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離間

如果你想要和慕澤淵通話,可以跟我去操控室。”

陸瑤沉默了幾秒,點了點頭,周佳怡便領著她去了操控室,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周佳怡把話筒遞給陸瑤。

“陸瑤?”他平靜地叫了一聲。

早上的時候她才接到了他的早安電話,紐約那邊還是晚上,陸瑤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麽,她想說叫他不要來,但又覺得這話像是廢話,他一定會來,從她坐上慕西錦的車時,就這麽的肯定。

“陸瑤?”他又叫了一聲,這一聲隱約有了絲急迫。

陸瑤連忙應了一聲。

“受傷了嗎?”他問,看樣子慕西錦已經把她的情況通告了慕澤淵。

“我沒事。你……”

“保護好自己。”

“嗯。”陸瑤重重地點了下頭。

周佳怡嬌笑著插入了一句:“陸小姐能不能保護好自己,可就看慕先生的了。”

陸瑤還想說點什麽,一考慮到現在的情況,話到嘴邊又覺得沒有必要,“我先掛了。”

慕澤淵沉默了幾秒,答了一聲“好”,聲音和平常似乎也沒什麽區別,陸瑤卻莫名其妙地感覺到了一絲絲溫柔。

一扭頭就迎上了周佳怡審視的目光,“不再說點什麽了?比如讓他不要來,或者你很愛他,很需要他……”

陸瑤抽了一下嘴,“我叫他不要來,萬一他真不來怎麽辦?我又不愛他,這樣說也未免太假了,遇到危險才想到他,他如果看不起我不想來了,你們會把我平安送回去嗎?”

周佳怡嗬嗬笑了一聲,卻沒做任何回答。

回到機艙後,慕西錦朝她招了招手:“和伊恩談得怎麽樣?”

陸瑤現在怎麽看慕西錦,怎麽覺得他麵目猙獰,她敷衍地答了句“還行”,慕西錦也不惱,笑眯眯地吩咐周佳怡要滿足陸瑤的一切需求。

陸瑤被送回機艙的尾部,周佳怡遞了幾本雜誌給她打發時間,陸瑤望了眼窗外的萬丈白雲,問:“我們這是要去哪?”

“慕先生名下的一個小島,風景非常優美。”

顯然這個慕先生指的是慕西錦,陸瑤一聽心裏萬分沮喪,現在她在天上,想逃都沒地兒逃,等到了小島,四麵環海,又能逃到哪兒去?

陸瑤默了默,抬頭問:“我的包呢?”

周佳怡起身從頭頂的置物架上取下一個手提包,丟給陸瑤,陸瑤打開包若無其事地翻了兩下,她有兩個手機,一個是工作和日常相關的,另一個手機裏隻有慕澤淵,這個手機是慕澤淵送給她的,據說安裝了一係列的高科技東西,除了兩部手機不見了,其他的東西都沒少,陸瑤的目光落在一個巴掌大的化妝盒上,心中微安,她隨手把包放在了自己身邊,扭頭問周佳怡:“你一定要坐在我的旁邊嗎?”

周佳怡嬌柔一笑:“慕先生吩咐我要好好照顧你。”

是好好監視她吧?

陸瑤盯著手裏的雜誌發了會呆,滿腦子都是該怎麽辦,不能這麽坐以待斃,慕西錦絕對不會友好地請慕澤淵來小島上玩,陸瑤腦中時不時閃過慕澤淵身上的那兩處槍傷,心中緊了緊。

她用眼尾的餘光掃了眼塞亞,還好她不是一個人被綁架來的,也算有個同伴,隻是周佳怡就在旁邊,她也沒辦法和塞亞商量,怎麽說塞亞也是個科學家,應該比她要靠譜點吧。

“有藥嗎?”陸瑤指了指塞亞的腦袋。

周佳怡點了點頭,起身去給她拿藥,支走周佳怡,陸瑤飛快地掃了眼四周,連忙問塞亞:“我們現在……”

“有監控。”塞亞指了指斜對麵的監視器,順便送了陸瑤一個鄙夷的眼神。

陸瑤:“……”她默默地望著塞亞,試圖用眼神跟他交流,塞亞瞅了她兩眼,奇怪地問,“你眼睛怎麽了?”

陸瑤:“……”

周佳怡很快就回來了,把藥遞給她,笑得嬌媚至極:“陸小姐,千萬不要試圖逃跑哦,如果惹惱了慕先生,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什麽不好的事情?”陸瑤眨著眼睛問。

周佳怡捂嘴一笑:“比如丟到海裏喂鯊魚。”

陸瑤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這顯然是在嚇唬她,在她還沒見到慕澤淵前都會很安全,除了失去自由,慕西錦也沒虐待她,還專門派了周佳怡來聽候她的吩咐。

“對了,請這位先生到旁邊休息一下吧。”

陸瑤看了眼瘦小的塞亞,又瞟了眼跟著周佳怡身邊的兩個高大男人,默默地把藥遞到了塞亞手中,塞亞也幹脆,一聲不吭就走了。

等其他人都離開後,周佳怡才笑著坐了下來,一副要和陸瑤專注聊天的架勢。

“總是叫陸小姐太生疏了一點,我就直接叫你的名字吧。”

陸瑤目露警惕,這個周佳怡又想要幹嘛。

“陸瑤,你應該還不清楚慕家現在的形勢,從慕澤淵堅持要娶你後,就得罪了老太爺,以前慕澤淵有老太爺的支持自然強過慕先生一籌,但現在嘛,可就不好說了……”

陸瑤承認,她是不清楚慕家內部的爭鬥,但如果慕西錦真的有那麽大的優勢,還會用綁架她來威脅慕澤淵?陸瑤心裏冷笑,真當她是傻子不成。

“你另有所愛,為什麽不和我們合作呢……”

陸瑤心中一動,現在這個情況倒不如假裝答應和他們合作,再尋找逃跑的機會,但肯定不能就這樣答應了,傻子都看得出來她是假裝的。

陸瑤搖了搖頭:“就算我另有所愛,那也與你們無關。”

“難道你不想和自己的心上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嗎?”周佳怡笑著問,“我敢肯定,慕澤淵絕對不會放任你和你的心上人繼續下去,現在他還能容忍,等到他不能容忍的時候,你的心上人還有沒有命在,都是個未知數。”

陸瑤垂下頭,沉默了一分鍾,語氣有點不確定起來:“他不會這樣做。我是不夠聰明,但也沒蠢到會相信你們的話,如果你想用這種方式來離間……”

周佳怡搖了搖頭:“不不不,這不是離間,這是善意的忠告,就算你和他睡在一張**,你也絕對不了解慕澤淵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男人。”

“你剛剛已經很明確地告訴我,他是什麽樣的男人。”

“那還不夠全麵,難道你以為僅僅聰明,孤僻,冷漠就能成就他今天的地位?不,這遠遠不夠,心狠手辣,冷酷無情才是他的本來麵目。”周佳怡從身旁拿出厚厚一本文件,遞給陸瑤,“你看完這些,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

陸瑤猶豫了幾秒,才慢慢的翻開了文件,她原本隻是想做做樣子,結果她翻了幾頁,越看越震驚。

故意以投資的名義買下一些公司拆分賣掉,賺取高額利潤,但這些公司的員工卻全部失業,這樣的例子就有幾十起,陸瑤的目光落在那個鮮紅的自殺人數上,周佳怡在一旁解說著事件發生的時間,順便對失去工作自殺的人,唏噓同情不已。

這還隻是最開始的部分,之後是慕澤淵通過不正當競爭手段逼死了自己的對手,一個個商業帝國的覆滅成就了今天的Augustus王朝。

陸瑤草草地翻了後麵,做假賬偷稅逃稅已經是小兒科了,走私軍火,販賣人口,*器官買賣……

猛一看去,證據還似乎非常的充足。

好半天陸瑤回過神問:“如果他真做了這些,難道美國的法律都是擺設嗎?”

周佳怡淡淡一笑,翻到了某一頁,陸瑤低頭看了一眼,這部分說的是慕澤淵賄賂政府官員的勾當,一共有三十多個國家的官員都接受了慕澤淵的賄賂。

“這個世界上,法律隻對弱者生效。”周佳怡歎了口氣,神色說不出的惆悵,陸瑤忽然生出一種,慕澤淵才是幕後BOSS,而慕西錦等等人都是正義人士的錯覺。

陸瑤低頭看了眼手裏的文件,一開始確實被那些罄竹難書的行為給震了震,或許有一小部分確實是真的,至少業內流傳的一些事件都出現了在這份文件裏,很明顯,被誇大了,但結合那些數據,似乎又像是真的。

陸瑤從來就是憑感覺做事的人,對那些證據,數據連看都懶得看。她的感覺告訴她,可以完全的信任慕澤淵,這種理性的證據,不論是真是假,她都不會多做考慮。

“我……不敢相信。”陸瑤抬起頭,臉色已經蒼白了幾分,語氣也變得不確定起來。

“你和他一共也沒相處幾個月,以慕澤淵的本事,想要騙過你太容易了。”周佳怡長長地歎息了一聲,一臉同情地說,“中國有句話叫做知人知麵不知心。”

陸瑤低頭沉默著,一邊估算著沉默多久比較合適,隔了好幾分鍾她才抬起頭認真地說:“我承認自己並不喜歡他,但他對我很好,我不能單憑這份文件就下定論,這些事我會親自問他……”

“親自問他?然後呢?你覺得他會怎麽處理你?你對他的意義確實不同,他不會殺你,但要把你關起來,一輩子都見不到人太容易了。”

陸瑤咬著唇,臉色越來越白,她低著頭沉默著,她不確定自己的演技能不能騙過周佳怡,所以每一句話都是千思萬慮,到現在她幹脆閉上了嘴,等周佳怡來說服她。

“你應該仔細為自己打算一下,你現在並不太安全,不知道什麽原因歐洲的光榮團盯上了你……”

“光榮團?”陸瑤猛地一驚,她沒想到會在周佳怡的口中知道那個恐怖組織的名字。

“光榮團可不像慕澤淵那麽好應付,現在他們不敢動你,也是因為慕澤淵把你保護得很好,但慕澤淵也不是什麽善類,前有狼後有虎……唉……”

周佳怡越說越憂愁,似乎深陷困境的根本不是陸瑤,而是她自己。

“你的心上人應該是光榮團的一員,在那種集團裏,如果地位不高,隨時都可能被犧牲掉,隻要你能為我們做一點小事,微不足道的小事,慕先生承諾不論是慕澤淵還是光榮團,我們都可以保護你,你和你的心上人完全可以脫離這兩個勢力,重新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慕先生會提供一筆可觀的費用,隻需要你做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

陸瑤默默地聽著周佳怡把她的處境描述得危機四伏,心裏也不禁有點佩服周佳怡能說會道,在她口中他們根本不是來綁架她,而是來拯救她的。

“光榮團為什麽要盯上我?”

周佳怡猶豫了幾秒,才慢慢說道:“具體的原因不清楚,但我聽慕先生說,可能是衝著你們陸家的畫來的,也不是很確定,你家的畫雖然價值不菲,但想要引動光榮團可能還不夠分量。”

看出陸瑤很在意光榮團的事,周佳怡又說了一會兒光榮團的事跡,陸瑤對周佳怡的話一分都不太敢信,這女人太能忽悠了,光榮團到她嘴裏完全已經成為會毀滅地球的邪惡勢力,陸瑤現在的境況在她的口中,似乎除了慕西錦,沒人能夠救得了她。

一個小時候,陸瑤長長地吸了口氣:“你們,想讓我做什麽?”

周佳怡抿了口水,微微一笑:“隻是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我們需要一點兒情報而已。”

“為什麽?”陸瑤確實有點意外,想不到慕西錦的要求這麽簡單。

“做得太多,你被發現的可能性太高。”

陸瑤默了默,敢情任務這麽簡單是因為她太笨的緣故。

“要這些情報,你們想做什麽。”

周佳怡笑容親切又溫和,“慕先生非常的關心侄子,很擔心自己的侄子做出什麽無法挽回的錯事。”

陸瑤瞟了眼那本厚厚的文件,那上麵的還不算無法挽回的錯事?

“慕先生的心腸真好。”陸瑤裝模作樣地唏噓著,隨即她問起了自己現在的處境,“那你們現在能送我回去嗎?”

“恐怕不行,如果我們現在就放了你,肯定會引起慕澤淵的懷疑,而且慕先生也非常地想和自己的侄子見麵吃頓晚飯。”

陸瑤也沒指望慕西錦會放了她,慕西錦果然是老奸巨猾,一邊鼓動她背叛慕澤淵,一邊還要用她繼續當誘餌,怎麽都是穩賺不賠。

陸瑤擔心地問:“我不會有危險吧?”

“在我們的保護你,你當然不會有危險。”周佳怡的笑容越來越燦爛,她站了起來,“我先去跟慕先生說一聲,慕先生大約會想和你親自談一談。”

陸瑤心中一凝,有點不確定自己能不能騙過老奸巨猾的慕西錦。

在周佳怡離開的十分鍾裏,陸瑤思來想去覺得自己隻要表現出猶豫就可以了,千萬別自作聰明地表現太多,隻要她的態度猶豫,在慕西錦眼裏就是機會。

周佳怡很快就帶著她去見了慕西錦。

“真高興陸小姐能夠想明白……”

“隻是普通的情報而已?”陸瑤神色有點局促。

慕西錦點點頭:“隻需要一點情報,不需要你做什麽大事,隻要你把慕澤淵每天的生活告訴我們就可以了。”

陸瑤在遲疑了一番後,終於點了點頭。隨後她的待遇就有了很大的變化,周佳怡還是陪著她,也會告訴她不少事情,比如小島的大概位置。

小島位於太平洋的某個位置,陸瑤對所謂的經度緯度完全沒有任何分辨能力,慕西錦在一年前買下的私人小島,當地的居民已經離開了小島,島上的各種設備雖然不多,但是個很適合度假的小島,陸瑤越聽心裏越沒譜,就憑她這學了還不到五天的自衛術,以及塞亞那瘦小的體格,難道就能從重重包圍的島嶼中逃出來,再搶到船隻逃跑?

就算這個方法成功了,慕西錦派出一艘直升機輕易就把兩人給逮回來了。

咦,直升機!?

陸瑤心中一動,開始拐彎抹角地打探小島的具體情況時,周佳怡遺憾地表示自己也是第一次去那座小島。

(求包養求撲倒求催更,勤勞更新需要乃們的鞭笞)(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