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幽怨

廣場之上,到處都梵音飄‘**’的金‘色’光芒,無數個金身金甲的羅漢虛影,竟然把這個浩大的一塚都仿佛給擠滿了一般,一眼望去,到處都是如此的虛影。

那些個西方的神說組織,第三支隊伍等等,奇形怪狀的小組們,紛紛的坐在地麵,一副聽道聞先後的架勢,隨著這樣的時間慢慢的流逝,這些人的身體之上,都開始出現了無數和善的金‘色’光芒。

老道等人,早就在一開始聽到八邪梵唱的時候,就陷入到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之中,他們竟然伴隨著梵音的喜怒哀樂,臉孔之上,同樣的流‘露’出如此的表情。

破腳老人跟諸子們,一直在氣急敗壞的苦苦的抵抗著,那麻衣老人的梵唱,相比起八邪來,連提鞋都不配,這種剛教會的徒兒,就比師傅還有實力的古怪場麵,讓破腳老人氣的臉‘色’漆黑如墨。

一直都在搖頭苦笑的墨子,再次的把諸子的周圍,密布了一層黑的滲人的氣霧隻後,就用那種求助的眼神,看向了破腳老人。

一直都在猶豫,是否要使用那種殺手鐧的破腳老人,在無意中看到了對麵的麻衣老人,那仿佛已經勝券在握的表情之後,終於氣的頓下決定。

“道法:怨情纏身”隨著坡腳老人硬生生的用身體,硬頂了一次無數金身金甲羅漢的攻擊,跟他不顧身上的傷勢,大吼出來的道法之術。第一塚內的場景,開始快速的變幻了起來。

“八邪!千萬不要忘記啊!”此刻,八邪的梵唱之聲,戛然而止,接著一幅幅十分熟悉,又十分陌生的畫麵,開始出現在不知自己在何處的八邪視線之內。

看到懷裏淚眼婆娑的八殤,八邪的心就一疼,不知道為什麽?八邪特別不願意單獨麵對八殤之時,看到她淚流滿麵的樣子!他喜歡看到八殤笑,哪怕那笑容中,帶著的是苦‘色’,八邪依舊不願看到八殤的哭泣樣子。

“八殤!你到底怎麽了?這裏是哪裏?為何我剛剛到達那第一塚?正在做法之時?轉瞬就到了這裏?”

八邪的話剛剛說道這裏,才猛然的發現,自己竟然身著一身白袍,身後跟著無窮無盡的大軍,看著還在自己懷裏哭泣的八殤,八邪若有所思。

周圍的大軍,高呼著邪王萬歲的口號,正在向著一片黑漆漆的大霧之中,不斷的前行著,隱隱有了答案的八邪,不禁長歎一聲後,柔聲的問八殤道:

“你叫我不要忘?到底是不要忘記這仇恨?還是不要忘記你?還是不要忘記這執念?你不是一直都在我身邊麽?為何還要這般的擔憂呢?”

誰知道,那八殤在聽了八邪此話之後,哭的更加的傷心起來,周圍的大軍,仿佛知道此刻他們這些巨大的燈泡駐留的不合時宜,竟然眨眼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八邪!我是要你不要忘記,我還在那‘陰’塚內,等待你的回歸,我是要你不要忘記,我們刻骨銘心的仇恨,我是要你不要忘記,當日的誓言!”

八殤的話,震動的八邪的身體開始不斷的搖晃,就在這個夢幻般的世界,因為八邪的搖晃 ,開始支離破碎之時,八邪懷裏的八殤,突然幽怨的再次開口說道:

“你還記得當年的誓言嗎?不求江山如畫,但求美人同行。八邪,我恨你!我苦苦等了你那麽多年,你竟然還在讓我苦等下去,到底要多久?你才能完成承諾?你說!你說啊!”

隨著八殤突然變得歇斯底裏,一陣陣心口處的絞痛,讓八邪突然疼的不能呼吸,雖然自剛剛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八邪就懷疑,這一切是否就是坡腳老人的怨情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