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不能忘卻

八邪的話,等於是徹底的攤牌了,不怪八邪一見麵,就跟這絕美女子攤牌,而是從剛剛絕美女子的話語跟之後的蕭索表中,八邪讀懂了什麽!

在聯係上剛剛來到第一塚內,就碰到早已經趕到的諸子,在聯係上那些亂七八糟,烏煙瘴氣的隊伍,八邪更加的感覺到,這個第一塚的主人,恐怕已經變了。

是什麽?讓這個絕美的女人?竟然要一見麵,就說出讓八邪深感受傷的話呢?又是什麽?讓這尋找真相的機密之事,竟然變成了天下皆知之事?變得更加的複雜?

這一切,恐怕這個絕美的女人,都知道吧?

想到這裏,看著還在臉色蒼白,卻根本不置一詞的絕美女人,八邪歎息一聲過後,柔聲的說道:“當年之事,莫某不能忘卻,也不甘忘卻!假使前輩願意敘述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麽?莫某銘記一生、必有厚報!

若是不方便說,也就罷了!但是還請前輩,以後勿要拿莫某當作那三歲孩童,輕易的出言哄騙為好!

當莫某在來這第一塚之時,曾經有位前輩告知莫某,在這第一塚內,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話,莫某不知,這任何人,也包括前輩你嗎?”

終於,八邪最後的那一句話,還是深深的刺痛了絕美女子的心,也讓他原本內心堅守的堤防,開始坍塌、崩潰。

“八邪!你!你還是別問了,當年自你消失以後,發生了很多的事,師尊也是被無奈,也是無法單獨麵對那些可怕的敵人,所以為師,為師!唉!一言難盡啊,記得那位前輩的話,在這第一塚內,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話。

好了,你先出去罷!這裏的事一了,師尊在也不會見任何人,包括你!”

隨著絕美女子最後的一句話出口,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的八邪,就待出言再次探知一二之時,周圍的景致卻突然的變幻了起來,接著,八邪那張開的口,卻在也無法說出一句話。

仿佛是幻影一般,剛剛在八邪周圍,景致變幻的那些殘影之中,八邪看到了諸子此刻,正在當八邪進入這第一塚內的那雕像世界內,正在暢言大笑的一個一閃而逝的縮影。

所以,在八邪再次回到八殤老道眾人畔之時,所有關於這第一塚主人的事,八邪幾乎就都明白了!

“唉!到底是什麽樣的敵人?能讓那前輩如此的忌憚,並且忌憚若斯呢?難道連一句真話,都不能說出口嗎?竟然要用這等的方式,告知莫某,前路艱難?”

八邪的喃喃自語之聲,讓原本歡樂上前的八殤跟張小柔飛兒等女,紛紛的停下腳步,一臉疑惑的看著此刻臉色十分不甘的八邪。

就在八邪嘀咕出聲的瞬間,那位自稱為八邪妃子的癡妃,竟然根本呢就沒有跟眾人打招呼,悄悄的消失在了眾人的麵前。

看到眾人圍上來後,那焦慮跟詢問的眼神,八邪把剛剛他到達那太廟之後的經過,詳細的訴說了出來。

仿佛八邪剛剛的表一般,眾人在知道了第一塚主人的真相以後,皆內心一沉,半晌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