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懷孕

陳誠好像誤會了什麽,慕澤淵是秘密來見她的,陸瑤也不太方便多做解釋。

“其實,我是自願的……”陸瑤臉皮有點紅。她一句話都不想解釋,但不解釋吧她還真擔心陳誠要拖著她去報警。

告慕澤淵強.奸,

陸瑤光想想,就覺得格外的神奇。

陳誠明顯不相信,陸瑤用自己最誠懇的目光望著他,幾分鍾後他不再堅持去報警,而是溫柔地說,“我們回去吧。”

自從那天後,陳誠對她就特別小心,以前兩個人相處就像朋友一樣,現在嘛……不論陸瑤去哪他都要跟著,一手包攬了陸瑤的吃穿住行,連衣服他都幫她洗。

陸瑤猜測他以為她被人強.奸了,心裏內疚才對她這麽好,陸瑤有點心虛,偏偏她還什麽都不能說,隻能跟他重複“自己是自願的”,結果陳誠隻是沉默地望著她不說話。

陸瑤隻好隨他去,有陳誠包攬衣食住行,陸瑤的生活檔次立刻提高了不少。

一個月後的某天中午,她聞見了廚房飄來的番茄雞蛋湯,胃裏一陣反酸,她捂著嘴,抓了一個盆,吐了好一會兒才好受點。

一回頭,陳誠端著一大碗的番茄雞蛋湯站在門口,那股味道直往鼻子裏鑽,陸瑤再把臉埋在了盆裏,吐得臉色發白。

陳誠連忙放下碗,塞給她一卷衛生紙,又跑去給她倒開水。

陸瑤住的是村長家,正好村長家包餃子,叫自己的兒媳婦給陸瑤和陳誠送點來,一進門就看見陸瑤半跪在地上,吐得小臉慘白,連忙跑來幫忙。

“哎喲,這是怎麽啦?”

陸瑤有氣無力地搖搖頭,“可能感冒了吧?聞到雞蛋湯就想覺得惡心。”

村長兒媳婦連忙結果陳誠手裏的水,遞給她:“快喝點水。”

陸瑤接過水杯漱了漱口,小口小口地喝了半杯,陳誠早已經把雞蛋湯給端走了,陸瑤卻沒什麽胃口,過了快一個小時才恢複正常。

下午陳誠正在整理新到的課本,村長突然找到了她。

“你跟小陸是不是在談戀愛啊?”

陳誠靦腆地搖了搖頭:“我隻是個普通大學生,配不上她。”

“談戀愛就談戀愛,什麽配不配的。”村長瞪了他一眼,“孩子都鬧出來了,還想遮遮掩掩?”

陳誠的臉色瞬間就變得鐵青了起來,村長有點不樂意了:“怎麽,你還想不負責任?就算小陸饒過你,我也繞不過你。”

一整個下午陳誠都有些魂不守舍,陸瑤連叫了他好幾聲都沒什麽反應,天快黑的時候,陳誠突然說要跑去縣城買點東西。

晚上八點陳誠才回來,在陸瑤的房間外走來走去走了快一個小時,還是陸瑤聽見聲音把他叫了進來。

“你是不是有事啊?”陸瑤其實挺佩服陳誠的,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放棄都市的繁華到一個偏遠小鄉村來當老師,他隻是一個普通男人,卻比很多人都要高尚,至少在陸瑤的心裏,也就白浩和慕澤淵比他要高尚點,一個是人民警察,一個仗著有錢在未來二十年的計劃裏親自寫下了,要實現人類在宇宙中航行的夢想。

陳誠捏著手裏的塑料袋,遲疑了很久才走進了房間,在走進房間前,他似乎做出了決定,不再猶豫,把手裏的塑料袋遞給了陸瑤。

“這個是早孕測試。如果你有了孩子……”

“如果……我不知道怎麽說……我願意照顧你一輩子……”

“……”陸瑤呆了呆,她腦子裏隻有一個詞匯“孩子”“孩子”,至於陳誠還說了什麽,她壓根沒聽見。

結婚後,她一直有吃家庭醫生給她開的避孕藥,離婚後,自然就停了,一個月前慕澤淵來找她時,她壓根就沒想起過這回事,陸瑤仔細一算,她的經期確實已經晚了大半個月,陸瑤一直以為是水土不服造成的,怎麽也沒想到會是這個原因。

她心裏第一個念頭是想告訴慕澤淵,但很快她就冷靜了下來,在她離開上海的時候,慕澤淵和慕西錦之間的內訌可以說幾乎擺到了台麵上,這個孩子來得有些不是時候。

人總會有疏忽的時候,慕澤淵和她離婚,不見她,就是為了保護她,陸瑤其實很想告訴他自己不怕,但一想到小島上發生的事,她又沉默了。

她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著,她的電話也被監聽著,不能去找他,甚至不能告訴他,這是他和她的孩子,陸瑤心裏還有一個小小的理由:丫的,做完之後就失蹤的男人,有孩子也是她的!!!

陳誠覺得陸瑤的反應很奇怪,狂喜,憂愁,最後一臉堅定。

難道她真是自願的?

“你剛說什麽?”陸瑤回頭問。

陳誠默了默,“如果你願意,我願意照顧你一輩子。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我不是貪你的錢……”

陸瑤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第二天一早陸瑤確認自己真的懷孕後,才把陳誠找了來,又給白浩打了電話,最後是魏英芸。

“你說什麽?退役?”魏英芸隔著大半個中國,大聲的咆哮。

陸瑤把手機拿得遠了一點,等魏英芸咆哮完,才貼回耳朵上:“嗯,我想休息一段時間。”

魏英芸沉默了一會兒,“好吧,那你休息一段時間吧。”

陸瑤默默地計算了一下,生小孩一年,之後的照顧……有那麽個父親,陸瑤充滿了強烈的危機感,據說慕家的小孩,小時候多多少少都會遭遇什麽綁架啊,威脅恐嚇之類的事,準媽媽陸瑤總覺得自己的孩子特別不安全,必須二十四小時貼身照看。

陸瑤含糊地應了一聲,第二天就收拾東西離開了小鄉村,和她一起離開的自然還有陳誠。

兩個人回到上海後,陸瑤去見了白浩,準備了一周多,白浩親自把她和陳誠送上了飛機,陸瑤眼淚汪汪地跟白浩揮手,關鍵時候這個姐夫才是她的親人啊。

四個月後。

新西蘭。

醫院。

“你的寶寶非常健康。”醫生給陸瑤指了指照片中的嬰兒。這是一個男孩,輪廓清晰,正安靜地蜷縮在羊水裏。

離開醫院,陸瑤和陳誠就像真正的小夫妻一樣,有說有笑地回了家。

陸瑤能在新西蘭安靜地過上這幾個月,多虧了白浩,白浩作為一個警察,自然有不少的門路,陸瑤有錢,以錢開道自然什麽都好辦,幾天功夫,白浩就幫陸瑤和陳誠弄了好幾套偽造的身份證明,轉了數次的飛機,每一次轉機就用一個偽造的身份證,從中國幾乎繞了地球一周,才在新西蘭降落。

陸瑤相信,她和陳誠在新西蘭的這個小鎮呆到生育,恐怕都不會被人找到。

房子並不奢華,但卻格外的溫馨,陳誠打開門後,讓陸瑤先走了進去,“中午想吃什麽?”

“嗯……”陸瑤搜腸刮肚地想了半天,“我想吃肉,但不想吃豬肉,不想吃雞肉,不想吃魚肉,不想吃鴨肉……”

“你整天就想著怎麽給我出難題吧?”陳誠無奈。

陸瑤吐了吐舌頭,這幾個月算得上她成年之後最快樂的幾個月了,什麽也不用擔心,操心,隻要一想到自己肚子裏的小寶寶,她的心情就格外的好,她也不再去關注慕澤淵的情況,免得又看見那些媒體捕風捉影的報道,心情黑暗,影響到胎兒。

兩個人說說笑笑地走進客廳,走在前麵的陸瑤冷不丁叫了一聲。

“怎麽了?”陳誠連忙問道。

陸瑤愣了楞,光天化日的,有人潛入她家,正氣定神閑地坐在沙發上看她平時看的書。

那姿態,那神情,就跟在他自己家一樣,說不出的從容。

“他是……”陳誠扭頭望向陸瑤。

要讓陳誠幫忙,陸瑤肯定把真相都告訴了他,慕澤淵這麽個大名人,陳誠立刻就認了出來。

陸瑤默默地點了下頭。

陳誠沉默了幾秒問:“我去買菜?”

她低聲說了句“謝謝”,陳誠笑了笑,轉身離開了客廳。

久別重逢,陸瑤現在的心情有點複雜,當了媽媽後,總會為孩子本能的考慮很多,隨著寶寶越來越大,她也越來越擔心自己孩子以後的成長環境,慕家那絕對是個吞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陸瑤還沒做好準備跟慕澤淵見麵,他就突然出現在她麵前了,驚喜肯定也有,不知所措也有,還因為什麽瓊斯小姐,萊茵小姐的,她看見慕澤淵就來氣。

在懷孕前的幾個月,陸瑤每天加強鍛煉,身體素質不錯,度過懷孕最初的三個月後,她就沒再那麽的辛苦了,她扶著自己的腰,慢吞吞地坐到慕澤淵對麵的沙發上。

慕澤淵平淡地看著她沒說話,就這麽看了她五六分鍾,陸瑤心情越來越煩,這是個什麽意思?慕澤淵能找這兒來,恐怕前因後果都查得一清二楚。

好歹她肚子裏是他的孩子,他就這麽冷靜地坐在她對麵,是從容不迫還是態度冷淡?

孕婦的情感就是這麽的敏感,就因為慕澤淵看著她半天不說話,陸瑤就得出了他好像不喜歡這個孩子的結論。

她胸口堵得難受,不喜歡就不喜歡吧,孩子她自己養,反正他們已經離婚了,孩子和他也沒關係,最多是個一夜情的產物,就她自己拿著當寶。

陸瑤麵無表情地打開了音樂放給寶寶聽,自己抓了本書看了起來。

懷孕這段時間,陸瑤也沒閑著,她想考一個大學,至少也要混個大學文憑吧,這幾個月就在忙這事。

沉默了良久,慕澤淵終於開口:“你知道我的心情嗎?”

陸瑤一動不動,視線都沒離開書本,但耳朵已經豎了起來。

“突然失蹤,找不到你的心情,找到你後發現你和別的男人注冊結婚的心情……剛剛你們親密地走進客廳時我的心情……你知道嗎?”

她如果不先騙過自己人,怎麽能騙過敵人。她和陳誠到新西蘭後用的是假的身份證,也是用這兩個假身份注冊結婚的,慕澤淵應該很清楚這一點。

陸瑤冷淡地丟出三個字:“不知道。”她對這些心情不感興趣,她隻知道他不怎麽待見這個孩子。

“是嗎?”他的聲音很輕,忽然笑了一聲,卻很冷,陸瑤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居然還會冷笑這樣複雜的情緒表達。

“你說話最好小心一點,如果你不想剛剛是你見他的最後一麵。”

上章被和諧了。

大家可以加某透的Q群,任調戲喲……(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