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不再動搖

在陸瑤沉默後,車廂裏也安靜了下來,幾分鍾後,沈榕策把她的臉扳了過來:“在想什麽。”

“沒想什麽。”她別過頭,繼續望著窗外發呆。

沈榕策盯著她的側臉,心裏仿佛有一把火不停地在燒,燒得他火辣辣的疼,這種感覺很難受,但至少比下午時看著她離開的時候好一點,那種恐慌他無論如何不想再經曆一次。

就算得知她嫁給了別人,他都沒恐慌過,仿佛隻要他伸手就能抓住她,現在這種感覺卻不見了,就算他拚了命抱住她,她也會化作空氣從他的指縫裏溜走,他害怕這種感覺,才會不顧後果地把她帶走,他隻是想把她放在他看得見的地方而已。

“怎麽不說話。”他問。

自然是因為無話可說,所以她依舊沉默著。

“說話。”

她靠在座椅上,疲憊地闔上眼,“你玩夠了就找個地方把我放下吧。”

“小心了。”開車的陳錄忽然說。

沈榕策立刻檢查了一遍她的安全帶,陸瑤正在疑惑,身下的車猛然來了個急轉彎,幾乎要把人都從車廂裏甩出來,緊接著這輛車就像是在展示車技一般,不斷地刹車轉彎,在一條條狹窄的巷子裏開得像是在賽車道上一般。

陸瑤難受得擰起了眉,胃裏一陣陣泛酸,沈榕策帶她離開時,她心情低落什麽都不想思考,那麽現在,這麽明顯的事實,她實在難以忽視。

——他們帶著她在撤離,有人循著某種方式追蹤而來。

這個人是誰,已經呼之欲出。

除了慕澤淵,她想不到還有誰,或許還有白浩,她心裏卻異常肯定,一定是他。

他剛去了阿根廷,所以不會是他本人,陸瑤心裏升起一絲小小的失望,片刻後她臉上閃過一絲恍然,原來連她自己也沒發現,她一直在期盼著他能來。

車速慢慢平穩下來,陳錄得意地回頭擺了個勝利的姿勢:“甩掉了。”他又望向沈榕策,“現在去哪?”

剛開始扳斷手指嚇唬陸瑤的斯文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你看著哪有酒店就把他們丟下去吧。”

陳錄曖昧一笑,正在念叨著哪裏的酒店離這兒最近,環境最好,一直觀察著後方的憨厚男子忽然叫了一聲,“他們又跟上來了。”

除了暗暗高興的陸瑤,四個男人都同時皺起了眉,然後齊刷刷地望向陸瑤。

“看我幹嘛?”陸瑤沒好氣道。

“你身上有定位器?”

沈榕策已經抓著她的手臂開始檢查,陸瑤連忙掙紮:“沒有。”

斯文男人上下看了陸瑤一眼,語速極快地說:“看她樣子恐怕什麽都不知道,所以應該是被偷偷安裝的,她的衣服是今天剛換的,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不會在衣服裏,當然也不排除她的每件衣服都加了工,最大的可能性在她隨身攜帶的裝飾物上,比如手機,飾品。”

陸瑤立刻覺得這車裏最可怕的就是那個戴眼鏡的斯文敗類,他看人的目光簡直像是帶著顯微鏡,陸瑤原本不太相信自己身上有追蹤器,但現在卻信了幾分,因為職業的緣故,她不會帶戒指手鏈耳環等東西,所以她身上唯一的飾品,屬於慕澤淵送的,隻有那枚用繩子掛在胸口的結婚戒指。

“檢查她的項鏈。”斯文男子朝沈榕策彈了下手指。

陸瑤驚異地看了斯文男子一眼,她自己都才剛想到項鏈,他到底是怎麽知道的。

“你自己告訴他的,你剛剛低頭看了胸口。”沈榕策朝她伸出手:“你自己給我,還是我親自動手?”

陸瑤暗恨自己又被坑了,磨磨蹭蹭地半天也解不下來,沈榕策早已經看見了項鏈長什麽摸樣,冷笑著問:“結婚戒指?”

陸瑤一聲不吭,不情不願地解了下來,死死攥在手心,他拉過她的手,也不知道捏了她哪裏,陸瑤手一麻,他毫不費力地從她的手心取走了項鏈,然後丟給了斯文男人。

斯文男人從兜裏摸出一個小小的放大鏡,對著戒指看了幾秒,肯定地點了下頭。

“還給我!”陸瑤連忙叫了一聲。

沈榕策接過項鏈,瞥了她一眼,陸瑤正想跟他說點好話,就看見他手朝窗外一拋,黑色的細繩帶著一縷鑽石的璀璨光澤瞬間沒入了黑暗裏。

眼睜睜地看著結婚戒指被丟掉卻無能為力,陸瑤氣極,冷淡地望了沈榕策一眼,別過頭不再說話。

斯文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不讚同地搖了下頭:“你太衝動了,何必把追蹤器丟了,我們可以玩個金蟬脫殼,你和她先撤,我們帶著那些人兜圈子,豈不是更好,你看,現在還把人家姑娘給得罪了……”

“你說夠了沒有?”沈榕策冷冰冰地打斷他的話。

憨厚男子連忙推了下斯文男子:“他現在心情不好……”

斯文男子無所謂地點了下頭:“我知道,欲求不滿的男人,內分泌容易失衡……”

憨厚男子連忙咳嗽起來,斯文男子總算閉上了嘴。

陳錄見戰爭已經平息,這才開了腔:“我再兜幾圈,看看情況,榕策一會兒你是單獨行動呢,還是……”

“先去西郊吧,我換輛車。”沈榕策說。

陸瑤閉著眼睛什麽都不想聽,也什麽都不想想,但事實上這種大腦空白隻持續了不到一分鍾,腦子裏全是慕澤淵平靜清冷的神情,雖然在結婚戒指裏偷偷裝定位器挺那什麽,但她一想到他身上的槍傷,又忍不住給他找了理由,或許他隻是怕她出事所以提前預留了一手,今天不就正好給用上了嗎?

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麽樣了。

三萬英尺的高空上,慕澤淵盯著手裏的文件十多分鍾都沒翻一頁,徐周給他送給一杯熱咖啡,心裏著實不想開口,但人追丟了,他不開口也得開口。

“追丟了?”慕澤淵輕聲重複了一遍。

徐周頭皮開始發麻,下一秒慕澤淵放下手裏的文件,聲音依舊很輕,語速卻極快,快到一大段話都不用喘氣似的。

“每一季我付給他三千萬的薪水,我用這錢可以在上海安裝成千上萬個CCTV監控,告訴史蒂芬,別讓我把他跟‘廢物’並列在一起,找不到人,後果可不僅僅是丟了工作。”

徐周默默退了下去,慕澤淵再一次盯著手裏的文件出神,千萬上億的交易經過他的手,不論是正確還是錯誤的他都不會後悔,他現在卻因為走得太草率而後悔,明知道沈榕策絕不會善罷甘休,明知道她的心還在搖擺。

這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選擇題,事業還是家庭,財富還是陸瑤。

飛機落在停機場時,已經是早上八點了,慕澤淵看了眼陰沉的天色,將衣領豎了起來,剛從飛機上走下,一個壯碩的男人快步迎了上來,一五一十地把經過都交代了一遍。

“夫人在早上七點被沈榕策送回了繁花俱樂部,現在正和魏小姐在一起吃早飯。”

陸瑤連著吃了兩碗麵條,一個雞蛋,一杯奶茶,才摸著肚子覺得飽了,魏英芸不確定道:“你不是正在減肥嗎?”

陸瑤摸著圓鼓鼓地肚子,可憐她昨晚上就沒吃完,一晚上的折騰,早就餓得頭暈眼花了,她看著最後一碗麵,遺憾地說:“人都快餓死了,還減什麽肥。”何況她也不是真的要減肥,上次是被沈榕策咬了一口,不方便吃東西才找的借口。

“你這一晚上沒睡覺?”魏英芸觀察著她灰敗的臉色,濃濃的黑眼圈,搖了搖頭,“你今天不是又要請假吧?”

陸瑤立刻可憐兮兮地望著她,她剛加入繁花沒多久,天天都訓練還覺得時間不夠,更何況她之前還請了兩天假了,雖然覺得挺對不起魏英芸的,她現在也清楚自己的狀態,一晚上沒睡,心力交瘁,實在沒有精神來上班,早上她來找魏英芸也是因為手機落在了沈榕策的家裏,她又記不住魏英芸的電話,隻能親自過來跟她說一聲。

魏英芸瞪著雙眼,一副恨不得拍死她的表情:“給我個理由。”

“我昨晚沒睡覺……”陸瑤打了個哈欠。

“我知道你昨晚沒睡覺,你總得給我個不睡覺的原因吧?”

“我被沈榕策綁架了。”陸瑤也懶得想其他借口,幹脆直接交代了。

魏英芸驚得差點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好在她還記得現在是在小餐館裏,她壓低聲音湊了過來:“沈榕策?”

陸瑤默默點了下頭,魏英芸也不知道該說什麽了,她思索了幾秒後斟酌地問:“你沒事吧?”

陸瑤搖了搖頭,在西郊換車後,沈榕策一路開著車遠離了上海市,跑到鄉下去看日出了,結果今天是陰天,根本沒有日出,陸瑤望了眼窗外,天空陰沉,已經下起了小雨。

“那要不要報警?”

陸瑤楞了一秒,又搖了搖頭。

“至少也要告訴你姐夫一聲吧,對了,慕澤淵知道嗎?”

陸瑤長長地歎了口氣:“知道了。”

“那你……”魏英芸也跟著愁了起來,付了飯錢兩人往外走,魏英芸恨鐵不成鋼地直搖頭:“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你現在要怎麽辦?”

陸瑤的心情惡劣得很,除了她自己的內心糾結外,她其實並沒有和沈榕策牽扯太多,在香港那次,算是正式跟他說明一下情況,了結兩人之間的關係,回到上海後,在投資商飯局上見了次麵,被他拖走,在恒通國際的晚宴上又見了一麵,然後就是和慕澤淵一起出席的慈善晚上上的見麵,再到昨天下午在醫院的偶遇。

她從來沒主動給他打過電話,主動去招惹他,或許是她在他麵前表現的態度出現了動搖?

那麽現在,她終於不用再動搖了。

小餐館隔繁花俱樂部並不遠,又是在吃飯的時候忽然下起了雨,陸瑤和魏英芸都沒帶傘,便沿著街邊的店鋪朝回走,清晨八點二十,紅旗大街上的車流已經繁密起來,冰冷的雨細密飄在陸瑤的臉上,涼意似乎能順著皮膚侵入血管裏,她攏了攏領口,朝冰冷的手心吹了口熱氣,這樣的天氣總是讓人難以有好的心情,她正這樣想著,猛地被魏英芸撞了一下胳膊:“喂,陸瑤!”

陸瑤茫然地抬頭,然後怔在了原地。

街的對麵,繁華俱樂部那鎏金的大門前,停著五輛車。徐周撐著一把黑色的打傘,傘下一個男人穿著黑色的長風衣站在車前。

隔著雙流不息的街道,細密的春雨,她看見了那個本應該遠在阿根廷——距離中國最遠的國度的男人。

他定定地看過來,平靜的視線仿佛可以穿越萬水千山,隻落在她的身上。

隔著川流不息的街,陸瑤其實看不清他琥珀色的瞳孔,和目光裏隱含地細微情緒,但莫名就覺得他應該是高興的,就像是在三益大樓下的初次見麵,他從風雨中朝她走來,他應該也是高興的。

她抿著唇朝他笑。

這樣的天氣其實也可以有一個好的心情。(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