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話不投機

眾人就聽得紅衣女子說道:“我們真的是來幫你的,那個第一塚沒有我們的幫助,你們是根本就無法走到最後的,知道第一塚的可不止我們幾個,那些地下世界的生物,都在蠢蠢欲動,畢竟跟舍命相比,那收獲還是太逆天了!”

“嘶”的一聲,紅衣女子的話剛說道這裏,就聽到所有人整齊的倒吸口冷氣的聲音,紅衣女子在詫異的看了一眼門口處後,若無其事的走進來的八殤,跟一臉訕訕表情的老道等人後!

“這就是所謂的你們聊”?紅衣女子十分不忿的看著這些個表情不一,但卻十分整齊進入的隊伍後,表情鬱悶的嘀咕道!

“你是說,我們尋找自己的秘密,竟然也有人同樣在尋找?我且問你,你們尋找的是什麽?為什麽不遠萬裏的來到這裏?到底是何居心?別跟莫某說你們都是這陝北之人,那樣隻會侮辱你們自己的智商!”

八邪根本就不相信紅衣女子的話,疑問張口就來,而隨著八邪的話,小小白富美跟小男孩皆憤怒的看著八邪,一副你誤會了姐姐的傷心之態!

紅衣女子也不生氣,低頭略一沉吟後,轉頭看了看大家,用隻有八邪八殤老道三人能聽到的一種奇怪的低音說道:“這裏人多嘴雜,而且當日我們來到這裏之時,也曾碰到其他奇人,所以我擔心隔牆有耳!希望你們勿怪!”

頓了頓後,紅衣女子接著說道:“這第一塚的信息,現在已經成了所有東西方奇人盡皆知的秘密了,很多大的勢力,都在綢繆其中的一件異寶!據說這件異寶十分的神奇,竟然是當年華夏千古一帝尋得的長生藥劑!”

再次從八邪三人嘴邊整齊響起了倒吸冷氣的聲音,讓屁孩跟倆小孩開始急的抓耳撓腮起來,紛紛用央求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老大,奈何雙方的老大仿佛就是打算不讓他們知道一般,根本就忽略了他們,在一幫小屁孩憤怒的眼神中,八邪就聽到那紅衣女子接著說道:

“這個消息,也是我從一個東方人口中花了大代價才換來的,本來以為我到了這裏後,會尋得機緣最先進入,誰知道仿佛需要什麽貴賓卡才能進入,然後我們也看到幾個明處的東西方大勢力,紛紛在尋找著什麽!於是我就潛伏了下來!

等待著他們進入之後,我跟著渾水摸魚!可是就在前幾天,一個歐洲的圓桌後裔找到了我,以騎士的信仰發誓,要帶我們一起進入,並且告知了你的一切,並且讓我在此守護你們,隻要你們一出現,就用這個給他們發消息!”

說道這裏的紅衣女子,從緊身紅色皮衣上,靠近胸口的口袋裏,拿出了一個五分大小的盾牌來,隨著紅衣女子把盾牌遞給八邪,就見那盾牌突然間詭異的一閃後,消失在紅衣女子的手上!

“糟糕,我上當了!”剛剛驚呼出聲的紅衣女子,臉色驟然大變,一副想到了什麽不好的事情一樣,對八邪眾人說道:“快走,那些圓桌後裔十分的難纏!遲了就來不及了!”

這一瞬間的消息,八邪三人還未來得及消化,就驟然的碰到如此的變故,讓八邪的反應稍微的遲鈍了一下,就在八邪打算離去時!原本還在昏迷中的張小柔的哥哥,身上驟然的出現了一層潔白的光芒!

被此光芒照耀到的八邪等人,在一陣陣的“嗤嗤”聲音中,身體仿佛被潑了硫酸一般,在快速的腐蝕著!

慘叫著的八殤當空就化成了無數的灰色的霧氣,化身萬千衝出了窄小的儲藏室,來到張家過道之後,八殤再次當空變身回來之時,臉色已經變得煞白,仿佛這突然的詭襲,就讓八殤受到了重創!

同樣受傷不輕身上到處都被腐蝕的滋滋作響的四大活寶,把所有的光芒抵擋住以後,護著沒有受到多大傷害,但卻臉色陰沉無比的八邪,來到了八殤的身旁!

除了八邪等幾人以外,小屁孩等人毫無所傷,就連老道都一臉瞠目結舌的看著受到重創的八殤,嘴裏在碎碎的念叨著難道攻擊還有人品一說的吐槽話語!

所有人都被張小柔的哥哥這個突然的變故弄的內心一沉!待這光芒逐漸消散後,閉著眼睛已經站起的張小柔的哥哥,突然哈哈大笑的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