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殺機

老道等人急忙的攙扶著已經全身烏黑的張小柔,跟同樣走不動路的紅衣‘女’子,撤離了那片地麵已經變得漆黑無比的生極之地,看著周圍紛紛響起的慘叫聲跟掙紮聲,眾人內心一片惶然。

八邪口中的金光,一瞬間就開始流轉在張小柔跟紅衣‘女’子的周身,那些可愛的小人,隻是幾個轉瞬間,就鑽進了兩‘女’的身體之內,接著!倆人的臉‘色’,又原本的烏黑,慢慢的變回了正常。

周圍的其他跟風而來的歐洲之人,可沒有張小柔跟紅衣‘女’子的幸運了,就見很多人在地麵上慘叫掙紮了片刻之後,慢慢的沒有了聲息,接著,他們倒地的身體,正在已讓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在快速的腐蝕著。

現場被一片‘陰’森恐怖的氣氛籠罩著,這種黑‘色’的仿佛屍斑一樣的物質,實在出現的太詭異了,根本就沒有一絲的征兆,就連八邪還是在看到紅衣‘女’子嘴‘唇’上那一絲不正常的黑之後。才知道眾人都中了招。

看著那已經變成黑‘色’的生極之地的地表上,開始出現一個又一個拔地而起的人形輪廓,憤怒的西方之人,開始圍聚在一起,對著這些個靶子死命的攻擊了起來,看那瞬間就升騰而起的各種光芒的顏‘色’。

讓人眼‘花’繚‘亂’間,屁孩那原本十分開心的笑臉,此刻卻逐漸的‘陰’沉了下來,用隻有八邪幾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該死的。那些個‘陰’魂不散的家夥又來了。”

果然,仿佛就是為了印證屁孩的話,那些雕像在西方之人攻擊第二‘波’到達之前,身體上黑‘色’的物質就開始簌簌的掉落,待攻擊到達他們身體上之後,在所有西方之人的期待跟興奮的眼神之中。

就見身著大紅‘色’袍子的鄒子當空一揮,就仿佛揮臭蟲一般,把所有的攻擊,全部的揮到了他的腳下地麵上!

“轟隆”的地麵微響,跟所有西方之人震撼的“荷荷”之聲,竟然同時的響起,很多已經瞠目結舌的西方之人,紛紛用顫抖的手,指向了全身都被大紅袍子籠罩,根本就看不到容貌表情的鄒子。

接著!聰明的西方之人,早已經在同伴反應過來之前,用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

而剩下留在原地的,此刻在想逃跑之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就見鄒子的手,對著天空一指,接著向下一拉之後,周圍方圓百米之內,瞬間就黑暗了下來,隨著黑暗的來臨,各種同時閃現的攻擊光芒,跟黑暗###現的無數的慘叫之聲,更是把這一片區域,襯托的如同地獄!

黑幕來的快,去的更快,幾個眨眼隻間,待黑幕消失的無影無蹤之時,現場之留下了滿地的西方之人還在融化的屍體,跟滿臉凝重,已經做好戰鬥準備的八邪等人。

“想不到吧?八邪?我們會這麽快再次見麵?哈哈哈,忘記告訴你了,在九幽!吾等是擁有無盡的壽命的,隻要吾等願意,那時間流逝根本就當不存在一般!”

鄒子那猖狂的笑聲跟話語,讓屁孩第一個就不爽起來,此時就見小家夥一串就爬到了八殤的懷裏之後,對著鄒子瞬間做了個鬼臉,‘奶’聲‘奶’氣的開口說道:

“呸,別不要屁屁,你自己根本就沒臉也就罷了,還真當你自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天使了?實話告訴你!屁爺我知道你不過就是那鄒子的影子罷了!還吹什麽大牛?放什麽臭屁?你真當你是屁爺我了?不要臉!”

屁孩的話,讓八邪等人忍俊不禁,讓鄒子的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他倒不是被屁孩的話給氣到,而是他仿佛想起了,他自己仿佛就是被眼前的這個小不點給折騰到如此淒慘境地的。

帶著淒厲的嚎叫之聲,鄒子終於爆發了,隻見此時的鄒子仰天咆哮出聲,他的身體上,竟然隨著咆哮開始出現無數的五行印記,這些銅錢大小的印記,上麵閃爍著一個個金木水火土的各‘色’光芒的字跡,竟然當空一擺,就甩向了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