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笑

士卒如潮水般向陰塚湧去,站在當中的八邪眾人,隻看到周圍黑壓壓的全是人頭,不計其數的方陣,震耳欲聾的戰鼓聲,視野內到處密布的旌旗,讓眾人紛紛咂舌這支隊伍的數量跟質量!

接下來,,從灰白色陰塚中奔襲而來的陰兵陰將,同樣漫無邊際,多如牛毛!在一聲巨大的碰撞聲中,戰鬥開始後,就十分慘烈!殘肢遍地、血流成河!一個個士卒,奮不顧身的抱起陰兵陰將摔倒在地,在戰鬥的雙方腳下掙紮片刻後!

消失的無影無蹤!

潮水般湧向前的士卒,跟陰塚中始終不見減少的陰兵陰將。把戰場的中央,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絞肉機!被打成霧氣,漂浮在低空的陰兵陰將。被士卒漫天的血液澆灌後,變成了一地的灰塵,被雙方踐踏著,消失著!

終究,人力有窮盡時!而陰兵陰將,仿佛無窮無盡。就算一襲白衣的八邪戰場謀略如何出眾,士卒如何英勇!但是數量上的先天劣勢,決定了這是一場看不到勝利的戰鬥!最後,一襲白衣的八邪,在陰塚已經變得破爛不堪之時!

掏出自己的心髒後,接著舉過頭頂!刹那之間,一道晃得眾人睜不開眼睛的光芒,跟驚天動地的聲響過後,陰兵陰將終於全部消失!

眾人大鬆口氣,雖然大家都知道,陰塚內馬上就會出來一雙讓八邪臉都綠了的破鞋,但是還是不能阻擋眾人,此刻內心的激動!畢竟那一張張生動的士卒臉孔,那霎那的綻放,實在是讓眾人記憶猶新!

陰塚內飛出來的那一道光,還是在眾人不願麵對之時,出現了!接著,所有僥幸存活下來的戰鬥雙方,全部在這道光芒中,倒地不起,當眾人看到一襲白衣的八邪,左手還擺著舉著心髒的手勢,右手還緊緊摟住八殤,倒在一起的時刻!

眾人無不熱淚盈眶!

接下來的場麵,讓眾人看得目呲欲裂,怒氣衝天!就見那個破鞋在戰場上當空一兜後,所有倒下的士卒靈魂,被破鞋拘禁到一個個泡泡中,無數密密麻麻的泡泡,被破鞋當空一扯,瞬間就被扯到了參天的墓碑附近!

接著!泡泡中的士卒靈魂,被血紅色的墓碑全部的吸入進去!一張張剛剛還生龍活虎的麵孔,在墓碑之中,慘叫著、扭曲著!

八殤滿臉擔憂的抓起八邪那還在顫抖的手,柔聲的說道:“八邪,事已至此!我們已無退路,既然夢裏前生,已經執念於未完成之事!此時我們更要振作,當找回線索,手刃仇敵,以報當日之恨!”

八邪內心大慰,滿臉感激的側頭,看著已經慢慢把螓首靠上自己肩膀的八殤,右手很自然的摟著八殤的腰肢,低頭思索起來!

大餅油條四個活寶,紛紛擠眉弄眼的,彼此做了個猥瑣的動作後,拉著在一旁還待看戲的老道,悄悄的向遠處走去!

半晌後,已經來到八邪懷裏的八殤,抬起螓首,滿臉羞澀的問八邪道:“這裏的事真的發生過嗎?為何我一點都不記得?那個無字殘篇到底是什麽?為什麽要耗費如此大的代價尋找?可恨當日那無字殘篇竟然消失了!要不然給你多好?”

八邪的雙手,緊了緊懷裏的佳人後,臉色沉重的微微搖頭!這些問題,也是他現在需要尋找的答案!

遠處猥瑣的偷看的大餅那好笑的表情,讓八邪跟八殤對視一眼後,同時的笑了起來,八邪對著他們招了招手後,所有人表情尷尬的走了過來!

老道咳咳兩聲後,表情裝作自然的說道:“無量那個天尊,看來這陰塚,我們是一定要探尋個究竟了,就是不知,這陰塚探秘該如何個章程?還請八邪先生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