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番外隻是朋友啦

五年後。

陸瑤最近很忙,忙著即將舉行的畫展。從早上出門忙到下午四點依舊兵荒馬亂,在自己兒子的電話打來時,又忙慌慌的趕回上海的家。

“媽咪,陳叔叔正在爹地的書房。”五歲的菲比指了指書房的方向。

當年隻憑一己之力投身中國貧困鄉村建設的陳誠,早已經成為了Augustus旗下慈善公司的項目負責人,獨當一麵,整天忙得人影都見不到一個,陸瑤已經有大半年沒見陳誠了,突然接到菲比的電話,說陳誠來了,她連忙放下手裏的事,趕了回來。

她敲了敲書房的門,探了個頭進去。

書房裏的兩人正在談事情,聽見門響一起回過了頭,陸瑤吐了吐舌頭,笑著調侃陳誠:“見你一麵比見國家元首還難,晚上留下來吃完飯再走。”

陳誠笑著點了點頭,慕澤淵隨意地看了她一眼:“你中午打電話來說要忙到晚上才回來,我就沒通知你。”

陸瑤瞪了他一眼,陳誠本來就不常來,好不容易來一次家裏,還不通知她,幸好自己兒子可靠。

“那我不打擾你們了。”她關上書房的門,回頭就迎上菲比亮晶晶的眸子。

“媽咪,我有個實驗……”

陸瑤:“……”好吧,這個兒子也是不怎麽可靠的。隨時會因為所謂的“實驗經費”出賣她,或者出賣慕澤淵。

慕澤淵和陳誠說完要緊事後,就去找自己兒子“談一談”。

慕澤淵將自己兒子拎到陽台上,“你這次是因為時光機器還是因為隱身衣?”

小男孩眨巴著咖啡色的大眼睛,非常不屑地說:“爹地,雖然我對你的這個行為一直無法理解,但你不會天真到認為阻止媽咪和陳叔叔見麵,就能解決問題吧?這種事真的有意義嗎?”

“這其中包含的人類經驗,你還未經曆過,不能理解並不代表沒有意義。”

小男孩皺著眉想了想,勉強承認,“好吧,這即使是有意義的,你處理假想敵的方式也太拙劣了。”

慕澤淵不屑道:“那隻是因為你看不懂而已。”

“你覺得不動聲色就最好的處理方式?這也要看對方的性格,我就是讓陸瑤和陳誠知道我介意這點,以陳誠的性格,他會主動選擇避讓,你媽咪雖然覺得無奈,但也會照顧我的情緒。從情感上我獲得了優勢。”

“我將他變成我的下屬,他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給予的,從地位上身份上我也獲得了優勢。偶爾退讓一次,你媽咪會認為我即使不高興也會考慮到她的想法,今天晚上,你要敢來打擾我……”慕澤淵以冷笑結束。

菲比默了一會兒道:“爹地,再過一周就是你死對頭的五周年祭日,媽咪還特地為他開了一個回憶畫展……”

慕澤淵回頭看了兒子一眼:“所以呢?”

菲比甩著兩條小腿跑了上來:“爹地,我最近正在構想一種記憶藥水,隻要人喝下之後,經過一些心理暗示,就會忘掉一些特定的記憶,比如爹地你的死對頭……欸,爹地你聽我說完再走啊……”

慕澤淵停住腳步,溫和地摸了摸他的腦袋:“你媽咪知道你想這麽幹嗎?我敢保證你媽咪知道後,你一年也別想從她那裏拿到‘實驗經費’了,下回想出賣我的時候,記住這次的教訓!祝你實驗成功,作為父親,我可以友情提供一些小白鼠給你。””

菲比:“……”

慕澤淵起身又補充了一句:“如果你想以自己五歲高齡,再到你媽咪懷裏抹眼淚說我欺負了你,我不介意拍下來,等十年或者二十年後再高價出售給你未來的死對頭……”

菲比:“……”嚶嚶嚶,媽咪,爹地欺負我!!!

當天晚上陸瑤一臉討好:“哈,隻是朋友啦!老公,我的心裏隻有你……”

一周後,沈榕策的五周年祭日。

盡管菲比非常想去墓地觀看慕澤淵當時的臉色,但卻被慕澤淵以他要學習為由,留在了家裏。

車行到半路,慕澤淵忽然接了一個電話,掛掉電話後,他平淡地吩咐司機先去一趟公司。

“出什麽事了嗎?”

慕澤淵淺淺一笑:“出了點小事,先陪我去一趟公司,下午我們再來掃墓?”

陸瑤順從地點了點頭。

幾輛車一齊掉了頭,才過去十多分鍾,慕澤淵的電話又響了,這一次他掛掉電話,略沉思了一下,再一次讓司機掉頭。

陸瑤心中微凝,這幾年來,除了自己兒子冷不丁搞出一堆破事出來,以及對白浩終身大事的擔憂,她過得可以說非常的順心,但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裏,慕澤淵兩次選擇了掉頭,讓她心裏升起了一絲不安。

慕澤淵握住她的手,輕聲道:“沒事。有人想見你一麵。”

第一次電話,是他的人匯報光榮團的趙準賢在沈榕策的墓地,他現在有妻有子,自然不想跟光榮團的人扯上關係,選擇了回避,結果才掉頭沒多久,留在墓地的人又打來電話,電話是他的人的,說話的卻是趙準賢,簡單直接地表明想見陸瑤一麵。

一直回避絕對不是慕澤淵的作風。稍稍安慰了陸瑤的情緒,他就開始安排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一行人抵達了青山墓地。

陸瑤對這裏一點兒也不陌生,她的父母姐姐,沈榕策的父母,爺爺,包括沈榕策全埋葬在了這裏。

和從前的每一次掃墓不同的是,今天這裏的氣氛格外的肅穆和緊張。

手下穿著黑西裝顯然不是慕澤淵和慕西錦的專利,光榮團的人同樣是穿著黑西裝,墓地的門口,草草一數,就有上百個人,比青山墓地埋葬著的往生者還要多。

慕澤淵牽著陸瑤的手拾階而上,在車上慕澤淵忙碌地安排,陸瑤也沒來得及問相關的情況,下車後周圍的氣氛太過肅穆和死寂,她也無法開口在光榮團的人麵前多問什麽,隻能憋著一肚子疑惑,警惕地走向熟悉的墓碑。

沈榕策的墓碑前站著一個身材挺拔的男人,背對著陸瑤,待陸瑤等人走近的時候,他慢慢回過了頭,視線直直地落在慕澤淵的臉上:“慕先生,可以讓我和陸小姐單獨說幾句話嗎?”

男人的語氣很客氣,雖然聽不出情緒,但陸瑤立刻聽出了不對味的地方來,陸小姐?好多年前她就告別這個稱呼了,這個男人明知道卻依舊在慕澤淵麵前用了這個稱呼。

男人略帶嘲諷地勾了下唇:“如果慕先生擔心我會對陸小姐……沈榕策再怎麽也是我的兄弟,”男人意味深長地望了陸瑤一眼,“雖然我曾一度想送陸小姐去陪他,但卻不想違背他的意願……”

陸瑤背脊有點發涼,這貨絕對是沈榕策的兄弟,連這種變態詭異的想法也這麽的相似。

“你自己可以嗎?”慕澤淵輕聲問。

陸瑤在慕澤淵充滿拒絕的暗示眼神裏,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她的父母,姐姐離去後,還有白浩和她擁有共同的回憶,而沈榕策似乎是個不受歡迎的人,在他離去後,她發現找不到和誰能有共同的回憶,如果有一天,她也忘記了沈榕策,這個人才是真正地從這個世界上死去了。

她想聽聽這個男人說什麽,哪怕隻是說“曾一度想送她去陪沈榕策”這樣的話。

慕澤淵沉默地鬆開了她的手,腳步踩得地上的碎石哢嚓響了一聲,陸瑤默默地想,晚上恐怕自己非常需要情.趣內衣之類的道具……

“你們是好朋友嗎?”陸瑤忍不住問,沈榕策失蹤的那六年一直很模糊,他從來不說,也沒有人對她說起過,她隻在他曾經綁架她的時候,見過他的幾個朋友。

“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趙準賢。”他沒有看陸瑤,而是平靜地盯著墓碑,“我們年紀相仿,身世相仿,同樣背負著仇恨……你知道為什麽他死了,而我還活著嗎?”

趙準賢似乎並沒期待陸瑤的回答,自顧自地說:“因為他不夠狠,所以被這個世界所拋棄,隻能活在別人的記憶裏。如果他夠狠,殺死慕澤淵很難嗎?如果他夠狠,想得到你很難嗎?如果他夠狠,就算殺死了那麽多人,想要活下去很難嗎?”趙準賢譏諷地笑了起來,“他還真是偉大,把所有人的仇恨一起扛在了身上,不想活了,也拖著光榮團的幾個首領一起死,為我接手光榮團掃清障礙……”

陸瑤沉默地聽著,她知道趙準賢並不需要她的回答,隻需要她聽著。

“……不要忘記他,如果有一天你忘了她,我會殺了你的。”他終於正視了陸瑤一眼,黑色的瞳孔和黑暗沉默的寒冰融為一體。

他沒有說謊,陸瑤在這一刻甚至覺得自己下一秒或許就會死在這裏。

他說完這句話,從陸瑤身邊走過,他身旁光榮團的人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後。幾分鍾後,慕澤淵來到了沈榕策的墓前,一語不發。

陸瑤主動握住了他的手,慕澤淵臉色和緩了一點,“五年前沈榕策炸了慕尼黑的那棟建築後,光榮團就亂成一團,趙準賢用了五年的時間,一點點將光榮團變成了自己的勢力,現在的光榮團總體勢力隻有從前的三分之一,但現在的光榮團卻隻有一個聲音。”他停頓了一下,評價道,“很厲害的一個人。”

和沈榕策年紀相仿,身世相仿,同樣背負著仇恨……

沈榕策曾說,上天給了他這種生活,因為它知道他強大到可以活下去,最終他沒有活下去,而能夠強大到活下去的趙準賢呢……

陸瑤歎了口氣:“是很厲害,但感覺卻是一個很可憐的人。”

慕澤淵冷哼了一聲:“是嗎,你不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嗎?過了五年,妻子還想著舊情人……”

“哈,隻是朋友啦!老公,我的心裏隻有你……”

“請把這句話在沈榕策的墓前大聲說十遍!”

陸瑤:“……”

作者有話要說:

嚶嚶嚶,最近果然寫不出太甜蜜的番外來。。

趙準賢童鞋是我另一個大綱的男主,是一個集智慧,狠辣,專情於一身的男人。(咩?把自己喜歡的人關到監獄裏,然後“死”了,是專情麽?)

咳咳,此大綱以後有空再寫。

然後推薦我的新坑。末世重生女強文:《末世強者為尊》

某透新文:末世強者為尊→→

PS:如果不喜歡某透的新文,就收藏某透的專欄吧~等有你喜歡的文再回來。╭(╯3╰)╮

專欄求包養,大力戳→→

手無縛雞之力的親人是拖累嗎?不,不是,擁有他們,她的心才會跳動,她的血才有溫度,她的戰鬥才有意義。

重生到末世前,林依發誓,這一次,不論用什麽樣的方法,她一定要帶著親人一起活下去!

夥伴們,讓我們一起戰鬥著,活下去吧!

閱讀指南:

1女強,團戰,升級,爽文,雙C,1v1,結局HE。

2日更!請放心跳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