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驚天之謎

八邪之所以大驚失‘色’,是因為這句話,在夢中那位氤氳中的老者,同樣跟他說過,不過那句話是反過來的,老者的原話是:“八邪,假使你這個入幕之人,不找回你自己,不帶著線索,踏出那一步的話。你我將永世為敵、不死不休”!

大驚失‘色’的八邪又開始糾結了,這TM的橫豎都豎敵該何解?不是八邪懼怕他們,而是這些跟他身世有關的老家夥,都讓八邪感到十分的棘手!比如夢中的破鞋,八邪相信,假如不給這些老家夥們麵子,破鞋轉頭就會向他再次扔來!

那太臭了,八邪在次想起那個破鞋,臉想綠了!

看到八邪糾結到綠的蛋疼表情!坡腳老人仿佛頗為不忍的接著說道:“八邪,老夫勸你一句,還是回去吧,簡簡單單的當你的山寨大王,不要去尋找那無謂的真相了,有時候!知道的越多,反而越痛苦!”

頓了頓後,坡腳老人頗為蕭索的說了句:“善盜者、盜盡天下。善欺者、欺盡人心後!”坡腳老人原本那‘挺’直的腰板,開始佝僂了起來!

現場詭異的沉默了下來!八邪從到達這裏,聽了老人這沒頭沒尾的話後,他始終在思索一個問題,自己尋找的身份答案,到底意味著什麽?假使在知道了自己身世後,反而更加的痛苦,值得嗎?

假如自己的身世跟記憶,是自己不願回想的呢?是自己封印的呢?八邪被自己突然產生的奇怪想法,嚇了一跳!

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八邪不寒而栗!一個像自己這樣的強者,到達什麽樣程度的痛苦不願意麵對,才會把記憶封印?讓自己懵懵懂懂的活著?這太可怕了!

有時候,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也是人最想去探尋的!此刻的八邪就是這樣的心裏,既不願去麵對,又不願失去!這樣進退兩難的折磨,讓八邪開始揪起自己的頭發,胡‘亂’的到處‘亂’扯著!

就在坡腳老人佝僂著腰,背對著八邪詭異的笑,就在八邪已經瘋狂!準備放棄一切,一走了之的時候!

傾盆而落的大雨,忽然的停滯了一下!接著,坡腳老人跟八邪周圍,開始出現一片片的氤氳!這些氤氳在大雨中,顯得十分的夢幻,又十分的淒美!

“哈哈,守墓之人,難道你當我破墓者不存在嗎?你當這天下,隻有你會欺言之道,老夫不會破妄之語麽?”

隨著氤氳中,老人的虛影一閃,一個身著白袍,須眉皓然、麵帶慈祥的老人!忽然的出現在現場,接著,老人對著不遠處的八邪一招手後,不受控製、大感驚訝的八邪,就到了老人麵前,接著,老人對著八邪的頭猛然的拍下,口中還說道:

“癡兒,還不醒來?還待何時?咄!”

隨著老人的話語跟老人的動作,坡腳老人的臉開始‘陰’沉了起來!而轎子中,大驚失‘色’驚呼出聲的老道跟新娘子,就看到八邪的頭部,一股黑‘色’的惡臭穢氣!被老人一拍而出!

被老人拍出穢氣的八邪,就感覺後背一寒,頭部一清!原本渾濁雜‘亂’的思維,跟暴怒狂躁的情緒,一散而空!這一刻的八邪,感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這一刻,八邪前所未有的覺得,找尋自己的身世之謎跟尋找最終的答案,是如此的重要,又如此的急迫!那種急迫帶來的內心隱約刺痛,讓八邪疼的不能呼吸,疼的不知所措!

此時的坡腳老人跟白袍老人,眼神中除了自己,就隻剩下對方!坡腳老人不斷佝僂的腰,跟白袍老人不斷獵獵做響的下擺,都在向人訴說著,巔峰戰鬥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