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要挾

一個衣服破爛,頭發淩亂,長相跟張小柔十分相似,精神卻無比萎靡的男子,攜帶著一身濃重的異味,打著酒嗝的突然出現在八邪眾人的麵前,看著小小白富美手裏揚起的小小手杖!老道的眼神又變了!

“無量那個天尊!你們是什麽人?為何會有那西方妖孽之杖?還不快快交予道爺我?讓道爺好替天行道,慈悲度人?”

老道說話已經不倫不類了!已經語無倫次了!已經激動的哆嗦個不停了,那眼神中透露出來的貪婪,嚇得小女孩連連的後退,大呼“psychopath?crazy”手裏散發著潔白聖潔光芒的小手杖,也突然的消失在她的手中,一副被老道嚇到的樣子!

除了屁孩,所有人的腦門全部都是黑線,屁孩之所以十分的淡定,就是因為他太了解這個視財如命的老道了,而他之所以沒有黑線,還因為那玩意要表情的,屁孩大人認為,表情什麽的,太考驗他的小臉蛋了,還是別弄出皺紋的好!

兩夥神經都不怎麽正常的人,就在張小柔家窄小的儲物間大呼小叫著,半晌感覺到無趣的八邪,指著紅衣女子的鼻子說道:

“你這個不知道哪來的小屁孩,打哪來的回哪去!千萬別參與我們的事情中來,這裏麵的事情,可不是讓你帶倆小小孩玩過家家的地方!還有?把那個剛才的小手杖給我留下,當作是冒犯莫某的賠償了!”

八邪的話,讓紅衣女子都聽傻了!讓小屁孩不忿的對著八邪比劃著,他不爽的是為什麽他也能躺槍?這裏有他什麽事情?

紅衣女子看著自己腳下依舊呼呼大睡的乞丐男子,在看了看已經緊張的心都糾在一起的張小柔,紅衣女子在看了看對方連連點頭,理直氣壯的老道,非常白癡的問了一句:

“你們搞清楚沒?現在到底是誰要挾誰啊?”

紅衣女子的話,讓八邪幾人全部哄堂大笑起來,就連已經擠在一起的四大活寶,此時也一臉看待傻子一樣的表情看著紅衣女子,貌似他們幾個終於找到比他們還笨的人了。這裏麵就數他們幾個最開心!

“你們都是壞人!你們欺負姐姐!看少爺我的神功,大懲罰術!”隨著紅衣女子身後小男孩的憤怒表情,跟他手裏爆發出來的一股乳白色的光暈快速的襲向八邪眾人,一臉驚訝的八邪等人在根本就沒有抵擋的情況下,中了招!

除了張小柔的表情略有一絲不適,在緊張的到處檢查自己的身體外,其餘人都一臉奇怪的彼此麵麵相覷著,半晌沉寂後,還是八邪開口說道:

“行了,小少爺,你的大懲罰術我們也見到了,確實強悍無比,確實天下第一!我們已經甘拜下風,你們還是把小手杖跟你們腳下的男人留下!放你們一條生路吧!這是最後一次警告!否則?”

隨著八邪的話語,所有人都感覺到周遭刹那間就變得寒冷無比,牙齒都在打顫的眾人,隻覺得全身都在快速的失去知覺,隻有四大活寶仿佛十分了解八邪攻擊的樣子,早早的就抱成了一團,正在取暖著!

又是那個小小白富美身遭發出了一股聖潔的光芒,把紅衣女子跟小男孩籠罩在內,接著臉色十分難看的小男孩哆嗦著對兩人來了句:“又搞錯了”之後,一臉訕訕的看著小小白富美!

場麵的搞笑程度,讓八邪幾人不禁莞爾,八邪也隨手就收起了自己的攻擊,對著這個三人的奇葩組合,八邪根本就沒有半點對敵的意思,他把這幾個小家夥當成了一個旅途上的調劑,一件比較搞笑的經曆罷了!

可是對方的奇葩組合可並不這麽認為,看到八邪一副興致缺缺的神態,仿佛刺激到了她們的尊嚴,於是一大一小倆小母老虎,帶著這麽一個小小的少爺!張牙舞爪的向著八邪衝了過來!

就連八殤都看不下去了,好心的提醒對方道:“你們可是有神通的高手,怎麽能這樣丟了自己的尊嚴呢?還是準備好最強大的攻擊,讓我八殤來會會諸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