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逃離三

城堡是一個非常正規的四方形,二樓的通道是個“口”字形,快到拐彎的時候,塞亞故意落後了幾步,原本塞亞是走在最前麵帶路,但按原路返回時,他就是最後麵的人,誰也沒有注意到他,除了陸瑤。

一被改變方向,陸瑤就一直用眼尾的餘光盯著塞亞,等他的信號,一看見前麵的轉角和塞亞故意落後了兩步,她心中立刻就提了起來。

塞亞的動作極快,他指了指左邊,又指了指自己,另一隻手已經探向了懷中的手槍,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急救病床飛快地轉過了拐角,最後麵的塞亞有一瞬間從陸瑤的視野裏消失,陸瑤在那一瞬間鬆開了急救病床,去抓身旁卷發男人的手——他的手上握著一把黑色的手槍。

卷發男人根本沒料到“周佳怡”會突然發難,被陸瑤握住了手也沒反應過來,因為此時出現了意外狀況的並不止麵前的“周佳怡”,似乎連老天都在幫陸瑤,就在陸瑤發難的瞬間,又一聲爆炸聲從眾人的腳底傳來。

陸瑤的心情很緊張,手心裏全是汗,但在緊張中她的大腦異常的清晰,這種感覺就像是在比賽場上,緊張又冷靜。

她心裏很清楚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其他守衛都已經被調到了另一端的樓梯口,二樓出現了短暫的真空時間,隻要把這四個人解決掉,就沒有人在攔在他們麵前。

至於牆上的監控探頭……

“慕先生,保安室被破壞了,在十分鍾內都無法使用。”

慕西錦平淡地看了慕澤淵一眼,露出了一個笑容:“感覺怎麽樣?”他指了指手臂的位置,慕澤淵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臂,那裏有一個很明顯的針孔,滲出了一點血。

慕西錦說的“純度很高”真是一點沒摻假,在注射後短短幾分鍾,他的身體就有了反應,整個身體,頭部,神經不斷地在鬆弛,隱隱產生了某種歡愉的感覺。

想要從慕澤淵的臉上分辨他的情緒,陸瑤很難做到,慕西錦也同樣很難做到,慕澤淵安靜地注視著頭頂的上方,沉默不語。

“砰——”

“砰——”

連續兩聲槍聲,幾乎掩藏在腳底的爆炸聲裏,在轉過拐角的瞬間,塞亞毫不猶豫地爆掉了左側兩人的腦袋,急救車右側的兩個人,一個被陸瑤抓住了手裏的槍,另一個正轉過身,抬起手裏的槍。

“砰——”“砰——”

兩聲槍聲幾乎是同時響起,一聲是塞亞開槍精確地命中轉身之人的腦袋,另一聲來自於卷發男人的手槍。卷發男人在爆炸聲後也反應了過來,陸瑤的氣力怎麽可能是他的對手,在兩人爭奪手槍的控製權時,手槍走火,子彈射在了牆壁上。

陸瑤驚出一身冷汗,她覺得自己不恐懼死亡,但直麵這一幕還是會本能地產生恐懼,幸好她並不是一個人,又一聲槍響,來自於身後的塞亞,卷發男人渾身一僵,一道鮮血從他的腦後飛濺出來。

陸瑤手忙腳亂地奪過了他的槍,緊張地問:“現在怎麽辦?”

“脫衣服!”塞亞丟下手裏的槍,飛快地脫著墨綠色的外罩。

陸瑤也手忙腳亂地脫起了衣服,“你不是說有監控,我們現在……”她一邊說一邊抬頭看上牆壁的監控探頭,這才發現,不知什麽時候,探頭的指示燈已經熄滅了。

塞亞脫掉墨綠色的外罩,又開始扒幾個死人的衣服,陸瑤剛開始還不解,等看到幾個守衛裏麵穿著的防彈背心,立刻也有樣學一樣。

脫掉墨綠色的防菌外套,陸瑤就剩了一件兩件套的性感蕾絲睡衣,但她現在的摸樣可談不上半點性感,脖子,胸口,手臂,大腿上,包括白色的蕾絲睡衣上,沾染了大麵積的紅色番茄醬汁,一眼看去甚為血腥。

塞亞一拔下防彈背心,一看陸瑤還沒把卷發男人的外套扯下來,立刻把自己的這件丟給她,當然也沒忘了對陸瑤冷嘲熱諷兩句,陸瑤默了默,也沒法去計較這是從剛死的人身上脫下來的,火速地穿上。

不想成為慕澤淵的弱點和拖累!

這是她在製定計劃時對塞亞說的。

現在,她也不想成為塞亞的弱點和拖累。

塞亞彎腰撿起了其他幾人的槍,頭也不回地跑向正在槍戰的樓梯口,陸瑤連忙也抓著槍跟上。

離交戰的樓梯口越來越近,槍聲也越來越清晰,陸瑤甚至能聽見一個個死亡的聲音,二樓的走廊雖然是“口”字型,但因為有各種花瓶等裝飾物,所以也勉強可以掩藏一□形,事實上,陸瑤兩人根本用不著掩藏,因為交戰的地點是在樓梯口,走廊上根本看不到人影,隻能聽見繁密的槍聲。

隻有十來米就是樓梯的拐角處,槍聲猶在耳邊。

塞亞在拐角處看了一眼,回頭對她交代了一句,“保護好自己,你在這等著。”

陸瑤心中升起一絲複雜的情緒,還沒等她做出反應,塞亞瞬間就衝了出去,在後麵躲躲藏藏的陸瑤驚得一下子不知道是跟著衝出去,還是先看看情況。

“自己人!”她聽見塞亞叫了一聲,交戰的雙方思維裏都有一瞬間的遲疑,塞亞需要的就是這一瞬間的遲疑,他毫無猶豫就朝著慕西錦的人開槍。

在後麵準備也衝出去大叫“自己人”的陸瑤,立刻刹住了腳,現在衝出去完全是找死。

王俠的目光立刻就落在了塞亞的身上,一邊躲避一邊開槍:“夫人呢?!”

王俠連吼了兩聲,塞亞隻露了個麵,開了幾槍又飛快地縮回了陸瑤縮在的牆角,塞亞搶過陸瑤手裏的槍,大聲回答道:“她死了!”

陸瑤的臉色有點詭異,難道塞亞是想先說她死了,她再靠著這副模樣出去嚇人?

“通知少爺!”王俠幾乎在一瞬間就紅了眼,大喊了一句“殺”,短暫停歇的槍聲再次變得密集。

樓梯的上麵入口處是王俠等六七個人,雙方隔著一個拐角交火,這場槍戰一直持續了一分多鍾,雖然激烈,卻並沒有太大的傷亡,直到塞亞雙手握搶忽然衝了出去,二話不說就從後麵對著慕西錦的人開槍。

幾乎每一槍都精準的命中了一人的頭部,每一槍都奪走了一個人的生命。

“……我不會用槍,但以我的智商,最多一分鍾我就可以學會。”

這麽危機的時刻,陸瑤腦中除了震驚,居然想起了塞亞的這句話。

二樓樓梯口的人,除了二樓原本的十來個守衛外,還有之前和王俠等人交火的人,之前王俠等人一直處在人數劣勢上,直到塞亞突然衝出來。

二樓,三樓,甚至一樓都有激烈的交火,槍聲幾乎成為城堡的主題曲,但卻並沒有影響到在一樓大廳裏的兩個人。

雷克斯接完一通電話,臉色立刻劇變,他甚至都知道該怎麽告訴慕澤淵,但慕澤淵的視線已經看了過來。

雷克斯抿了抿嘴唇,才湊到他的耳邊,幹澀地說了一句話:“夫人死了。”

慕澤淵的思維在一瞬間停滯,就像電腦在一瞬間被病毒入侵而死機。

怎麽可能?

怎麽可能?

無論如何他都無法相信。

怎麽可能?

慕西錦再怎麽蠢也不可能弄死陸瑤,活著的陸瑤和死掉的陸瑤相比,太有用了。

怎麽可能?

……她會死掉。

他的思緒在海洛因的影響下越來越緩慢,在這一刻甚至產生了漫長的停滯和混亂,他下意識的摸向了外套內口袋的槍,他剛做出這樣的舉動,身後的雷克斯等人更快地舉槍指向了慕西錦,坐在慕澤淵正對麵的慕西錦甚至比所有人更早的發現這一點,隻是他的手上還拿著酒杯,丟掉酒杯上再拿槍,動作就慢了一分。

“不許動!”雷克斯一聲厲喝。

隔著一張賭桌,五支槍對著十幾支槍。

“伊恩,你現在可並不占優勢,把槍收回去吧。”即使被慕澤淵用槍指著,在最開始慌亂了一瞬間後,慕西錦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他不敢殺慕澤淵,慕澤淵同樣也不敢殺他,這是慕家老太爺訂下的規矩。

“數量的多少並不決定形勢的優劣……隻需要一顆子彈就足夠了。”慕澤淵握搶的手,平穩地固定在了空中,琥珀色的瞳孔越來越沉,仿佛一團濃鬱的墨,他的表情依舊沒有太大的變化,但隻有站在他身後的雷克斯等人才看見他的另一隻手,包括雙腿都是劇烈的顫抖。

他平靜得讓人覺得冷冰,或者應該說這一刻他徹底擯棄了人類所有的情緒,沒有悲傷,沒有恐懼,沒有權衡……

他心裏隻有一個念頭……

“馬庫斯,我們來賭最後一局吧!”

慕西錦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情勢突變,慕澤淵突然擺出一副要拚命的架勢,顯然已經知道陸瑤的情況。

“伊恩,你聽我說,陸小姐的事是一個意外……”

慕澤淵無動於衷地將食指扣在了扳機上,“賭注是我的命,賭我……能不能一槍命中你的眉心!”

“你想跟我同歸於盡,你瘋了?”如果不是慕澤淵正用槍指著他,慕西錦絕對會激動地站起來,慕澤淵是真的打算要這麽做,還是隻是擺出這個架勢?就算他推測出陸瑤對慕澤淵意義不同,但也不認為慕澤淵會為她做到這一步。

慕家的男人,從小就生活在權利鬥爭中的一份子,也會擁有那種名叫愛情的東西?

他不相信。

他寧願相信是剛剛的那支靜脈注射,影響了慕澤淵的情緒和判斷。

慕西錦深吸了口氣,慢慢地說:“伊恩,你聽我說,我絕對沒有想傷害陸小姐的想法,這件事要麽是意外,要麽就是他插手了,你現在和我拚得死去活來有什麽意義?我先把人都撤回來,我們坐下慢慢談?”

慕澤淵一動不動,平靜地注視著前方,從他拔出槍的那一刻,他的行為已經和理智背道而馳,但當他發現自己的行為後,卻一點不想停下來。

年幼時,他想變得足夠的優秀,獲得父親和爺爺的注意,這個願望很快就實現了,他是這一代最優秀的人,優秀到所有的同輩子弟難以望及項背。

年少時,他想站在這個家族的最頂層,隻有這樣才不用步步計算,許多年後,這個願望也實現了。

青年時,他想找到她,他不知道找到她後會做什麽,隻是單純地想找到她,或許給予她足夠的金錢,或許隻是隨便說說分離後的一些事,等他見到她的時候,他忽然感到了孤單,他想,如果她能夠陪伴他,或許就能消除這種情緒。

他隻是想她陪伴他而已,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對陸瑤的感情到底屬於什麽。

隻是——

她怎麽會死了呢。

如果她也死了……

在思維停滯的那一瞬間,他甚至想像不出自己的未來。

作者有話要說:這幾章反複修來修去,就怕沒表達出我想表達的東西……(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