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逃離一

作為丈夫,保護妻子理所當然,慕澤淵自信就算染上毒癮自己也可以戒掉,但是陸瑤呢?

在他還沒有找到她之前,她所經曆的痛苦,他無法改變。

但現在,她不應該再經曆任何的痛苦。

慕澤淵沉默拿起了那支靜脈注射的針管,他身後的男人都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少爺!”雷克斯想說什麽,但又能說什麽?慕西錦的威脅就那麽明擺著,慕澤淵自己不注射就給陸瑤注射,不用想也知道慕澤淵的選擇。

慕西錦看著慕澤淵拿起靜脈注射,笑容越來越盛,“適當地體會一下人生的樂趣,說不定以後你還要感謝我……”

慕澤淵挽起了袖口,平淡地將針頭插入了血管裏,將裏麵的的透明溶液全部堆了進去。

“感覺怎麽樣?”慕西錦接了一個電話,笑著問,“陸小姐正在沐浴,想和她說點什麽嗎?”

給了一棒適當的時候必然要丟一個糖果子,慕西錦正要讓周佳怡去叫陸瑤,冷不丁電話裏突然傳來“轟”地一聲巨響,伴隨著還有周佳怡的尖叫。

爆炸聲非常的響亮,大廳裏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但所有人都抬起了頭,爆炸的餘音還未平息,城堡的火警警報尖銳地響了起來。

尖銳的警報響徹安靜的城堡,慕西錦的神色在幾秒後恢複如初,他收回視線,朝著慕澤淵笑了笑,起身說了句“失陪”,就離開了賭桌。現在出現任何的突發事件,慕西錦都不會感到意外,慕澤淵絕不會乖乖就範,有所行動才是正常的,但不管慕澤淵有什麽小動作,他隻要捏緊了陸瑤這張王牌,以不變應萬變。

離開賭桌後,慕西錦對著電話的另一頭冷聲問道:“出了什麽事?”

離爆炸隻過去了短短八秒鍾,周佳怡站在浴室的門外臉色微白,聽到慕西錦問話才勉強定下神:“陸瑤的浴室發生了爆炸。”

慕西錦心中一沉,“她呢?”

周佳怡聲音幹澀:“她在裏麵……”

“閃開!”

周佳怡回頭一看,陸瑤的臥室湧進了幾個人,當先的就是塞亞,叫“閃開”的也是他,在爆炸發生的瞬間,浴室的門就被炸爛了,碎玻璃彈射出來,周佳怡雖然離得最近,但當時感到危險立刻就朝外跑了幾步,哪會舍身忘死地第一時間進去查看情況,周佳怡本能地讓到了一邊,塞亞一腳踢開支離破碎的浴室門,第一個衝了進去。

“是死是活?”慕西錦惱怒不已,心裏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任何突發事件他都不會感到意外,但這絕對不包括讓陸瑤死掉,經過幾番試探,他可舍不得把這張王牌給弄死了,浴室怎麽會莫名其妙的爆炸?慕西錦壓下心中的怒火,現在還不是懲罰周佳怡的時候。

“還不清楚……”周佳怡連忙也進了浴室,守在陸瑤門外的守衛也衝進了臥室,但浴室的門就那麽點大,其他幾人還不清楚情況,並沒有擅自從進去。

浴室裏煙霧很大,電火花還在“茲茲”作響,周佳怡一進門就看見橫躺在碎石木板中的陸瑤,她的心立刻沉了下去,陸瑤穿著件白色的蕾絲睡衣,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身下的地麵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額頭和半個身子全是血……生死不知。

塞亞摸了摸陸瑤的脈搏,又探了探她的鼻息,猛地把陸瑤給抱了起來,拚命地喊了一聲:“人還活著,閃開!”

周佳怡已經絕望的心情立刻又活了過來,忙慌慌地向慕西錦匯報陸瑤的情況,“還沒死,身受重傷,渾身是血……”周佳怡的聲音最開始輕鬆了幾分,但說到最後四個字又沉了下去,她複雜的心情當然不是為了生死不知的陸瑤,純粹是因為她是看守陸瑤的負責人,現在陸瑤半死不活,一想到慕西錦的手段,她脊髓都涼了半截。

塞亞也隻是看著瘦弱,實際上力氣也不小,但抱著陸瑤也不是件輕鬆的活。

門外的守衛此時也進來了兩個,塞亞大叫著“閃開”,這兩個人一看到渾身是血的陸瑤,又忙慌慌地讓開了路。

“全力救援!”慕西錦心中微微一鬆,沒死就好。他又強調了一句別讓人死了,就掛了電話。一直跟著慕西錦的男人也接了一通電話,低聲對慕西錦匯報,是陸瑤房間的爆炸濃煙引起了火警警報,已經讓人處理了。

慕西錦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神色很快恢複如常。

被慕西錦掛斷了電話,周佳怡的心情並沒有多少樂觀。她很清楚現在的情況,慕家內鬥不允許出人命,慕西錦在綁架陸瑤後,明目張膽地通知慕澤淵,也是因為陸家內部沒人在乎陸瑤的安危,但如果把人弄死了,卻很麻煩的,先不管慕澤淵到底在不在乎陸瑤,光是自己的妻子被人弄死了,慕澤淵這樣的人豈會輕易善罷甘休?

慕西錦光明正大的邀請慕澤淵來,對慕澤淵的安危是一種保障,如果慕澤淵真死了,慕家老太爺絕對不會放過慕西錦,但同樣的,慕澤淵如果想搞什麽大動作,慕家老太爺也不會饒過他,這對雙方的安全都是一種保障。

慕西錦綁架陸瑤,第一個目的是想從慕澤淵手裏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打壓慕澤淵。如果這個目的沒達成,那麽就暫時和慕澤淵談和,現在慕家的內部雖然是慕西錦和慕澤淵兩人獨大,但在慕澤淵強大起來後,以徐倩為首的勢力開始坐不住了,聯合另一些小勢力,想坐收漁人之利。

現在陸瑤身受重傷,在這種情況下,想要用一個半死不活的陸瑤轄製慕澤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第一個目的沒達成慕西錦必然會選擇第二個,現在陸瑤身受重傷,到時候周佳怡這些人,恐怕就被當做罪魁禍首交給慕澤淵處置。

可以說,現在陸瑤的命完全和周佳怡的命聯係在了一起,周佳怡自然緊張陸瑤的小命了。

“醫務室在哪?”塞亞朝周佳怡吼了一聲,抱著陸瑤往外闖。

周佳怡原本打算將陸瑤放在**,然後去叫醫生,此時被塞亞這麽一吼,再一看陸瑤渾身的血……

醫務室在二樓,慕西錦隻有兩個隨行的醫生,一個在一樓,另一個在醫務室,先不說技術如何,這裏畢竟是新建的,很多東西還不齊全,想要把一個重傷的人從鬼門關裏拉回來,靠兩個家庭醫生恐怕……如果再來回地折騰……

周佳怡心中越想越冷,當機立斷帶著塞亞去醫務室,那裏的設備最為齊全,在那裏恐怕還有點生機,有周佳怡首肯,其他人也迅速地給塞亞讓開了路,現在的陸瑤就像個燙手的山芋,誰都不敢碰。

其他幾個看守陸瑤的人也不是笨蛋,當然也知道後果,不管是因為慕西錦的命令,還是為他們自己的小命著想,讓陸瑤活下來都是第一要務。

城堡裏的警報聲早已停了下來,慕西錦皺著眉望著賭桌前的慕澤淵沉思,爆炸來得突然,慕澤淵難道是拚著陸瑤重傷也要製造混亂?

慕西錦很快就否認了這點,慕澤淵都甘願注射海洛因,讓陸瑤重傷這代價也未免大了一點,但也不排除這種可能,當然意外的可能性也是有的,畢竟這座城堡剛剛建好,很多設施都是第一次投入使用,出現了什麽問題也很正常,當然還有最後一種情況――慕老爺子想借他的手順勢弄死陸瑤,慕西錦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最大。

城堡裏的警報聲在爆炸後三十秒內就停止了,但不到一分鍾,警報聲再一次響徹整個城堡,廚房,電力控製室等好幾個地方都燃起了火。

慕西錦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安坐在賭桌前的慕澤淵身上,如果陸瑤房間的爆炸是意外或者有內奸趁勢要弄死陸瑤,那其他幾處地方顯然就是慕澤淵在渾水摸魚。

“監視器確認陸瑤深受重傷,一樓二樓的監視器被毀壞,他們的人應該在那裏,周佳怡已經帶著陸瑤去了醫務室。”慕西錦身後的男人掛了電話,簡要地匯報了情況。

“看好人質!”慕西錦冷哼了一聲,做了個“清理”的手勢,才帶著笑容回到賭桌上。

“我要見她。”不等慕西錦開口,慕澤淵率先發難,“至少我要知道她是不是安全的。”

慕西錦心裏微沉,他已經預料到慕澤淵會提出這個要求,所有人都說慕澤淵善於捕捉時間,在這個時候他如果沒什麽舉動那就奇怪了。慕西錦微微一笑,一抬手立刻就有人送來一個平板電腦,上麵顯示著陸瑤房間裏的情況,陸瑤正完好無損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顯然這是在爆炸前陸瑤房間裏的情形。

“我要見到她的本人,一段監控錄像並不能說明什麽。”慕澤淵淡淡瞥了一眼,根本不上當,爆炸聲傳來的瞬間他心就擰了起來,從抵達城堡到現在,和慕西錦的交鋒,慕澤淵根本沒提陸瑤,他需要在一個最完美的時機提出見麵,以此為契機,把人救出來。

現在,他已經敏銳地察覺到這就是最好的時機。

慕西錦淡淡一笑:“陸小姐正在沐浴,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慕澤淵沉默著,目光投向了上空――爆炸聲傳來的那個方向,淒厲的警報聲響徹整個城堡,他的情緒開始變得有點失控,是因為情緒的波動還是剛剛注射的海洛因,他無法去分辨。

不能再拖延!

慕澤淵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他已經恢複了毫無情緒的平靜。

“五分鍾!”

慕西錦笑著拍了拍手,立刻走出了七八個衣著暴露的少女。

“都是的處.女,希望你喜歡我送給你的禮物。”

慕澤淵平靜地看著正前方的慕西錦,他的臉色沒有任何多餘的情緒,但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他目空一切的強大氣勢。

“五分鍾!陸瑤!”

慕西錦漸漸收斂了笑容,慕家第二代,第三代最優秀的兩個男人,隔著賭桌對視了長達五秒,身在中心的兩個人都冷靜得仿佛被剝離了人類的情感,但他們身後的人都緊張地把手放在了自己的槍上,神經繃到了極點。

慕西錦在五秒後笑了笑,放鬆了身體,感慨一歎,“陸小姐真是個幸運的女孩。她就在三樓,你可以自己上去。”他意有所指地笑了笑托盤裏的空針,“或許你現在很需要她。”

慕澤淵保持著剛才的姿勢,雙手交疊放在膝蓋腿上,他的腿部肌肉早已經繃緊,似乎隻要一個刹那,就可以發力迅捷地做出任何動作。

“五分鍾!”

“……浴室的加熱裝置被我做了手腳,你隻要把兩根紅色的線連接到一起……記住必須在5秒內躲好,在爆炸後立刻躺到地上,我會第一個衝進來,你隻需要裝死就可以了……”

“呃,我有一個問題……你確定你能抱得動我?”

“閉嘴!”

“……”

“這座城堡的大體格局……算了,你不用知道,根據我的推測,醫務室會在一樓或者二樓,如果在一樓自然最好,我會製造混亂引起伊恩的注意,如果在二樓,你記住了,當我說‘她死了’時,你要第一時間製服離你最近的人……”

“呃,我隻學了一周多的自衛術……”

“閉嘴!我不管你是咬,還是抱,還是踢,都要把那人給纏住!”

“那在之前,我隻要一直裝死就可以了吧?”

“在抵達醫務室後,你也可以偶爾睜一下眼看一下環境,隻準睜開一條縫,注意自己的表情!”

……

陸瑤緊閉著雙眼,又把整個計劃在腦中重複回想了一遍,耳邊全是塞亞急切地催促聲,喘息聲,還有和混亂的腳步聲。真正負責看守陸瑤的隻有四個男人和周佳怡,人數雖然不多,但在每個樓層的關鍵位置都有監視器和守衛的人。

“醫務室在哪?”

“就在二樓。”周佳怡喘息著回答。

每一秒似乎都過得格外的緩慢,陸瑤感覺到塞亞抱著她在下樓,又過了十多秒,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這邊,這邊。”

“哈裏斯醫生,不論如何,一定要救活她!”周佳怡的氣還沒喘勻,已經急切地下達了命令。

哈裏斯醫生看了眼渾身是血的陸瑤,隱約覺得有點不對,但一時間被周佳怡塞亞的慌亂情緒所影響,也沒顧得及仔細追究。

“我盡量,你們先出去。”哈裏斯醫生邊說邊開始查探陸瑤的眼球,呼吸……

“我懂一點醫術,可以留下來幫忙!”塞亞小心地放下陸瑤,在她的腰上掐了一下。

陸瑤立刻“虛弱”地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等看清楚醫務室裏的情況後,又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周佳怡讓其他人離開了醫務室,自己卻留了下來。

門被關上,哈裏斯醫生簡單查看了一下陸瑤的情況,一邊套隔離服,一邊詢問陸瑤的情況。

周佳怡正站在床邊簡單地說著情況,冷不丁聽見塞亞忽然驚叫了一聲。

“她死了!”

話音未落,周佳怡和哈裏斯醫生臉色都是一變,立刻朝床頭跑去……

同一時間,塞亞從褲兜裏摸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化妝盒對準了周佳怡的頭部……

同一時間,陸瑤睜開了雙眼,從病**一躍而起……

我讓慕童鞋被注射了,不要拍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