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已經沒有了,現在想回去得摘到船才行的。

正在這個時候,那常博山道:“我到是有個辦法,不知道你們可行不可行?”那常博山的臉上露出一些令人鎮定的神色。

“嗯!你說。”趙武道。

常博山道:“我們現在的辦法就是我上岸,然後幫開船來接你,我的飛劍術不能載人做長時間的飛行,因此……”

“嗯!好!”那常博山還沒有說完這趙武就答應了,他知道,現在隻有這個辦法才行了。

“好吧!我去了,大約三五日之後我就會到的。”常博山道。

這時候,趙武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師門的請假的時間要過了,他到:“順便你告訴我的師門一下,我再延期幾天。”

“呃!行!”那常博山說完飛劍騰空而去,霎時消失在灰暗的天空中。

這裏最糟糕的是沒有什麽東西吃。

“我們肯定會被餓死的麽?”龍雪英沮喪地道。

趙武的淡然地道:“有我在沒意外!”他的神色很淡定,幾乎是看不出他有什麽頹廢和消極。

“休息一會兒,再說!”趙武說完便打坐起來。

他決定把火雲術修煉到最高的等級。火雲術的最高等級的是第五層的等級,這個等級是一個瓶頸,如果不能突破,那麽這一輩子就隻能在這裏卡住了,不能前進半步了。

選擇了修煉火雲術的人,一般說來他們都會擁有一個兩個不等的輔助功法。趙武竟然沒有輔助功法,他全靠著冰酒泡的藥酒才支撐起來。

這冰酒加上龍雪英的那祖上的那神奇的組方的效力,這樣子他才沒有血管爆裂。

當初這趙武修煉這火屬性的功法的時候,很多人曾經還笑:“嗬嗬,我要座等這個人的悲哀,可是他的悲哀並沒有發生反而是他已經獲得了非常可喜的成績。”

趙武把那火靈珠放在手心,然後開始吸收那火靈珠裏的火氣,這火氣不斷地奮發出來,帶著大量的火氣,令趙武覺得不勝的酷熱。

一會兒過去,他感覺自己好像是被燒紅的鐵一樣的了。

“絲絲……”那火氣沿著他的皮膚上下來回地走動,他瞬間覺得這東西在自己的身上發揮出來了巨大的熱力跟那冰酒的藥力相互在抗擊,那皮膚上竟然了一層一層的水霧。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mietianshenjue/1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