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衝動是魔鬼

沈榕策心裏一喜,仔細地觀察著她的反應:“我有點事,所以你聯係不到我……”

陸瑤猛地退後了一步,顯然是對這個模棱兩可的答案不滿,沈榕策沉默了幾秒,無奈地解釋:“我去了趟南極……”

陸瑤嘴角抽了一下:“你不會告訴我,你到那兒去看企鵝了吧?”

“……不是,我去找一個人……”

陸瑤半信半疑,沈榕策一把擁住她,口氣狠厲:“如果不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你以為我會眼睜睜地看著你嫁給別人?”

沈榕策一想起來,心窩子就疼得火燒火燎的,他找的那個人已經死了,得知陸瑤結婚的消息,他想把人挖出來鞭屍的心都有了,隻是一個月而已,為什麽一個月後,整個世界都變了,他緊緊擁著她,現在才知道,以前的做法有多幼稚,明明恨不得把人捧到天上去,寵到她乖乖地蜷縮在他身邊對他笑。

陸瑤抿了下唇,唇上的痛讓她清醒,理智告訴她,應該拒絕他,推開他,但心底最真實的情感呢……

熟悉的懷抱,熟悉的氣息,他胸口沉穩而劇烈的心跳,滾燙的體溫烘得她眼睛都開始濕潤了,一股又酸又澀的情緒縈繞於胸。

“陸瑤——”他概歎了一聲,她像是被他柔和的聲音蠱惑了一般,乖巧地伏在他胸口。

過了一會兒,他盯著她的眼睛問:“你腦子哪根筋不對,怎麽會以為我和羅敏敏有關係,人家發一張照片,你就信了?她腦子不正常,你腦子也不正常?”

陸瑤暗怒,正要罵他腦子才不正常,他已經笑盈盈地搖著她的腰:“我想你了。”

沈榕策的神情越發柔和,這時候要他多甜言蜜語都願意,他抓著她的手,放到胸口:“不信,你摸摸。”

陸瑤“哼”了一聲,他低笑著抱著她,“跟他離婚吧,我們還像以前一樣,你要想結婚,我們就結婚吧。”

他的話像一塊石頭砸進平靜的水波裏,隨後驚起了驚濤駭浪,如果他不提慕澤淵,她甚至想不起來,自己已經結了婚,嫁了人,是別人的妻子。

如果之前是沈榕策強吻她,那現在呢,她主動倒在他懷裏?

陸瑤臉色很難看,慌慌張張地退出他的懷抱,沈榕策握住她的腰,不解地問:“怎麽了?”

“我……”她腦子裏空空****的,思緒太多,導致她反而不知該說那一句。

“離婚的事,我會替你處理,你不用擔心……,你隻要乖乖等著和我結婚就行了。”

陸瑤垂下頭,一語不發,她在垂下頭的瞬間,清晰地感覺到沈榕策撫在她腰上的手,陡然收緊,手背上的青筋也突突地跳了出來。

“不想跟他離婚?”

他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卻給她一種暴風雨來臨前的沉悶壓抑感,他強硬地把她的臉抬了起來,盯著她躲閃的眼睛,靜默了幾秒,才問:“為什麽?”

她承認在沈榕策解釋,他和羅敏敏之間沒關係時,她心裏後悔了,可是事已至此,難道她真要和慕澤淵離婚,再跟沈榕策在一起,那她算什麽?

陸瑤出生在一個詩禮之家,陸家的祖訓“不貪財不失信不自是”,做人要講信用,滴水之恩,也要湧泉相報。

她艱難地張開嘴:“我……我……”不能。

喉嚨裏仿佛堵著一團棉花,她甚至無法和他的目光坦然對視,她狠狠地抿了下唇,絲絲的疼痛從傷口處蔓延開來,隻有這樣,她似乎才能壓製住心裏真實的情緒,但無論有多疼,多痛,剩餘的兩個字,她卻始終說不出來。

話雖然沒有說出,但她的神情其實已經表明了她的態度。

沈榕策猛地將指腹壓在她的唇上,心底某個角落迸射出絲絲繞繞的恐慌。

“沈先生——”

沈榕策和陸瑤幾乎同時鬆了口氣,那個男人在吃飯時坐在沈榕策的另一邊,他站在走廊的另一頭,臉色帶著急色。

“我……”

“你去忙吧。”

他似乎還想說點什麽,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陸瑤站在原地看他匆匆離去的背影,不知什麽原因,她心底忽然難過起來,直到手機響起來,她才仿佛從夢魘中驚醒過來,魏英芸的大嗓門傳到她的耳朵裏:“在哪呢,走了,走了!”

陸瑤含糊答應了一聲便往回趕。和魏英芸匯合後,她上下掃了她好一會兒,詭異地問:“你嘴怎麽了?”

陸瑤心中一驚,幹巴巴地遍了個理由:“不小心摔了一跤……”

“你這摔得還真是……”葉蘭搖了搖頭,“手沒受傷吧?”

她這一問,魏英芸也緊張起來,陸瑤連忙搖頭,作為電競選手,她的一雙手自然是最重要的地方。

回到繁花的集體宿舍,陸瑤一進房就倒在**,腦子裏什麽也沒想,就這麽呆呆地躺了不知多久,快十點的時候,魏英芸招呼她去吃燒烤,陸瑤沒什麽心情就拒絕了,哪知魏英芸吃完後還給她帶了一飯盒的回來,陸瑤晚上也沒怎麽吃飽,再加上心情糟糕,就吃了。

心不在焉吃完燒烤,她才驚覺嘴疼得厲害,原本也沒什麽睡意,這下就更睡不著了,她盯著電視發呆到午夜十二點,視線無意中卻落到放在床頭的一個木雕娃娃上。

木雕娃娃做得非常的精致靈巧,關節還會動,她探身把娃娃放到**,盯著它出神,原以為嫁給慕澤淵後,她的生活就會回到正軌,原來嫁給慕澤淵,就像是飲鴆止渴。

她盯著木雕娃娃那張臉,心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如果慕澤淵沒有出現在她的生命裏,而她也沒有一時衝動,在那麽短的時間裏就嫁給她,現在那她又會是什麽模樣?

陸瑤活動著娃娃的關節,把它擺成跪地磕頭的姿勢,然後放在床頭上。

第二天,陸瑤發現嘴裏貌似嚴重了,她慢吞吞地去藥店買了消炎藥,又在街頭的粥鋪買白粥當早飯,午飯時,魏英芸看著她拿著吸管一臉痛苦地喝粥,大為詫異:“你這一天三頓都喝粥?你不是號稱無肉不歡?”

陸瑤咽下嘴裏的粥,神色幽怨:“我在減肥……”

葉蘭探了個頭過來,目光在她的臉色轉了一圈:“這個有用?”

陸瑤含含糊糊地敷衍著:“熱量低。”

喝了兩頓粥,陸瑤喝都嘴都發苦了,心裏把沈榕策翻來覆去地罵。晚上有個慈善宴會,魏英芸一早跟陸瑤約好了,下午兩點,兩人去做Spa,陸瑤趴在**和魏英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忽然就說到了慈善宴會的事。

魏英芸打心眼是不想去的,但母命難違。

“唉,你也知道我們家的事,我媽現在開始逼著我相親了……”

魏英芸隻簡單說了一句話,陸瑤已經大致明白了她的處境。

十八歲時的魏英芸,遇見了十六歲剛在歐洲電競圈閃耀的陸瑤,也不知是不是受了陸瑤離家出走打電競的鼓勵,她放棄了讀大學的機會,毅然成立了繁花俱樂部。

在一開始,自然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魏英芸當時的錢也不夠,東拚西湊的,幾乎可以說千辛萬苦地,才成立了繁花。

17到21歲,是人反應最靈敏,思維最敏捷的階段,縱觀整個電子競技圈,最新統計出的平均年齡是二十二歲,魏英芸今年已經二十三歲了,憑借她的經驗技術,她依舊在站在巔峰期,但這個時期必定不會太長久。

何況她的家族在上海也是有名有姓,能縱容她的時間,也要到極限了。

當初,也不知道她和家裏人怎麽商量的,魏父最後同意了她的決定。

“我說,給我五年時間,五年後我就按照他們安排的路走。”

陸瑤一算,這個賽季結束可不就是五年了?她心裏多了點惆悵,長長歎了口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

“這個賽季結束,你就要退役?”

魏英芸嘿嘿地笑著:“原本是這樣的,不過呢,山人自有妙計!”

“什麽妙計?”陸瑤當年可是把自己的獎金薪水都支援給了魏英芸,對魏英芸受到的壓力自然一清二楚,能讓魏家再一次妥協,那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魏英芸含糊地帶過,陸瑤雖然好奇,也沒有追問,話題再次轉到慈善宴會上。

兩個人收拾妥當,時間也差不多,便去了恒通酒店,陸瑤心裏別扭得很,一開始她挺不想陪魏英芸的,但又磨不過她,隻好硬著頭皮來了,這裏雖然是沈榕策的地盤,但也未必能恰好碰見。

依舊是頂樓那個巨大華麗的宴會廳,陸瑤不自在地想起了昨天的事,剛進門,遠遠就看見李倩對她二人招手。(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