下子,這承受不住的人往往就會被這土氣壓製住,從而出現混亂的現象。

這趙武這麽的解釋,龍雪英頓時也明白了,不過她明白得好像有點晚了,這土混已經使出來了,他們身子緊緊地被這土混纏繞著。

趙武和龍雪英的身子外麵是一層又一層的白茫茫的土氣。這土氣很強大,轉瞬之間,他們就被這土氣纏住了。

“好難受,我感覺好難呼吸!”龍雪英的麵色慘白起來,隻有呼出的氣息,沒有呼進來的氣息。

“這個家夥的修真水平還真是厲害,看樣子我不殺死他是不可能平安地離開了。”趙武淡淡地道。

這時候,忽然暴發出來的力量讓趙武很是驚訝,他身上那神木劍竟然像是蒼龍一般地銳利而出。

木能 克土!

這趙武恍然地大悟,他高興極了。

“什麽!神木劍!”那土族矮人大驚,他驚慌極了,想呀逃跑,可是終究是逃不過神木劍的追殺。

神木劍飛出趙武的手心,呼啦地一聲殺出,那土族矮人的身上竟然深深地插著一柄銳利的劍。

“好厲害的!”龍雪英看著趙武,她想自己恐怕要從新地審視這趙武了。

在那土族的身上收出一隻土精。

這土精是黃色的,看起來非常的令人喜歡。

這土精裏麵含著強大的土元素,修煉土屬性的人得到這東西那就是至寶。

“這東西很值錢好像。”趙武困難者土精道。

“是的,恐怕是三枚中品林靈石吧。”

“好吧,我們還是快點去尋找那血靈芝吧。”趙武看了看前方,淡淡的霧色之下,一陣陣的令人覺得發冷的氣息不斷地傳來。

“前麵是雪山!這麽酷熱的地方竟然有雪山!”龍雪英也驚訝了。

“是不是你記錯了啊?”趙武問道。

“嗬嗬,什麽記錯了啊,你不覺得我們這樣子挺好的麽?”龍雪英神秘地一說道。

作為心裏非常的鬱悶,看來這妞早就知道這裏雪山,為了情調的原因她才故意地說那話的。

“悲催!”趙武大叫一聲,然後身子就像是貓一樣地掠行起來。

自從功法進步之後,他的掠行速度也跟著提高了不少。

時間就是一切。需要抓緊!

朝著上麵一陣子的掠行,很快到了這雪山之下。

這裏氣候非常的反常,一會兒下雨,一會兒下雪,一會兒還有什麽大太陽。

這陰陽非常反常的地方,自然會生出許多的妖獸一類的東西來的,這些妖獸經過這反常的氣候的鍛煉,故而很厲害的。

這環境是那樣的令人覺得很陰沉,故而許多的人都不敢的去冒險。這裏成了死地。長滿雪草,雪草是白色的,跟雪融為一體,遠遠看上去不知道是雪還是草。

就在此時,趙武站定了,憑借著他強大的靈魂力他感知到了這裏以後異動,一隻非常巨大的東西正在朝著他們移動而立。

“刺血!”趙武一呼這刺血“速爾”地一聲擊冒騰出來了,立在了他的身邊。

“嗚嗚……”一聲怪異的叫聲之後,一隻冰芒狼從雪山的山溝裏麵衝出來了。這家夥的全身都是冰芒刺,冰芒在強烈的光線之下顯得貼別的刺眼。

“呼呼!”這冰芒狼騰空而起,身上的冰芒一陣激射,“簌簌”打擊而來,破空之聲,尖銳刺耳。

“哼!”趙武的血刺一片血紅,那冰芒全數被擋在了外麵。

“反擊!”血刺的紅光殺出,劍氣暴掠,帶著尖銳的呼嘯聲殺了過去,接著又是一聲恐懼的聲響,那冰芒狼被斬殺。

不一會兒斬殺了七隻冰芒狼。

收集好妖獸的材料,繼續向前。

這裏是雪穀,不過很炎熱,一點也不像是雪穀的樣子,到是像是在蒸氣籠子裏麵。

“這裏的氣候真是奇怪啊!”趙武看著這雪穀上麵是雪,下麵竟然是綠色的植物,這些植物熱帶地方才有的。

“是的,我估計上麵是雪,下麵是地火。這種陰陽混淆的地方,才能生長奇怪的靈草的,說不定我們需要的血靈芝就在這裏。”龍雪英說道。

趙武點了點頭,然後朝著前麵繼續行走。

這時候,忽然一隻鬥大的能行走的魚插著樹梢。

那些魚的樣子很奇怪,沒有魚鰭,有魚尾,身上也有魚的鱗甲,魚鰭已經變成了腳。

趙武知道這是一種凶惡的額妖獸,它們的名字叫著魚妖。

“咕嘰!”那雪魚妖們發出古怪的鳴叫聲,這趙武的心為之一沉,他很沉定地道:“這家夥們要來了!”

血刺再出擊!

血光一閃,血刺在空中一立,那四散的劍芒逼退了那些想要撲來的魚妖。

但是那些被逼退了的魚妖又撲了上來,它們的速度很快到了驚人的速度。

龍雪英自然是守護趙武的後方。

“這些魚妖的等級是十五級的,不好殺啊!”龍雪英有些發慌。趙武到鎮定地道:“沒事的,我想很快就殺了!這些魚妖還不是中級的bOOS。”

“嗯!”龍雪英地緊緊地護住後方,一隻魚妖襲擊來了她的拳刺突襲而出,帶著尖銳的破空之聲,那魚妖頓時被打成了碎肉。

魚妖們狂襲而來,它們的嘴巴銳利的牙齒露出令人覺得很恐怖的氣息。

“死吧!”血刺一片劍光斬出,那些魚妖瞬間就被滅掉了。

“撲撲”那些魚妖竟然像是殺之不絕一樣地朝著趙武撲來。

“該死!”趙武道“這麽多,我們殺之不盡的,還是撤退吧!”

“好的!”龍雪英應道。

接下來他們邊走邊撤退,很快的就到了穀口。

那些魚妖才沒有追來。

“這些東西看來隻在穀內生長,它們不適應這穀外的生活。”趙武道。

“嗯!”這龍雪英道。

黃昏,這雪山的風景更加的詭異。

“看來我麽得在這裏過夜了!”龍雪英看著夕陽,有看了在五十裏外最近的一城市道。

“是的。”趙武很多淡定。

接下來二人各自分工生火,搭建帳篷,烤肉……。

將就吃了一頓之後,然後再是修煉。

有了大還丹之後,這趙武修為就能突飛猛進。

每一個修真者隻能用五顆大還丹,五顆琉璃丹。

大還丹的使用時間是在練體十級以下的修行者使用的,琉璃丹則是能幫助修真者增加真氣的存儲量。

修真的等級越高,真氣的儲存量就會越大,發出的力量就會越大。真氣經過修真者的崔加,在經脈裏麵轉化成了力量。真氣越多的人,力量就會越大。

當然了,這還有功法是提升真氣的純度的,隻有在練髒的那個等級才能修煉這些密集的。

這純真氣的秘籍不是每一個門派都有的,這全月大陸上,隻有少數的幾個門派才會有的。這太玄宗這樣的大門派也不會有的。

因為,修真者一般都是自己尋找秘籍。

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龍雪英修煉他的龍氣,這個趙武則是正心心法跟這滅天神訣一起修煉。滅天神訣後來,讓趙武的心裏生出了許多的戾氣。要不是 這正心心法的輔佐,他肯定會走火入魔的,他現在才知道這龍雪英的慧見。

這滅天神訣裏麵帶著逆天而行的氣流的,很多的修真秘訣都是順應天道的,這滅天神訣是逆天而行的,帶著許多的戾氣爆裂而生。

這正心心法裏麵說:心存善意,遠離一切邪惡!

這滅天神訣裏麵說:滅天毀地,唯我獨尊!

現在這趙武的身體裏麵有一正一邪的兩道氣流在旋轉,這旋轉的樣子就像是陰陽魚一樣的在他的丹田裏麵循環。

“第一下!”此時,趙武才正式地感覺到了一種力量的湧來。

第一下的旋轉,他身上的筋脈就開始了暴漲!

“哢哢嚓嚓!”那筋脈在不斷地被真氣所錘擊,隨著錘擊的力量的不斷地增大,他的身子也在發生強烈的變化。

第二轉,他的經脈承受了而更巨大的力量。

那些血脈在噴張,隨著噴張的力度的擴大,他的心跳加速了。

第三轉,他是咬著牙齒堅持的……一直到了第四轉,他才停止了。休息了一個小時之後,他又繼續地開始了修煉,然後進入了第七轉,他才停止,因為他的等級已經躍然地升級了。他到了練體第十級了。再加把勁兒就很快地到練髒初期了。

收功,睡覺。

第二天,趙武又進入了這雪穀。

那些魚妖,們又圍了上來。

看著這些狂暴的魚妖們,趙武的心裏匆滿了殺機。

“斬!”血刺飛擊而出,在空中散飛,紅色的劍芒呈現出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在那魚妖的中央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一樣的。

狂暴而來的魚妖們頓時被殺滅了一大片,剩下的那些魚妖們再也禁不住這樣的殺戮了,它們紛紛地退卻了。

“看來它們是退下了,它們也害怕死啊!”龍雪英鬆了口氣。這趙武卻不敢鬆懈,他很清楚這些魚妖不過是暫時的退下了,它們還會來的,或者有魚妖boos要來。

“不知道,可能……看!”趙武指著那血沉沉的霧氣道:“有異動,小心!”

“糟了!20級bOOS,血蜮妖!”龍雪英驚然地道。趙武自然知道這是血蜮妖了,它是魚妖的升級,故而這一隻血蜮妖的攻擊力比這一群的血蜮妖的攻擊力都高。

那血色的霧氣彌漫而來,像是一座血山一樣的。

“哼!”趙武冷哼一聲,這血刺像是詭異的魔鬼一樣地殺出。

“碰瓷!”那血刺輕易地就破開了這血蜮妖的防禦,直插那血蜮妖的身體。但是這血蜮妖的身體很堅硬,遇著這血刺竟然反彈了回來。

“嚓嚓!”血刺在地上濺起一層火花,硬生生地撞擊向趙武。

“束!”趙武大聲一喝,他強大的靈魂力竟然在這一瞬間就把這

劍控製住了

“禦劍術!你怎麽悟出來了!”龍雪英驚訝地道。

“我也不知道,我可能是自然悟出的吧!”趙武道,“我的靈魂力自然就控製住了!”趙武一邊跟龍雪英說話,一邊道。

“嗯,我想也是的,既然如此,那麽我們還是殺死這血蜮妖再說吧。”龍雪英興奮極了,因為這去趙武終於悟出了一招——禦劍。

血蜮妖咆哮起來,身上狂暴的氣浪暴烈出來了,它的氣流產生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那漩渦緊緊起把趙武的劍吸住了。

“嗬嗬,你還真是聰明啊,竟然想著要吸住我的劍!”趙武大聲地一喝,然後身後的神木劍破空襲擊而出,緊接著一聲曆喝,那神木劍從血蜮妖的嘴巴裏麵穿插而出。

“碰!”一聲巨響,那血蜮妖竟然被這神木劍破開了肚子。

“倥隆!”那血蜮妖的身體爆裂了,原來那神木劍破了它的真氣囊,那真氣囊就爆炸了。

這血蜮妖的身上有妖獸丹一枚,有拳頭大小。看樣子這丹的凝結程度差不多兩百年的樣子。有了這東西的幫助,這趙武的心底多少有了點高興,至少說來收獲了點點,雖然是沒有如願以償地找到血靈芝。

向前走了一會兒,在一處懸崖上找到了一株血靈芝。

這是那龍雪英的祖傳藥方上的血靈芝。

剛采集下來這血靈芝就被一個人覬覦了。

這人是修羅門的人,他們的勢力在肇州一代,總舵在嶽門山。

這個人叫西門射狼。

他是練髒初級的修真者,看著剛剛到了練體十級的趙武他自然是有把握吃掉他的。

“喂!小子,留下你的東西,否則死!”那人的麵色很是殘酷,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很厲害的殺手。

“嗬嗬……”趙武淡然地一笑,他覺得這世界上最好笑的話就是不知道對手的實力兒說狂妄的話的人。

那西門射狼看見這趙武這麽的一笑,就茫然了,他隨即怒道:“喂!小子你麽沒有聽見嗎?”

“聽見了,但是你在做夢!”趙武淡然地道。

“那好吧,我就叫你去死!”那西門射狼大聲地一笑道。然後身形暴然而起,他手上的那一柄看起來就像是彎蛇一樣的兵刃。

“簌簌!”那蛇形的兵刃眨眼就到了趙武的眼前。

“死!”血刺發出邪惡的穿透力,一道紅芒之後,那邪門射狼就慘叫了一聲,然後倒下了。

倒在塵埃裏的邪門射狼,的身子不斷地變化,轉眼之間這西門射狼的身子就成了一堆白骨。

“這是什麽東西!”穆天閣驚然地喊道。

“這是焚骨術,也就是人在死亡之後,聚集靈魂的力量焚燒自己的最後精氣,然後利用爆裂氣做最後的拚殺。這樣子的往往是爆裂無比的,因此很可怕!”這龍雪英驚訝地道。

“嗯,知道了!”這趙武身子一側,躲開了這西門射狼的襲擊。但是他站立的那個位置上,出現了一個冒著黑暗煙的大洞。

“哢哢擦擦!”那西門射狼的骨頭竟然很靈活地行動了起來,那速度竟然是幾倍於趙武的速度。

“這家夥的鋒芒很銳利,細細地一看這家夥的氣道好像是跟這土氣有關,他好像修煉了禦土術!”龍雪英剛才發現了這西門射狼的特征道。

這時候,趙武立刻飛出一道劍氣,讓這和西門射狼的骨頭飛起來,脫離了地氣。脫離了地氣的西門射狼的骨架那就等於沒有真氣之源,立刻“哢嚓”地一聲那骷髏便散落了一地。

“邪惡的家夥!”趙武看著散落了一地的骷髏道。

“是的!這家夥本來就邪惡,所以我建議焚之!”龍雪英很擔心這家夥的邪魂會重生。

“嗯!”趙武的指尖一道火焰射出,在西門射狼的骨頭上呼啦地就著了,“劈裏啪啦”那骨頭很好燃燒,竟然顯示在燒鬆脂一樣的,不一會兒這堆白骨就剩下了一堆骨質。

在那一堆白骨的骨質裏麵,一個閃閃發寒光的小東西在一閃一亮的。那是一枚儲物戒。

趙武拾了起來,打開一看,裏麵有一些靈石,還有一本秘籍《禦土術》。

“看來這家夥休練的是禦土術啊!”趙武驚道。

龍雪英笑著道:“這是土族的秘籍,不知道為什麽會在眾人的手上,我看八成這小子也是奪取別人的吧!”

“不管了,我得到就是我的了,這類綠階級的心法我還是和歡迎的!”趙武道。

然後二人帶著血靈芝就朝著最近的城市走去。

這城市是肇州的一個小城市,名叫白鶴城。

這城市很繁華,很多的修真者都在這裏販賣草藥和各類的修真需要的物品。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區域是準許修真者擺攤販賣自己的東西的。

這些城市的城主收一點稅而已。

大多數的修真者都喜歡賣自己的草藥來換取靈石。因此,這趙武很快就在這這些攤位上買到了那龍雪英給的方子上的藥物。

買了之後,就需要冰酒。

冰酒是惡靈門獨特的,要獲得這就就需要五百下品靈石去買。

這些惡靈門的人很難尋找得到的,因為他們是正道人的眼中的敗類,隻要出現一個就會被正道滅殺,他們其實不是為了維持正義,而是為了那惡靈門人手中的那冰酒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