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救命啊

他驀地笑了,冰冷而殘酷,像極了一頭正在捕獵的狼,而他的獵物已經被按在了爪間,隻要低頭咬斷她的喉嚨,就能品嚐到世間最豐美的食物。

“他**功夫很厲害?我還沒和你試過,現在下結論未免太早了。”

陸瑤震驚地抬頭看他,她一直沒把沈榕策的威脅當回事,他無非嚷著“弄死她”“扭斷她的脖子”,即使配上殺氣騰騰的表情,她也沒當回事,當他這樣殘酷的笑時,她還是沒當回事。

他從**坐了起來,開始脫衣服,陸瑤一時間被這個轉折弄得大腦一片空白,本能往床邊滾,滾得太著急她一下沒刹住,直接滾到了床下,摔得結結實實,好不容易半坐了起來,沈榕策已經從床邊探出了頭,他赤衤果著上身,陸瑤揚起臉,正要罵他,卻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

交往了半年多,陸瑤和沈榕策的親密關係還一直停留在親吻和擁抱的階段,她從來沒看過他的身體。

“很吃驚?”他低頭看了眼自己胸前密布的傷痕,有刀傷有槍傷,更驚怖的是他腰間的一條長十多厘米,寬三厘米的疤痕,似乎要將他攔腰砍斷,陸瑤甚至無法想象這條傷口當時是什麽樣。

“我怕會嚇著你,一直沒碰過你,到頭來卻便宜了別人。”他彎腰把她從地上拖回了**,陸瑤被這一幕驚住,幾乎忘了掙紮。

他微微一笑:“我還想過去做除疤手術呢,隻是還沒撥出時間……就已經沒必要了。”

陸瑤思來想去,現在還要跟他死磕絕對是找死,她隻好放軟了聲音:“沈榕策,你冷靜點……”

“我很冷靜。”

陸瑤恨不得把他腦子打開看看,裏麵到底在想什麽,這樣也叫冷靜?她急了起來:“沈榕策,這是犯法,你別這樣……”

他笑了,似乎很開心:“犯法的事,我應該沒少做,不差這一件。”

陸瑤驚恐地睜大了眼睛,沈榕策有點不悅:“怕什麽,你又不是第一次,又不會疼。”

陸瑤的唇抖了抖:“沈榕策,你是不是瘋了?”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如果我瘋了,就不會跟你說這麽多的廢話。”

陸瑤腦子裏亂糟糟的,不論是他承認自己和三益的事有關,還是他身上的傷痕,他要做的事,都讓她措手不及,沈榕策漫不經心地解開了腰帶,陸瑤能清晰地感覺到,他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忄生趣。現在該怎麽辦,她強製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你有沒有想過沈爺爺?”這一句話,陸瑤說得又快又急,像倒豆子一樣,劈裏啪啦就丟了出來。

沈榕策的動作一頓,陸瑤心中一喜,緊張地看著他,他低頭對她溫柔一笑:“不是還有你嗎?”

陸瑤:“……”

陸瑤真想破口大罵,恨不得用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三字經。

“我會報警的!”

“去吧,你爸不就是那麽幹的嗎,我一點兒也不意外。”他的聲音毫無情緒,伸手過來抓她。

陸瑤立刻改換了策略,“算我求你好不好,我等了你六年,我們曾經在一起,就算做不成戀人也還是朋友……”

他猛地抬起頭,溫柔的表情瞬間變得猙獰起來:“朋友?你這心變得也未免太快了吧?”他笑了起來,聲音卻比哭還難聽,“也對,他有錢有勢,長得也過得去,又愛裝模作樣,女人不就喜歡這套嗎?”

陸瑤立刻意識到自己又火上澆油了,眼看著沈榕策下一秒就要來扯開她的衣服,陸瑤腦子轉個不停,總算急中生智,張口喊了一句“我愛你”,沈榕策果然停住了手,沉沉地盯著她,陸瑤連忙又補了一句,“你別這樣。”

他一言不發,陸瑤緊張地等著。

“把剛剛的話再重複一遍!”他終於開了口。

陸瑤默了一下,老老實實地說:“你別這樣。”

“不是這句。”

她知道他想聽哪句,剛剛是情急之下,她顧不上那麽多,隻要能阻止沈榕策,但現在……她瞅了眼沈榕策,在心裏把這個混蛋罵了無數遍,才吞吞吐吐地說:“我愛你。”

兩人好的時候,她都沒說過,當然沈榕策也沒對她說過。

他的情緒平緩了下來,再次抬手,陸瑤眼尾抽了一下,連忙縮:“你可以別這樣嗎?”

“你不是說愛我嗎?既然愛我,為什麽不願意?”

陸瑤忍耐著解釋:“我已經結婚了。”

他的臉一沉,陸瑤立刻改口:“我是說等我離婚後……”現在隻要能阻止沈榕策,她什麽都敢說。

沈榕策立刻抬起頭,他的臉上不再冷峻或者那種偽裝的溫柔,而是像黑夜迎來了光明,一點一點慢慢亮了起來。

“真的?”他不確定地問,有點期待,又有點小心,連聲音都輕柔了起來。

前一刻陸瑤還恨不得把他剁成一塊一塊的,現在又忍不住心酸起來,他明明那麽的聰明,那麽的不擇手段,卻又像孩子一樣天真。

“真的。”陸瑤垂下睫毛。

下巴被他蠻橫地抬了起來,他的眼底滲出一片片的血紅,宛如一頭暴怒的獅子,“你說謊!每一次你說謊的時候……”他的表情越來越陰鷙,就這樣黑暗的情緒裏,還依舊藏著一絲期待,“說你沒有說謊,你會跟他離婚,說啊!”

陸瑤很想像剛才一樣隨口就說出他想聽的話,可是看著他的眼睛,喉嚨就像堵了塊棉花,就在這最要命的時候,門被人敲響了。

“叩叩叩——”

敲門聲落在陸瑤耳朵裏無異於天籟,她費力的扭了下頭,才看一眼下巴又被沈榕策扳了回去。

“說!”

“叩叩叩——”敲門聲又響了起來,沈榕策依舊不為所動,隻是陰鷙地盯著她。

“你不先去看看嗎?”陸瑤“好心”地問。

“說!”

陸瑤默了一秒,說一句又不會少塊肉,大丈夫還能屈能伸呢,想雖然這麽想,她嘴裏還是拖延了一下:“讓我做一下思想準備……”

“叩叩叩——”

敲門聲越來越急促,沈榕策終於放開了她的下巴,拉過一旁的被子把她蓋了起來,陸瑤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臉,默默地想,她要不要趁機大喊“救命”?這裏是沈家的老宅,她家可就在隔壁啊!

沈榕策陰著臉打開門,任誰這種時候被打擾都沒什麽好心情,何況還是脾氣一向不怎麽好的沈榕策。

陳錄顯然也知道這點,沈榕策剛打開門,他就說了一句話:“他們追來了。”

沈榕策冷笑了一聲:“先轉移……”

“救命啊!!!!!”陸瑤在屋裏裏扯著嗓子喊。

沈榕策,陳錄:“……”

沈榕策猛地關上了門,帶著一身黑沉沉地怒氣就往床邊走,陸瑤幹笑了一下:“我練練嗓子。”

“我的房間裝了很多東西,你叫破嗓子外麵也聽不見。”

“嗯,我知道,我隻是練練嗓子。”陸瑤一個勁地往裏縮,也不知道沈榕策怎麽綁的,她折騰得渾身冒汗,都沒把手上腳上的布料掙開。

他伸手把她拖了過來,又用毯子把她裹了一圈,抱起來就往外走。

陸瑤連忙問:“去哪?”

“兜風。”

這是一輛能坐七個人的中型車,車裏包括陸瑤一共坐了五個人,另外三個人她全不認識,陸瑤觀察了一會兒,眼看著車慢慢駛出了沈家的院子,鬱悶地叫了一聲:“救命啊!”

眾人:“……”

沈榕策無語道:“別叫了,叫了也沒人聽得見。”

陸瑤朝另外三人努了下嘴:“他們不是人嗎?”

她側臉朝三人叫了一聲:“救命啊!”

眾人:“……”

開車的陳錄“噗嗤”笑了一聲:“美女,我們是幫凶啊。”

陸瑤一本正經地回答:“或許你們良心發現了呢。”

“救命啊!”她瞅著另一個二十多歲,看著特別忠厚的男人。男人憨厚地朝她咧嘴一笑,“美女,我的良心早喂狗了。”

人麵獸心!

她又望向另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帶著一副眼鏡,一股子書卷氣,看上去似乎挺善良的,陸瑤還沒開口呢,他朝陸瑤一笑,“哢嚓”一下把自己的手指掰斷了,鮮血一瞬間就冒了出來,陸瑤驚叫了一聲,本能就往旁邊靠,沈榕策伸手攬住了她的肩,口氣卻不怎麽好:“騙小孩兒的東西,你也能上當?”

陸瑤再次看去,書卷氣男人的手指完好無損,還故意張著五根指頭在她麵前晃。

陸瑤在心裏翻了個白眼,這都是些什麽人啊。

車開得很快,開車的陳錄還專挑一些巷道繞,外麵的天已經黑了,她不知道具體的時間,隻是從路上稀少的行人和零星的商店來推測,恐怕有九點鍾了,陸瑤忍了一會兒問沈榕策,“去哪啊?”

“兜風。”

這話騙鬼去吧,她扭了一下:“能把我解開嗎?”

沈榕策看了她一眼,把她手腕上的領帶解開丟到了一邊,陸瑤揉了揉紅腫的手腕,又問道:“我的包呢?”

“落在我家了。”

陸瑤又望了一眼其他幾個男人,想說什麽,最後又閉上了嘴,默默地望著窗外。到現在她還有些難以置信,沈榕策居然把她綁架了,這是人幹得出來的事嗎?她甚至懷疑他曾經是不是真的喜歡過她,哪怕一丁點。

有時候,人在有了比較後,才會知道什麽是好,什麽是壞。

咳咳,下章慕童鞋就出現了。

沈榕策還是太孩子氣了,以為把人搶過人就真的是“搶”過來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