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算計周正

扔塊轉頭這對周正來說隻是插曲,他今天的任務是要裝修房子。

拋開這件事,他便再次給這些家丁講解,然後看著他們裝修,不時的糾正。

一群家丁,包括劉六轍都在動手,敲敲打打,灰塵滾滾。

周正站在不遠處,認真的打量著這個鋪子。

這是這條街的最北端,也是南居賢坊的最北端,隔著一條河對岸就是繁華的北居賢坊。兩邊的鋪子並不相連,都算是獨立的小院,經營的也是醬油,醋等物,也隻能在這偏僻角落。

趁著家丁們正在忙碌,周正在附近的鋪子轉來轉去,走走停停,不斷的探聽一些事情。

直到中午的時候,家丁們終於將西麵的這間屋子給砸了,清理了幹淨,露出了一條頗為寬闊的通路來。

周正穿過去,站在河邊,望向對岸,看著人來人往,車水馬龍,滿意的微笑。

劉六轍擦了擦手,過來道“二少爺,咱們回府吧,是吃飯的時間了,吃完飯咱們回來接著幹。”

周正沒理會,道:“我想在這裏架一座橋,要什麽手續?”

“架橋?”,劉六轍一怔,看向對岸,猛然的醒悟,道“二少爺,你是要架橋?”

劉六轍是周正的書童,自小也是讀過一些書的,自然有一定眼界,臉上十分的驚喜。

他們這邊雖然是偏僻角落,但對岸是熱鬧的北居賢坊,若是有一座橋,他們這個鋪子絕對很紮眼!

劉六轍迅速轉頭兩邊看了看,發現也隻有他們這裏適合建橋,其他各處要麽有阻礙,要麽就是有鋪子,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好地方!

劉六轍心髒砰砰砰跳了兩下,激動的道:“少爺,建橋問題不大,在順天府那邊說一聲就行,我現在就去!”

如果這裏架了一座橋,完全不愁生意,肯定賺錢!

周正一把拉住他,道“先吃飯。”

劉六轍剛要說話,他們身後就響起一道熱切的聲音“周公子,您點的酒菜來了,都是最好的,您來看看。”

周正轉頭看了眼,邁步過來。

劉六轍以及一幹家丁圍過來,看著這個明顯是酒樓夥計的少年人,他身前推著一個平車,上麵的布已經被掀開,車上都是裝飯菜的錦盒。

周正看了眼屋子裏,道“都是粗人,六轍,鋪開布,咱們坐地上吃。”

劉六轍猶豫,那個夥計卻連忙道:“不用不用,周公子,我來。”

說著,這個夥計就拿著布進了剛剛灰塵落地的鋪子內。

劉六轍看著,湊近周正低聲道“二少爺,你是有功名的,這樣不好,我們是下人……這樣老爺會怪罪的。”

周正懶得理他,看著那夥計忙活,自顧的在一個位置上盤腿坐下,看著擺放越來越多的酒菜,有魚有肉有湯,色香味俱全,滿意的道“你們醉仙坊的名聲果然不是虛傳,不錯。”

那夥計飛快的擺放著酒菜,笑著與周正道“那是,我們醉仙坊的酒菜,保證周公子滿意。”

周正點頭,看著站著的一群手無足措的家丁,抬著筷子招呼道“別站著了,趕緊吃,吃完收拾一下,下午還有事。”

劉六轍看著周正,一咬牙,道“都坐下快點吃,下午給我賣力幹活!”

這些家丁什麽時候吃過這麽好的飯菜,聽著話,連忙道“誒,謝二少爺。”

七個家丁紛紛坐下,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來。

周正慢條斯理,吃著飯,不斷的看著鋪子上下,想著裝修的事。

醉仙坊的夥計收拾完,走過來,看著周正討好的道:“周公子,明天還送嗎?”

周正喝了口酒,清冽爽口,入喉生津,抬頭看著他道“嗯,送,連續送五天,菜的樣式要變一變,飯要多加一些……”

夥計聽著大喜,道“好嘞,我這就回去給您下單。”

嗯了聲,周正抱著碗,繼續吃飯。

劉六轍聽著不是滋味,心裏想著回去得與二少爺好好說說,他是舉人,不能跟他們這些下人這樣一起吃飯,有失體麵,傳出去也被人嘲笑。

周正自然不在意這些,心裏不斷的在盤算著裝修的事情。

吃完飯,劉六轍匆匆的趕去順天府,備案建橋的事。家丁們吃了一頓好的,自然更加賣力氣,用心用力。

裝修是一件麻煩事,周正全程盯著,不斷的指導修正,同時思考著後麵的經營。

衛懷德偷偷摸摸的出現了一次,被周正逼著去購買原料,工具,準備開工製作。

周正是忙的熱火朝天,鋪子在不斷的發生變化,向著他的預期模樣。

此時,顧秉謙府邸。

顧秉謙已經致仕,正在匆忙收拾細軟,準備離開京城,回江南老家。

但他在京多年,家當實在太多,以及一些人情往來,尤其是那些對他喊打喊殺的人追著不放,還需要擦好屁股,一時間並沒能走得掉。

顧及池屋裏,一個大夫正在給他換藥。

“嘶~,老東西,你給我輕點,信不信本少打死你!”顧及池身體一哆嗦,大聲罵道。

大夫小心翼翼的給他換好藥,蒙上眼,道“顧少爺,傷的有點重,還得等幾天才能取下,這期間千萬不能摘下,更不能沾水,迎風,忌腥辣……”

顧及池眼角不停的抽搐,咬著牙道“本少爺知道了。王八蛋!周正,你給我等著,看本少爺怎麽炮製你!”

大夫小心的拿好醫藥箱,退走了。

顧及池蒙著眼,什麽也看不見,對周正的恨意是前所未有的濃鬱。

這個時候,一個瘦小八字胡的中年人走進來,看著顧及池的模樣,笑著道:“少爺,想要炮製一個小小舉人有什麽難,你說句話,小的立馬給你辦了。”

顧及池臉角抽搐了下,冷聲道“不用你們,本少爺要親自在他麵前拉屎,看著他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一點都不剩!”

八字胡似乎想到了那個畫麵,連忙緊抿著嘴,好一陣子才道“少爺,你這傷沒有十天半月是出不了門,那個時候太爺可都走了。”

顧秉謙忙著擦屁股,也用不了多久就會離京,顧家一家人都得回鄉,包括顧及池。

顧及池頓時來氣,冷哼一聲,道“你說怎麽辦?”

八字胡嘿嘿一笑,湊近道“少爺,那周正不是舉人嗎?就把他破格調到太仆寺去,就放在鍾欽勇手下。”

顧及池頓時一喜,就要站起來,但猛的又倒吸一口冷氣,雙手捂著眼坐下,咬牙切齒的道“好!就這麽辦!鍾欽勇本來就恨死了周家,再告訴鍾欽勇,隻要弄不死,就給我往死裏弄!”

八字胡見顧及池答應了,喜上眉梢,道“少爺放心,我親自去跑一趟,最多三五天就能成事,一定在太爺離京前讓少爺看到想看的場麵。”

顧及池雖然痛,但心裏卻爽,磨著牙道“好,你現在就去辦,銀子不夠盡管跟我說,不管多少銀子,我都要姓周的跪在腳底下求饒叫爺爺!”

八字胡越發大喜,道“是少爺,我這就去辦!”

顧及池聽著他的腳步聲,心裏的快意更多,氣息有些急促的道“周正,老子先讓你得意幾天,到時候看你怎麽哭!”(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