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舊病複發

“少爺以前受過幾次傷,身體一直不太好,那時候的封閉式戒毒還沒完成就終止了,少爺要忙著對付慕五先生,從那之後一直都沒好好休息過……”

“夫人失蹤後,少爺更是好幾天都沒睡過覺,直到確認夫人的失蹤和慕五先生和光榮團沒關係,才睡了幾個小時。”

“少爺和慕五先生的交鋒也到了關鍵時候,更不能一點馬虎,每天隻睡三四個小時,少爺一個月前就找到夫人了,隻是當時也到了收尾的時候……”

“……直到慕五先生再也沒有威脅後,少爺立刻就來找夫人了……夫人生少爺的氣,少爺一傷心,再加上這半年多都沒休息後,從幾個月前,少爺的身體就……”

陸瑤臉色發白,立刻緊張地問:“就怎麽樣了?”她腦子裏充滿了疲勞過度,死掉之類灰暗的詞語。

徐周急忙補充:“夫人千萬不要太擔心,小心自己的身體,少爺隻是舊病複發,暈過去了……”

陸瑤:“……隻是暈過去了?”

徐周再次補充:“額,不是簡單的暈過去了,是……”他在心中痛哭流涕,好痛苦啊啊啊,又要把少爺的情況描述得讓夫人動容,又不能讓夫人太擔心影響胎兒,這真不是人幹的活兒。

“現在到底是什麽情況?”陸瑤越聽越糊塗。

慕澤淵躺在**,身上插了好幾根不知道什麽作用的管子,昏迷不醒,這麽一看他確實瘦了一些,臉色也很疲倦。

“夫人,你是少爺最重要的人,說一句冒犯的話,在少爺心裏,你比他的爺爺還要親近,少爺做很多事也是沒辦法的選擇,那個什麽瓊斯小姐,少爺連正眼都沒看一眼,媒體捕風捉影的東西,夫人千萬不要信……夫人和少爺之間那麽多的事情都經曆過了,現在又有了小少爺,完全沒有必要為一點小事鬧出了隔閡……”

陸瑤瞥了徐周一眼:“他每個月給你開多少薪水?”

徐周臉色微變,正氣凜然:“夫人,我說的每句話都是發自內心,真心實意,你可以懷疑我的性別,但絕對不能懷疑我的品格!”

陸瑤:“……”

昏迷的慕澤淵突然動了一下,徐周驚喜地叫了一聲,陸瑤轉過頭去正好看見他虛弱地睜開眼。

“你感覺怎麽樣?”

“我沒事。”

醫生再給慕澤淵做完一係列檢查後,給了陸瑤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要說沒事吧,好像似乎又有各種隱患,要真說有事吧,醫生又說好好休養就行。

慕澤淵醒來後,徐周,醫生迅速地走掉,隻留下陸瑤一個人在房間裏。

他往旁邊挪了挪,用溫柔虛弱地聲音邀請她上床休息,陸瑤默了兩秒,爬上了床,她現在身體不便,又在飛機上,還是躺著比較舒服點。

而且人家這麽溫柔誠懇地邀請她,她也不好拒絕不是。認識這麽久,除了在新西蘭的那所房子裏,慕澤淵有幾句話的口氣不怎麽好,其他時候,不管他是什麽樣的心情,即使談不上笑臉迎人,但態度還過得去。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一直溫溫和和的,陸瑤的氣也散了一些。

床非常的大,慕澤淵一讓就讓出了一半,陸瑤靠著坐好,他又不動聲色地靠了過來,一邊接近一邊說話分散陸瑤的注意力:“還有幾天就是年底了,我們先不回紐約了,去加納利群島,那裏的氣候溫暖,環境也很好,正適合你養胎……”

“你一定會喜歡那裏的,那裏有不少的火山,CalderadeTaburiente國家公園非常適合觀星,帕爾馬島上還有世界上最大的望遠鏡……”

大概四月份的時候,慕澤淵透露出想帶她暑假去度蜜月,陸瑤記得可清楚了,所以在繁花戰隊放暑假的時候,她不斷地痛罵某人是騙子,說好了要帶她去看星星的,結果她一個人淒淒慘慘地提著行李滾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與世隔絕了。

陸瑤拍開他摸過來的手:“沒興趣!離我遠點!”姑娘也是有自尊,有身份證的人,不是他慕澤淵說想要去看星星,她就得巴巴地跟著去。

慕澤淵的情商和智商絕對不是光擺著的,一看陸瑤表情哪還不知道她心裏想什麽,“我很抱歉……其實四月的時候我在那邊就準備好了,想等你暑假的時候帶你去看星星,房子的許多設計都是我親自做的,修得很漂亮……”

“沒興趣!”

慕澤淵突然劇烈地喘息起來,冷汗瞬間就他的額頭冒了出來,陸瑤嚇了一跳,“你怎麽啦?”

慕澤淵閉上眼睛,隔了好幾秒才麵色蒼白地露出一抹清淺的笑容:“我沒事。”

這種要死不活,下一秒似乎就要斷氣的樣子,再配合他一臉慘白地說沒事,陸瑤立刻就徐周叫了過來,然後醫生再次對陸瑤模棱兩可地交代,諸如盡量不要讓慕澤淵不高興之類的。

陸瑤:“……”

陸瑤盯著他的臉,總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她壓根沒想過慕澤淵無恥裝病,人家小時候就遭遇綁架,身上至今還有兩處槍傷遺留的傷疤,陰雨天還會痛,再結合他工作狂的傳聞,貌似身體出現問題也很正常的,再加上他表情動作語氣都太到位了,剛剛冒冷汗臉色慘白的樣子,讓她現在心裏還砰砰砰的亂跳。

徐周醫生等人再次走掉後,慕澤淵輕柔地問:“我們去加納利群島吧?”

“……好吧。”陸瑤板著臉說。

“我們在那裏結婚吧?”

“……不行!”陸瑤異常堅定地拒絕。

隔天,陸瑤就被慕澤淵拐帶去了加納利群島。

“為什麽要分房睡?”

陸瑤翻了個白眼,他們已經離婚的吧?為什麽還要睡在一起?

“……晚上你要想喝杯水,我在旁邊也比較方便,如果你睡不著,我可以給你講故事或者聊天,如果你身體不舒服,我也能第一時間知道……所以,我們必須睡在一起。”

陸瑤想了想,有慕澤淵確實比較方便,“再搬一張床,你睡另一張,否則免談!”

慕澤淵:“……”

晚上慕澤淵躺在自己的**,望著幾米外的另一張床:“我睡不著。”

“你可以自己給自己講故事。”陸瑤閉著眼睛回答。

“我想和你一起睡。”

“離我遠一點。”

“還在生氣呢?”

“沒有,我隻是不太想理你。”

慕澤淵默,這分明是還在生氣。

第二天,陸瑤起床後,精神相當不錯,在新西蘭的那幾個月雖說過得很悠閑,實際上除了醫院和家附近,陸瑤的活動範圍並不大,不是她不想到處去看看,而是擔心去接觸的人太多,被什麽人無意中發現。

懷孕前她的身體素質提高了不少,懷孕後陳誠對她的照顧堪稱無微不至,現在五個月她也不算多辛苦,一到加納利群島,她就想到處去竄竄。

“不用你陪我,你還是去忙你的吧,最主要的是,請你不要影響我遊玩的心情。”陸瑤一邊穿衣服一邊對慕澤淵說。

“我對這裏很熟,可以給你當向導,你累的時候我可以扶著你,萬一出了什麽意外,我也能當個盾牌……而且,我除了照顧你,沒有任何事好忙的。”

陸瑤哼了一聲,不再故意刁難,免得他又臉色蒼白地“舊病複發”。

自從回到慕澤淵的身邊後,陸瑤的失蹤狀態也被解除,挨個和自己的朋友聯係了一遍,在聯係白浩的時候,白浩似乎有什麽事,隻開了個頭,最後卻什麽也沒說。

再聯係陳誠的時候,陸瑤盯著慕澤淵黑沉沉的眸子,當著他的麵嗨皮地和陳誠聊了整整三個小時,陳誠已經回到了四川,陸瑤趁著現在自己還能動用那些錢,興致勃勃地和陳誠商量貧困山區的發展建設項目。

“千萬不要替我省錢。”陸瑤如是說,用慕澤淵的錢,她真是一點兒都不心疼,她看了慕澤淵一眼,提醒道:“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

慕澤淵在一旁幽幽地說:“這些事不是他一個人就能做好的,你要真想認真做慈善,我手下有一個專門的慈善公司……”

陸瑤瞥了他一眼,陳誠隻是一個大學生,憑著滿腔熱忱投入了自己的事業,確實有些人單力薄,她勉強同意了慕澤淵的提議,警惕道:“你別再想玩花樣啊!”

慕澤淵:“……”為什麽他現在的地位一落千丈。

一晃就是兩個多月,陸瑤吃飽喝好,天天還有一項非常嗨皮的娛樂活動——找茬,心情太好自然就圓潤了一大圈,被天天找茬的慕澤淵擔心陸瑤一個人太孤單,還特地邀請魏英芸和李倩,還有在陸瑤以前在德國的好友來作伴,魏英芸這些職業選手自然來不了,李倩這個記者帶著自己的助手,吭哧吭哧就來了。

等陸瑤看到她的助手時,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這個臉有點黑,身材高大的男人赫然是曾經在某個酒吧後門,攔住陸瑤李倩魏英芸三人討要營養費的黑社會小混混,胡二哥。

“其實他們也不算壞,賣的搖頭丸都是麵粉做的假藥,他的那些手下幾乎全是他的鄰居,大部分都家境貧寒,又沒什麽文化,我看著可憐,就給他們介紹了幾份工作……”

李倩一來就帶來了不少消息,包括讓陸瑤極其意外的一個消息。

關於沈榕策的妻子,羅敏敏。

沈榕策和慕澤淵的婚訊一前一後,都在同一天,相比慕澤淵的撲朔迷離,沈榕策的就實在多了,婚訊公布半年後就和羅敏敏結了婚。

婚訊公布那會兒,陸瑤沒多久就去了窮鄉僻壤的小鄉村,後來又在新西蘭與世隔絕,自然沒有跟沈榕策聯係過,在加納利群島上,她想跟沈榕策祝福一下吧,又覺得自己的身份挺尷尬的,從她心裏也不太想說祝福,沈爺爺臨死前一直希望沈榕策能走上正途,她把陸家珍藏的畫送給他,也是希望他能脫離光榮團,結果沈榕策嘴裏答應著,轉頭就卻娶了羅敏敏,陸瑤氣得牙癢癢。

正好慕澤淵說,沈榕策結婚的時候,他已經送了一份大禮,把她的那份也送了,陸瑤聯係的心思也就作罷了。

“前幾天,羅敏敏被爆出自殺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