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諸子之雅

原來那牆壁之上那不堪入目的畫麵,那女的已經變得越來越活色生香,並且巧笑嫣然,而且那材,真的是凝若脂、白若玉、柔若無骨,滑若遊魚。

可惜,當看得十分精彩的眾人,待看向那不斷運動中的男臉孔,竟然是諸子百家之時,所有人就仿佛吃了蒼蠅一般,要多惡心就多惡心,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我勒個去的,不帶這麽惡心人的?

此刻就看到老道那原本一張一合,流滿了口水的大嘴,在看到諸子那逐漸清晰的臉孔,跟那愉悅的表之時,竟然哭嚎的來了一句“尼瑪!這是不讓老道我活啊?”

從來沒有一刻,所有人都覺得老道的這句話,最能代表所有人的心聲了。

美與醜,正義與邪惡,黑暗與光明,在這一刻的八邪眾人心中,變得越來越迫切,越來越需要,這些絕壁之上的畫麵違和之感,讓人期盼著,快來個英雄,拯救一下那些正在“痛哭掙紮”的極致美人們。

“八邪!你們到底在幹什麽?為何魔障了一般,對著四麵牆壁咬牙切齒?而且口中念念有詞?”

隨著遠古老人的一聲大喝,八邪眾人視野內的所有違和畫麵,終於緩慢的消失了,望著畫麵中,那還在夾雜在一起,正在哼唧出聲的男男###的腿,所有人竟然異口同聲的上噓了口氣。

“假的好啊!假的好,否則?這麽多美人兒被這些可惡的諸子給糟蹋了?這畫麵實在是讓人看得崩潰啊?

無良那個天尊,老道我以後一定匡扶正義,代表正義的力量,消滅那些個肮髒齷齪,魚良家婦女的諸子,討伐他們的不義行徑,要讓那些迷途知返的良家婦女,早的投到正義的懷抱,投到英雄的邊。”

老道的話,招來了八邪孩跟鴨蛋同時鄙視的眼神,而幾女仿佛也略有醋味的,看著接下來一臉漾的,仿佛還在回味著什麽的八邪,她們幾個的小手,正在向八邪後腰間的軟靠攏的著。

就連那蝦丸,同樣一臉醋味的,看著八邪。

話說,剛剛她的眼睛不是被鴨蛋給捂住了嗎?還有?這孩子也太早熟了吧?這麽小就懂得爭寵了?

看到八邪等人,依舊還在笑語晏晏的樣子,遠古老人突然的一閃,出現在眾人麵前之後,不顧眾人詫異的表,在仔細的探視了眾人眼瞼半晌,接著仿佛還不確定的,竟然一拍腦門,在回字型的光標亮起,對眾人巡視在三之後,竟然倒抽了一口冷氣的說道:

“咳咳!看來你們中的並非是諸子的善欺之道,而是諸子之雅?這下糟糕了!你們在九幽到底碰到了什麽?不要輕視任何一個細節,若信得過老夫,就一並的道出,否則?八邪你們還是早早的離去吧,可莫要連累老夫!”

自剛剛老人用那凝重的眼神,巡視眾人之時,所有人就感到了渾的不自在,待看到此刻遠古老人那恐懼的眼神,跟他那句讓人感到十分發毛的話語之時,所有人都用迫切的眼神,看向了八邪。

“諸子之雅?那是個什麽東西?還有?老丈既然在當八邪大婚之,不顧自的命,為八邪指點迷津,八邪始終心懷感激,當老丈化為一灘之時,八邪還心懷愧疚,怎麽會對老丈有其他想法?還請老丈為莫某等人解惑,這諸子之雅,到底是什麽?”

其實八邪從來就不相信什麽看一眼就能看出問題之類的話,但是這老頭活的實在是太久了,或許真就知道一些他們不知道的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