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組織

陸瑤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一副畫上,那還是她和沈榕策還好著的時候送給沈榕策的,這是陸瑤爺爺畫的一副奔馬圖,李倩也站到畫下麵,眼睛一亮道:“放在畫背後不錯啊。”說著就去動畫框了,研究一下地形。

當然兩人現在的動作還非常小,因為沈榕策的秘書去給兩人泡茶去了,一會兒還得回來,回來看見兩人在沈榕策的辦公室翻箱倒櫃的,能像話嗎?

所以李倩也就看了看畫後的空間,然後就和陸瑤老老實實地坐在沙發上等著了。

“兩位小姐如果有事就叫我一聲,我先出去了。”

等秘書一走,新手上路的兩大間諜就開始忙活起來了,陸瑤直奔沈榕策的電腦,李倩一門心思研究地形。

密碼,這個簡單,她輸入了自己的生日一看居然不對,陸瑤一思索,在生日密碼前又加了“LY”,這一次順利進入了開始界麵,她唏噓地感歎一句,難怪人家說家賊難防。

陸瑤感歎完,一抬頭就看見李倩也忙活著折騰她爺爺的那幅畫。

“還是別裝在我爺爺的畫後麵吧,我爺爺要知道了,準給氣得從墳墓裏跳起來。”

李倩剛把畫給取下來,叫了聲麻煩,又把畫給掛了回去,然後開始趴在地毯上,撅著屁股琢磨是安裝在沙發下麵好,還是書桌下麵好……

那一個多小時的培訓,可不僅僅是培訓安裝竊聽器,陸瑤還被培訓了一下如何查找電腦上的一些機密文件,沈榕策習慣把隱秘的東西放在E盤裏,陸瑤自然直奔E盤,顯然隱藏文件之後,她眼睛一亮,一個叫“秘密”的文件夾出現在眼前。

她剛點進去,裏麵密密麻麻地出現了上百個文件夾,陸瑤還沒來得急喜悅,電腦忽然響了一聲,瞬間就黑屏了。

“呃……不是吧?”

等她重新開機,屏幕上卻不是開機的畫麵,而是出現了三個字巴掌大小的漢字:傻了吧。

陸瑤:“……”她承認她是傻了,她前一秒還在得意家賊難防,下一秒沈榕策就抽了她一耳光……

沈榕策是個電腦高手,他的電腦怎麽會沒有一點防護措施,這回可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沈榕策回來一看……

陸瑤幽怨地歎了口氣,新手間諜的熱情也被這三個字也澆了盆冷水,她把自己這邊的事給李倩一說,李倩也有點目瞪口呆,“呃,這小子也太狡猾了吧,他肯定把程序裝在那個‘秘密’的文件夾裏,隻要有人一點,電腦就自動鎖死。”

陸瑤的手機忽然響了一下,說曹操,曹操到,沈榕策的短訊。

沈榕策:“……”

過了幾秒,又一條短訊:“真笨!”

陸瑤咬牙切齒地回了一個字:“滾!”

“李倩,沈榕策知道我動她電腦了。”陸瑤鬱悶道,她新手間諜的積極性算是徹底被打消了。

“呃,沒事,沒事,我們裝竊聽器。”

陸瑤沒什麽自信地問:“你覺得不會被發現嗎?”

李倩也有點不確定了:“發現就發現唄,他還能拿我們怎麽樣?”

“說的也是。”陸瑤坐在沈榕策的位置上,拖著下巴唉聲歎氣。

李倩一共帶了七個竊聽器來,最後在書桌下,沙發裏,書櫃裏,花瓶裏,安裝了四個,按照李倩地說話,沈榕策這小子賊精,裝太多反而容易被發現。

“那你也裝了不少啊。”陸瑤翻白眼。

李倩一本正經道:“我覺得這四個地方都非常非常的隱蔽,實在難以抉擇,幹脆都裝上了。”

裝好竊聽器還沒十分鍾,沈榕策就開完會回來了,一看見除了陸瑤還有個李倩,臉上就露出不太樂意的表情了,一進門就毫不客氣地開始趕人。

李倩哼了一聲:“二人世界?拜托,當小三是要人雷劈的!”

沈榕策臉瞬間就黑了下來:“誰小三了,慕澤淵那個老男人才是小三,我他媽是被三的那個!!!老子詛咒你被人三了,還被人罵小三!”

這詛咒可真夠狠的。

陸瑤連忙跳出來勸和:“我有事找你。”陸瑤一邊說一邊跟李倩使眼色,就憑沈榕策那張狂的性子,陸瑤的兩個閨蜜對他都沒啥好印象,尤其是李倩。

有事求人,陸瑤的口氣自然軟了幾分:“沈榕策,我就是想跟你談談三益的事。”

沈榕策的火氣來得快,去得也快,聞言沉默了一秒,才看著陸瑤說:“乖,什麽都不要管,以後……”

“沈榕策,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真心愛過陸瑤,說愛我可能高估了,哪怕有一點喜歡,你認為你做的事,是人能幹出來的嗎?”李倩冷著一張臉,“也就陸瑤這個聖母現在還跟你廢話,我要是她……”李倩冷冷一笑,“你也算個男人?自己的女人被別人設計陷害,你不保護也就算了,還和對方是一夥的。活該你被……”

“李倩!”聖母陸瑤連忙出聲打斷,李倩冷哼了一聲,閉了嘴。

沈榕策的臉色鐵青,陸瑤深深吸了口氣,對李倩說:“我想單獨和他談談。”

李倩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她一眼,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等李倩走了之後,陸瑤才把視線重新落在沈榕策的身上,李倩那番話出口後,沈榕策就陰沉得可怕,他垂著眼瞼,唇抿成了一條直線,手背鼓起的青筋似乎下一秒就要炸裂。

陸瑤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複雜情緒:“沈榕策,你看到了我的郵件了嗎?”

“沒有!”

陸瑤沉默了幾秒,繼續說:“爺爺已經知道了,所以,我們以後做普通朋友吧!”

“我聽不見!”沈榕策猛得抬起頭,黑色的瞳孔還殘留著宿醉後的血絲,仿佛一頭受傷的野獸,又絕望又瘋狂,他上前一步緊緊地抓著陸瑤的肩膀,聲音異常的低沉幹涸,“我知道我讓你難過了,我會改的,我發誓我以後都不會做那樣的事了,我可以放下父母的死,你也忘了過去,好不好?陸瑤,我們可以重新開始的。”

“對不起,我……”

他猛地抓住她的手,力氣大得像要把她的骨頭都要捏碎:“不要丟下我,算我求你,我隻有你了,這個世界我隻有你了。”

陸瑤在心裏默默歎了口氣,一邊掙紮,一邊冷硬的嘲諷:“沈榕策,你就不覺得可笑嗎?不要再說這個世界隻有我了,你還有爺爺,還有朋友,還有事業,我對你來說,不過是隨時都可以拋棄的東西。”其實這些話早就藏在她心底了吧,所以在需要演戲的時候,她才能這麽表現得如此的自然。

“不是的,陸瑤……”沈榕策猛地抬起頭,眼底紅得仿佛要滴血。

“就像李倩說的,你真喜歡過我嗎?從背後捅了我那麽多刀,然後求我不要丟下你?沈榕策,我做不到!”

這就是她和李倩商量的策略,先直接問沈榕策,如果他拒絕,那麽就逼他說,卑鄙是卑鄙了點,但陸瑤隻要一想到被那個組織傷害的三益員工,猶豫了幾秒就同意了李倩的計劃。

“我可以告訴你。”他忽然放開她。

他的神色一掃剛才的瘋狂和絕望,平靜地可怕,他緊緊地盯著她的一雙眸子自嘲地勾了嘴角:“你來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吧?”

陸瑤沒吭聲,果然就如李倩所說,沈榕策精明像蜂窩煤,渾身都是心眼。

“陸瑤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麽簡單,我可以告訴你,這相當於背叛組織……會很危險。”他的話忽然一轉,“我們去澳大利亞吧,我會接走爺爺,拋棄現在擁有的一切,我們可以換新的身份,重新開始……這就是真相的代價。”

組織?這是一個什麽樣的組織?從他們殘暴的手段,從沈榕策那一身恐怖的傷口,危險嗎?她可以不怕危險,但李倩呢,沈爺爺呢,她是不是還要繼續追查下去?

現在隻要答應,她就能得到答案……

“我……想考慮一下。”

“好的。”沈榕策溫柔地幫她整理著淩亂的頭發,“如果考慮好了,不要打電話,和我見麵說吧。”

陸瑤默默地點了點頭:“那我先走了。”

沈榕策緊緊地盯著她:“一起吃午飯吧。”

“李倩還在等我。”

沈榕策不太情願地哼了一聲:“那叫上她吧。”

“不用了,我想仔細想想。”

“……那好吧,我送你出去。”

看見沈榕策和陸瑤出來,李倩立刻用眼神詢問,陸瑤回了一個“稍安勿躁”,等兩人離開恒通國際後,陸瑤才把經過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李倩一邊聽,一邊在車裏竊聽沈榕策的辦公室。

“那你假裝考慮兩天,然後就答應吧。”

陸瑤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我根本沒想跟他遠走高飛,而且這個組織……我不認為就憑我和你就能夠撼動,我想問問我姐夫再說……”

李倩沉默地思考了一會兒,毛遂自薦道:“我去和你姐夫說吧。”

中午陸瑤接到魏英芸的電話,“命令”她回去訓練,沒多久陸瑤就接到白浩的電話,她的私自行動被訓斥了十分鍾,白浩才叮囑道,讓她別管這些事。

晚上李倩回來跟她匯報進展,足足把白浩罵了二十分鍾,才進入正題。

“那個死警察那肯定有料,就是嘴太硬,怎麽都套不出來!”李倩喝了口水,看樣子像跟白浩叫上勁了,“他家在哪?”

“呃……”陸瑤在她威脅的目光上,乖乖報上了地址,李倩轉身準備離開,陸瑤連忙拉住她,“竊聽得怎麽樣了,有進展嗎?”

李倩的表情詭異起來:“我估計要麽是沈榕策發現了竊聽器,要麽就是他腦子有問題。”

“嗯?”

“除了日常的正常工作,他沒事就在辦公室裏自言自語……”

“他說什麽了?”陸瑤好奇道。

“特別特別地愛你等等惡心,肉麻的話。”

馬上又要到比賽日了,住在繁花的幾天陸瑤也忙著和其他隊友練習配合,不過這兩天她經常被各種熟人或者陌生人打斷,電話也響個不停,陸瑤嫌煩幹脆關機,結果在繁花俱樂部的會客室就熱鬧了起來。

找陸瑤的全是些有頭有臉的人物,開口閉口地就是給陸瑤送禮,陸瑤很快也知道了送禮的原因。

本周日,慕澤淵二十九歲生日。(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