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要一萬兩(求收藏,求推薦~~)

對於立即入仕,周正還沒有做好準備,起碼的讀書寫字他得練習一下。

還有就是,盡量離閹黨遠一點,不然崇禎打雷,容易劈著他。

鍾家,鍾奮騰匆匆進門,看著正在涼亭裏喝茶的鍾欽勇,喜形於色的道:“爹,還是你高明,現在周家完了!”

鍾欽勇放下茶杯,武人般的粗壯大漢,動作斯文有禮,道:“外麵有什麽風聲?”

鍾奮騰振奮的不行,道:“外麵都在說,周清荔是蛇鼠兩端,沽名釣譽的小人,昨天還裝直臣,今天兒子就被閹黨保薦,實際上是早就投靠了閹黨,著實卑鄙無恥,很多言官正準備寫奏本彈劾他!爹,你贏定了!”

鍾欽勇眼神有得意之色,冷聲道:“給我繼續盯著,周清荔要是還不識好歹,我有的是手段對付他!”

鍾奮騰立即接著道:“爹,那就對付他,將周家往死裏整,看他們還敢得罪我們鍾家!”

鍾欽勇擺了擺手,冷漠道:“馬上就要遴選,不能過多的節外生枝,等我上任工科都給事中,我有的辦法收拾周清荔!”

鍾奮騰恨恨的咬牙,道:“好,那我就忍幾天,到時候看周征雲那狗畜生怎麽死!”

……

傍晚,一身酒氣的周清荔才回府,還不等坐下,周方就急急忙忙的跑過來,道“爹,你聽說了吧,二弟被周天官保薦為給事中了!”

周清荔喝了口濃茶,舒坦了一些,看著焦急的大兒子,淡淡道:“我去吏部問過了,沒有征雲的名字。”

周方張嘴就要說,猛的有所醒悟,道:“爹,你是說……這是有人故意放出的風聲,用來汙蔑爹的。”

周清荔‘嗯’了聲,道“你還不算笨。遇事不要那麽急躁,多想想,去將征雲叫來。”

周方心裏大石落地,應了聲就去找周正。

不一會兒,周方喊出周正,兄弟倆並肩而行,周方道:“爹剛喝了酒,你待會兒說話收著點,我從京外找了一個名醫,過幾天就入京,到時候讓他給你好好瞧瞧。”

周正隨口應著,忽然轉頭認真的打量著周方。

周方被他看的一愣,道“怎麽了?”

周正認真的想了想,道:“我記得你是進士吧?”

周方一喜,道“你記起來了?”

他們身後的劉六轍連忙接話道“大少爺,二少爺已經想起一些事情,病情可能好轉了。”

周方看著周正,振奮道:“那真是太好了,爹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周正懶得理會他們這些亂七八糟的,追問道“補的什麽缺?”

周方道:“近年朝廷不太平,爹怕我被牽累,沒讓我出仕,目前在國子監助教。”

國子監?

周正點點頭,也是一個油水十足的地方。沒有科舉資格或者考不中的,往往花錢買進國子監,以此入仕,謀取一官半職。

周方見周正似乎隻是隨便問問,便將外麵的事情給周正講了。

周正‘哦’的一聲,恍然道:“鍾家的手段,難怪……”

現在一切說通了,高高在上的天官周應秋怎麽會注意到他們這樣的小人物。

周方看著這個瘋了的二弟,神色莫名。不知道為什麽,這個瘋了的二弟總給他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沒有什麽情緒,對所有事情都平淡的出奇,好像,超然物外?

兩兄弟說著就來到了內廳,周清荔淡青的臉上有著酒紅,看著周正來了,便道:“事情你知道了?”

周正反應平靜,道:“嗯,知道了。”

周清荔看著他,道:“有什麽想法?”

周正思索片刻,道:“你是怎麽處理的?”

周清荔道“我去過吏部了,補缺外放的名單明天就會出來,謠言不攻自破。”

周正‘哦’的一聲,道:“是個好辦法。”

周清荔看著周正,也有了周方剛才的感覺,這個瘋了的二兒子,不但忘了所有人所有事,情緒似乎有些問題,呆呆愣愣。

周清荔默默了一陣,又道:“你有什麽要說的嗎?”

周正想了想,一本正經的道“要不,辭官吧。”

這句話一出,邊上的周方,劉六轍都是一愣,神色驚訝。

周清荔也是一怔,道:“為什麽要辭官,為父很快就能上任工科都給事中了。”

周正已經想好措辭,道:“這個位置做不了什麽事情,不止會得罪清流也會得罪閹黨,很危險,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周清荔隨手拿過茶杯,不可置否的道:“這些事不用你操心,回去好好休息,看看書,病會好的。”

周正看著周清荔的神色,知道他是不會輕易辭官的,心裏歎了口氣,總不能告訴周老爹,天啟帝就快掛了,崇禎一上台就會清算閹黨,這段時間最是黑暗可怕,能躲則躲?

周正現在是個‘瘋子’,說多了也沒人信,認真思索一番,周正道“家裏有多少銀子,我想用一用。”

周清荔茶杯端起,隨口道“你要多少?”

“一萬兩。”周正道。

周清荔一口茶噴了出來,雙眼驚疑的看著周正。

周方,劉六轍也是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們周家是清貴之家,有朝廷俸祿,還有祖產,但也勉強維持,東拚西湊拿出個一千兩都算為難,一萬兩,那簡直是不可想象!

周清荔向來刻板,很少失態,擦了擦身上的茶水,看著周正道:“你要這麽多銀子幹什麽?”

周正也想好了,語氣慷慨的道:“我想建立一個書院,書院不教書,收集天下書籍,大門敞開,任由天下人來觀看,傳播聖人教化!”

周清荔聽的眉頭直跳,如果是正常的周正,他早就嗬斥了,但這個是瘋了的。

他一陣頭疼,擺了擺手,道“你現在還年輕,等你日後成家立業了再去做,去吧。”

周正看出來,周家徒有其表,沒什麽銀子,平靜的‘嗯’了聲,轉身離開。

劉六轍連忙跟著,這個二少爺行為做事是越發古怪了,居然開口就是一萬兩。

周方反應慢了些,剛要轉身就看到福伯匆匆進來,臉色凝重的來到周清荔身側,湊近低聲道:“老爺,吏部傳來消息,說是已經定了鍾欽勇。”

周清荔神色微驚,道:“確鑿嗎?”

福伯肅色道:“八九不離十。”(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