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先說清楚啊

陸瑤用手冰了冰滾燙的臉,垂著頭飛速地逃離現場,她剛走到機場的出口,一輛黑色的賓利停在了她麵前,一個穿著黑西裝的男人麵無表情地下了車,給她打開了車門。

陸瑤瞅了他兩眼,這如出一轍的氣質表情,這彪悍的體型,這一模一樣的裝束,陸瑤雖然對他的長相不怎麽熟,還是立刻得到了結論,這多半是慕澤淵那群黑西裝保鏢之一。

“夫人,請上車。”

陸瑤搖頭:“我還有事,你們先走吧。”她本以為還要多費幾句話才能把人打發走,結果對方二話不說就走了,陸瑤失笑,真是什麽樣的主人出什麽的手下。

陸瑤招了輛計程車,報上了地址,幾十分鍾後車停在了一所私家醫院的門口,陸瑤在門口又買了些沈爺爺最喜歡吃的水果,鮮花,才提著一堆東西輕車駕熟地往醫院裏走。

沈榕策的父親在監獄裏自殺後,母親也因為身體不好接受不了這個刺激去世,隻剩下了沈榕策和沈爺爺相依為命,老來喪子,孫子又離家出走,沈爺爺在那之後就一直病著,這幾年幾乎都是由陸家照看著,陸家三口出事後,陸瑤便主動承擔起了這個責任,一直到沈榕策回來。

“陸小姐,出差回來了?”剛走出電梯就看到特需病房的清潔工阿姨朝她打招呼。

陸瑤一怔,雖然她會因為比賽每隔一周就會去別的城市一次,但一般也就耽擱兩天的工夫,她也沒多想,隨口問了一句:“沈爺爺最近還好嗎?”

清潔工阿姨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你還不知道?沈先生沒告訴你嗎?”

陸瑤眼皮猛地一跳,最近她的麻煩事情太多,她有足足一周沒來看過沈爺爺了,上一次醫生還說沈爺爺的病情很穩定……

“大前天的晚上,沈老的病突然出現了問題,如果不是搶救及時……”

陸瑤顧不上再和清潔阿姨聊天,幾乎是一陣風跑進了那個熟悉的病房裏,門被她用力推開,沈爺爺帶著老花鏡正坐在**看報紙。陸瑤闖進去時,他正好抬頭看來,他楞了一下笑意從眼睛裏彌漫了出來,隨後又沉下了臉:“你來了?”

陸瑤這才鬆了口氣,她平複著急促的呼吸勉強“嗯”了一聲,才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爺爺,今天我買的大蜜桔,又大又甜,我剝給你嚐嚐。”

沈爺爺摘掉老花鏡:“別以為幾個桔子就能討好我。”

陸瑤放下水果,一邊插著鮮花一邊逗趣:“這可不是普通的大蜜桔,又大又甜,還是從國外來的,咱不能讓它白跑一趟……”

沈爺爺斜睨了她一眼:“聽說你出差了,難不成還是你從國外買回來的?”

“額,也算是我委托人買回來的。”陸瑤一本正經地解釋,“從供求市場上說,賣家是感受到了我的需求,然後才去國外買了這種又甜又大,沈爺爺特別愛吃的蜜桔,所以也可以說是我委托他們買回來的。”陸瑤以前覺得自己挺能胡扯的,但一到慕澤淵麵前,她瞬間覺得自己的智商立刻低了好幾個等級,找個借口都是爛得掉牙的那種。

“歪理倒是一大堆,先說清楚,我不是特別愛吃,隻是有那麽一點愛吃。”

“嗯嗯。”陸瑤剛把蜜桔剝開,門就被推開了,是特需病房的護工王姐,王姐看到陸瑤先楞了一下,然後才笑著打了招呼,陸瑤也笑了笑。

在看到沈爺爺平安無事後,陸瑤雖然一直笑著,心裏卻有些不好受。大前天發生了很多的事,魏英芸帶著她和繁花的同事去見了投資人,在恒通酒店裏沈榕策咬了她還被慕韶辰撞見,在某個無人的角落裏他向她解釋了誤會,也就是那一天的晚上,沈爺爺的病情急轉而下。

那個時候沈榕策忽然離去……

他卻沒有告訴她。

陸瑤找了個空擋把王姐叫出了病房,她沉默了一會兒問:“沈爺爺出事的時候,為什麽沒人通知我。”

王姐欲言又止地歎了口氣:“是沈先生不讓我們打電話給你。”

陸瑤垂下睫毛,淡淡“哦”了一聲,又回到了病房。

另一個護工周姐正在給沈爺爺穿衣服,他的氣色看上去不錯,陸瑤怎麽也想不到在幾天前,這個有點毒舌又有點傲嬌的老人差一點就死在搶救室裏,他已經不能站不起來了,上一周陸瑤來看他時,他還能在窗前站著擺弄她買的幾盆萬年青,現在他隻能靠人攙扶著坐在輪椅上。

沈爺爺聽見推門聲,回頭朝她笑了笑:“去散散步。”

陸瑤笑著應了一聲,等周姐和王姐給他整理好後,他扶著床邊費勁地坐在了輪椅上,陸瑤眨了下眼,斂去了眼底升起的一抹潮濕,笑著問:“我們是去看噴泉,還是去看鴿子,我剛來的時候好像看見那邊正在搭一個花架子,不知道要幹什麽。”

“是嗎?那就去那兒看看。”

陸瑤不停地跟他聊天,說到上周去香港的事才猛然“哎呀”了一聲,“爺爺,我在香港給你買了條圍巾,忘家裏了。”

沈爺爺虎著臉哼了一聲:“年紀輕輕,這記性就不好,等你像我這麽大歲數了,你還記得自己是誰嗎?”

“是是,還是爺爺記性好,不要這樣吧,你明天打給電話給我,提醒我一下,我明天給你帶來。”

他不太情願地說:“我可不想給你們打電話,好像我總惦記著你們似的,我在這裏吃得好穿得好,一點兒也不惦記,一點兒也不想你們。”

陸瑤忍住笑:“是是,你一點兒也不惦記,是我惦記你。”

“你當我和你一樣記性不好呢?”他扭頭斜了她一眼,“你一周都沒來了,電話也沒打一個。”

“咳……”陸瑤默了默,可憐兮兮地說,“你也知道我記性不好,我還以為給你打了。”

沈爺爺皺著眉一本正經地搖了搖頭:“讓榕策多給你買點核桃補補腦,你那工作整天對著電腦,都給給輻射成失憶了,天天就坐著也不運動,年紀輕輕這記性就這麽差……”

沈爺爺足足數落了一路,陸瑤心裏卻沒來由的酸澀起來,小的時候她很煩父母這樣的叮囑,現在想聽已經聽不到了,她的目光落在沈爺爺布滿皺紋的臉上,即使這樣的叮囑她還能聽多久。

兩人在外麵逛了大半個小時,陸瑤接到了護工王姐的電話,沈榕策來了。

沈爺爺坐在輪椅上,正在跟搭花架子的工人指點,“不能這麽搭……你這結構不對……你看,裏麵都垮掉了吧……”

幾個工人一臉為難,陸瑤接完電話連忙把輪椅推走,沈爺爺痛心疾首地跟陸瑤說:“現在的人呐,一點責任心都沒有,萬一這個架子沒搭穩,垮下來了壓到我們怎麽辦……”

“不行,我得再給他們說一說,快,推回去!”

陸瑤連忙安撫他,“一會兒我來給他們說。”

“你?”沈爺爺扭頭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眼,不客氣道:“你懂嗎?別外行指揮內行。”

陸瑤默了默,丟出殺手鐧:“沈榕策來了。”

沈爺爺露出一副不太情願樣子:“我可一點兒也不見他,但他既然來了,那就回去吧。”

陸瑤抿著嘴笑了笑,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沈爺爺雖然總挑刺,不過卻也是個活寶。

沈爺爺猛地拍了下大腿:“哦,你想見他!”

陸瑤:“……”話說,她現在還真不太想見他,但避得過嗎,而且她還想找他算賬呢。

一進病房,沈爺爺就不太樂意地衝沈榕策瞪起了眼睛:“喲,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整天不見影的大忙人還是別來打擾我的清淨日子,人家都以為我有個孫女,我實在不好意思跟人解釋,我有個活不見人的孫子。”

沈榕策抽了下嘴,老實地剝了個蜜桔給他,沈爺爺哼了一聲,別過頭:“我不愛吃桔子,別以為一個桔子能改變什麽。”

“我買了一箱。”沈榕策把剝好的蜜桔往前送了送,“您自己說的,浪費可恥。”

沈爺爺扭頭對陸瑤道:“好吧,我得做個好榜樣。”

陸瑤笑著點頭。

蜜桔隻吃了一半,沈爺爺忽然歎了口氣,語出驚人:“你們什麽時候結婚?”

這一句把兩個人都給問住了,陸瑤低著頭沒敢吭聲,沈榕策沉默地盯著手裏剩下的一半桔子。

“怎麽了?我怎麽一說結婚你們就啞巴了?”他瞪著沈榕策,“還不想結婚呢?”

沈榕策頭也沒抬,淡淡道:“人家看不上我。”

陸瑤一僵,真恨不得把沈榕策給抽死,沈爺爺威嚴的視線已經掃了過來,“小瑤啊……”

陸瑤腦門一跳,趕緊答道:“我沒有。”不然讓沈爺爺開始長篇大論,半個小時也打不住。

沈爺爺滿意地點了下頭:“覺悟很高嘛!”

“那你們什麽時候辦辦?”他從床頭摸出一本萬年曆,翻開早折好的一頁,“下周五,我看就挺好的,宜婚嫁……”

陸瑤有點欲哭無淚,她望向沈榕策,沈榕策正看著她,沈爺爺得不到兩人回應,拍了拍扶手:“怎麽樣?”

陸瑤衝沈榕策努了努嘴,示意他來解決,沈榕策低下頭,淡淡道:“我無所謂。”

陸瑤想,又被坑了,指望沈榕策那肯定不太現實,她隻好硬著頭皮道:“我想再跟他商量一下。”

沈爺爺想了想,難得的好說話:“那你們先商量一下,把結果告訴我。”

他合上萬年曆,又補充了一句,“先說清楚啊,我可不是逼你們結婚……隔壁老王新添了個曾孫,先說清楚啊,我可不是逼你們生小孩啊,我隻是看著那小孩怪可愛的,哦,是不太討厭,我覺得呢,這比養那幾盆花花草草有點意思。”他指了指窗台上的幾盆花,對陸瑤說,“我要換貨。”

一看兩人都沒吭聲,沈爺爺瞅了兩人一眼,語氣沒那麽的強烈了,“我也就是隨便說說……”

陸瑤和沈榕策同時抬頭看他,他哼哼了兩聲,氣勢洶洶地瞪著雙眼:“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我覺得沈爺爺是個超可愛的老頭……(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