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朱業成沒想到的是這趙武竟然這麽麽的厲害簡直朝出而來他的想像,他吧過很快就淡定了下來,這一劍他是躲開了,但是卻顯得很是狼狽。

這一劍的力量是那樣的渾厚又細長,好像是來自遠古的邪魔的召喚。輕靈打擊,無聲有無息,暴力無邊,悠長又神秘。

朱業成隻能是用這幾個字來形容這趙武的血刺的恐怖。

那剩下的四人都驚呆了,他們也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是一個怪胎,力量就不說了,他身上竟然是不是地飄出一種什麽神秘莫測的殺力。

“好奇怪的力量,我竟然無法捕捉!”朱業成的心裏已經,暗自驚恐。

**然了,他畢竟是有些本事的人,這點小小的挫折和傷害根本不能在他的心裏產生多麽的大的震撼。唯一能震撼他的是他手中的血刺。

這血刺由一劍刺出,細長的紅絲,好像是邪惡的鱷魚眼睛,也好像是死神的眼睛。

在這一眨眼間,那趙武的血刺已經連續地進攻了很多次,這很多次裏麵,他的青龍大祭是乎一點作用都沒有,這令他不由得暗自驚訝。

“什麽!”朱業成青龍大祭的功法已經全部的使用完畢了,竟然沒有一招能是傷及這小子,他不由得驚叫了起來。

“哼!”這趙武淡然一笑,手中的血刺像是一條靈巧的蛇一樣地刺來。

那朱業成看見這血刺猛然刺來,立刻舉著手中的青龍大祭當住。

但是絲毫眉宇作用。

那血刺“當”地一聲竟然拿刺破了那青龍大祭。

“什麽!”

青龍大祭是何等的堅硬,但是都抵擋不住這小子的一劍。青龍大祭在他的麵前幾個人那像是豆腐渣一樣的脆弱,這讓他的心裏很是難過。

那朱業成自從鑄了這青龍大祭之後,從來沒有落得這樣的下場,這次他不禁心裏猛然的覺得自己悲哀了。

但是朱業成是祭月門的還不算是很垃圾的外門弟子,他身上有《木龍血》這門技能。

門龍血,屬於白階級的功法,這門功法是一練毒為要的,他的青龍大祭沒有沒發出毒氣,這青龍大祭裏麵有毒氣是他淬煉了。

他這廝還沒有到達到淬毒於器的程度,因此那些毒氣是深藏青龍大祭裏麵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mietianshenjue/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