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君莫邪

一片廢墟之中,八邪等人圍著遠古老人盤膝而做,隨著一股股奇異的玄黃之氣,自那老人的體之內,匯入眾人上,仿佛被開了天眼一般的八邪諸人,終於在遠古老人一聲奇異的咒語聲中,看到了各自上那善欺之道跟諸子之雅的印記。

一片片黑暗色澤,讓人看一眼就覺得十分壓抑,心低落的隱晦之氣,正好停留在每個人的額頭正中央,自那虛空之中,無窮無盡的,阻擋住八邪印堂處進入的慧光,留下了無窮無盡的晦氣。

反觀其他人之印堂,除了飛兒印堂美人尖慧光閃爍之外,就連那鴨蛋跟蝦丸,也一副晦暗深重的樣子。

老道的更加不堪,那黑漆漆的印堂,已經凝固住,並且有著向整個臉孔之上彌漫的趨勢,當老道被開了天眼,看到自己印堂如此的一幕之後,駭得大叫出聲,連呼倒黴。

“那是你自己找的?每間老念叨大妹子,念叨那黃白之物?這些哪個該是出家人該追求的?就是爺我都看不下去,不坑你坑誰?”

孩那幸災樂禍的話,頓時惹的老道大怒,於是!當著遠古老人的麵,一大一小倆禍害,又開始撕打到了一起。

“好了!你們兩個,都給我消停下,聽聽前輩是如何消弭此術之法,若在嬉鬧,當心莫某把你們送去九幽,跟諸子好好親密一下。”

八邪的話,十分的管用,這一大一小兩個沾滿了灰塵的主人,如鬥雞般的,開始對眼之後,那一大一小的兩對耳朵,卻已經詭異的豎了起來,一副靠耳朵觀四路,靠眼睛繼續大戰三百合的架勢。

遠古老人笑語晏晏的看著八邪等人,待看到一大一小還在用眼神酣戰的痛快的老道跟孩之時,他那幹癟的眼眸,仿佛也陷入到了追憶之中,臉上那已經堆積到脖子上的布滿皺紋的皮膚,在一陣陣抖動之後。他那幽幽的話語之聲,才接著響起:

“此運道之術,非大道而,但卻讓人無比的頭疼,關於那運氣一說?自古就有,但卻無人參悟透其詳,隻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老夫也隻能竭力避免,但諸位此刻已經中此術久矣!若想破解?有一法,但卻比較咳咳,還是不說為妙。”

遠古老人的話,讓八邪等人很上火,這說了一半,吊人胃口的事,怎麽這老頭這麽喜歡幹?就為了多說幾個字?有稿費?

一臉鬱悶的八邪等人,讓遠古老人哈哈大笑,仿佛他也覺得,一幹小輩在他麵前捉急,實在是好玩急了,直到感到眾人已經抓耳撓腮,一副急到不行的神態之時,這老人才接著說道:

“那有損人品,並非正大光明的破解之道就是,就是咳咳!讓無數人,加入到你們的隊伍,繼續尋找那八邪的真相,繼續讓諸子糾纏不休,如此?則此術即可消弭,但卻不會消失!”

老人的話,讓八邪等人紛紛鬱悶表已對,這算什麽損招?這不是自己人嗎?在說了?去哪找那麽多人一起加入這隊伍?這又不是去郊遊,去踏青?搞不好一著不慎,就滿盤皆輸!誰敢來送死呢?

還有?即便有人真的當那傻大個、冤大頭,加入進來,但是又怎麽保證這善欺之道,諸子之雅不擴散呢?難道你人多?諸子就不會再次施法嗎?

仿佛了然了八邪等人的所思所想,那遠古老人接下來的一番話,卻也讓眾人的心思,活絡了起來。

“若老夫告訴諸位,那諸子之雅,若因控製之人思念龐雜,心機甚多,會讓其自亂陣腳,而導致此術潰敗,有損及自的危險的話,你們還這般擔憂麽?”

“哦?”所有人都驚呼了一聲之後,全部都開始開動起腦筋來,琢磨怎麽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