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打人啦

青衣小廝被這四人的動作嚇了一大跳,連忙來到周正身後,拉了拉他的衣服,低聲道:“二少爺,還是回去吧。”

周正也被他們這個動作嚇了一跳,擦了擦臉上被噴的口水,疑惑道:“我說錯什麽了嗎?”

周正身前一個年輕人站起來,打量了周正一眼,神情不屑,冷笑道:“你說我們是螞蟥,那你可知,鍾大人昨日已經上疏,請求皇上裁撤織造府,節省錢糧,為朝廷分憂,像你這般口出狂言的庶子,焉能知曉我們的抱負,愚蠢無知!”

周正本來還隻是想辯論一二,被指著鼻子罵,立時也來了火,冷哼一聲,道:“今天裁撤織造府,明天裁撤哪裏?是驛站還是錦衣衛?這如不想著賺錢,整日的惦記著變賣祖產的不肖無能的敗家子有何區別?這樣的人無能無德,不配為官,早點回家種地吧!”

“王八蛋!”周正還沒說完,這個年輕人頓時大怒,徑直一拳打在了周正的臉上。

周正倒在地上,臉上火辣辣的疼,心頭大怒,抄起身後的長凳,大吼道:“草泥馬的敢打我!”

話話音未落,長凳就掄了過去。

那年輕人嚇了一大跳,完全沒想到周正這麽生猛,一個不防備就被打倒了。

“畜生!”

“庶子!”

“王八蛋,竟敢動手打人!”

其他三人大驚失色,紛紛衝過來,衝著周正怒罵。

周正還以為他們也要來打他,二話不說就掄起長凳砸了過去。

“住手!”

“君子動口不動手!”

“啊,住手,住手!”

周正長凳揮舞的虎虎生風,挨個砸過去:“你特麽的敢打我,老子打不死你們!”

這些書生被周正搶了先機,要麽四處亂竄,要麽就是倒地不起。

很快就驚動了整個酒樓,不少人衝上來。

青衣小廝早就嚇的目瞪口呆,看著一群人衝上來,他連忙拉過周正,急聲道:“二少爺,快回去吧,他們人多!”

周正打的是神清氣爽,看著躲在角落裏瑟瑟發抖的四個人,扔掉長凳,冷笑一聲,道:“跟你爺爺打架,你們差得遠,下次見到小爺,給我繞著走!”

撂下這一句,周正拍了拍衣服,施施然下樓。

小廝認得其中一個人,嚇的臉色發白,縮著頭拉著周正擠出人群,快速離開。

酒樓二樓,一群人圍觀著。

“這是怎麽了,那個年輕人為什麽要打他們四個?”

“剛才那個人我怎麽看著有點眼熟?”

“咦,這不是鍾給事家的三公子,鍾奮騰嗎?聽說,他剛剛中了舉?”

“我想起來了,剛才那個不是周給事家的二公子周征雲嗎?聽說他在發榜當日,看到他中舉後興奮的瘋了……”

“原來是瘋了,難怪打人,我聽說鍾給事,周給事都是工科都給事中的候補,都給事中空缺,二人正在爭奪。”

“他們父輩還沒定論,小輩卻先打上了,一個打四個,這鍾三公子臉是丟大嘍……”

樓梯口一群人看著狼狽的四人議論紛紛,無比興奮,很顯然,這段故事要成為未來幾天不少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不管這些人怎麽嚼舌根,被周正當眾將他們四人給打成這副狼狽模樣,臉算是丟的一幹二淨!

鍾奮騰就是打周正的人,因為上疏裁撤織造府的就是他父親鍾欽勇。

鍾奮騰之前還不知道是周正,聽著是與他父親爭奪工科都給事中的周清荔的兒子,他心頭更是怒火中燒。

“這件事絕不能就這麽算了!周正,你給我等著!”鍾奮騰渾身疼的要命,憤怒的胸腔要炸,恨恨的道。

“沒錯,絕不能就這樣算了!”

“這狗崽子這麽不講道理,我們不能放過他!”

“跟他老子一樣,都不是東西!”

其他三人也是憤怒,頭破血流,疼痛難忍。

鍾奮騰揉著肩膀,眼神怨毒,看了眼圍觀的人漸多,咬牙切齒道:“走,咱們回去想辦法,一定要給他好看!”

……

周正打的渾身舒服,猶自優哉遊哉的在街上晃悠,慢慢的向著周府踱著步子。

青衣小廝滿臉都便秘色,心裏不知道慌亂成什麽樣子。他幾次想跟周正解釋,但他知道這位二少爺已經瘋了,解釋能有什麽用,隻能盡快回府,告訴老爺知曉。

青衣小廝小心翼翼的跟在周正身後,試探性的道“二少爺,早點回去吧,你不餓嗎?”

被他這麽一說,周正頓時感覺肚子咕咕叫,點點頭道:“那好,回去吧,我看看大明朝的飯菜有什麽好吃的。”

又犯病了!青衣小廝頭疼,隻能睜大雙眼看著周正,以免他再打人。

周正剛踏入周府,管家福伯就急匆匆的跑過來,哭笑不得的道:“二少爺,快進去吧,老爺在廳裏等著了。”

周正一怔,道:“等我?等我幹什麽?吃飯嗎?”

福伯苦笑,道:“二少爺,還是快進去吧。”

周正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緊不慢的向裏麵走去。

周府內廳裏,周老爹周清荔麵色鐵青的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周正走進來。

在他邊上,站著一個頗為俊逸,一身白衣,俊逸的男子,這是周正的大哥,周方。

周方白俊的臉上此刻愁眉緊鎖,看著周正眼含怒色。

周正有些莫名,看著周老爹,不情不願的喊了聲爹。

周清荔看著周正,麵無表情的道:“你在酒樓打了鍾奮騰?”

周正沒想到這狀告的這麽快,不在意的道“他們先動的手。”

凡是先站住理,再噴口水。

周清荔本來想嗬斥,又想到這個兒子剛受了刺激,腦子不好,湧上來的怒氣又一泄,擺了擺手道:“回屋去吧,這幾天沒事不要出府。”

周正已經猜到被他打的那幾個小子可能不簡單,倒也不在意,應了聲就要走。

他還沒來得及轉身,周老爹忽然又道:“你對閹黨是怎麽看的,是好是壞?”

周老爹話音一出口,邊上的周方也盯著周正,目露警惕。

他們已經知道周正在茶樓與鍾奮騰等人的對話,周正說閹黨不錯,說出口的觀點與閹黨如出一轍!

他們周家世代清貴,乃是清流,向來鄙夷閹宦,而今閹黨勢大,熏遮朝堂,構陷直臣,迫害忠良,士人痛恨,清流更是如此。

要是他們周家出了一個閹黨,那清流之名盡喪,再無顏抬頭見人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