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蓄勢待發

孝莊與福臨並肩坐在龍椅上,看著下麵群臣爭論不休。

孝莊麵無表情,端坐,倒是顯得鎮定。福臨則有些慌,眼神害怕,緊緊抓著孝莊的手。

代善與濟爾哈朗並沒有參與論戰,各站一片,神色各異。

建虜的朝廷,依舊是滿漢相雜,範文臣,寧完我的相繼死亡,導致了下麵的漢臣群龍無首,這更加讓他們迫切的想要凸顯存在感。

尤其是建虜如果敗亡,他們絕沒有好下場,因此拚命的爭論,想要寶座建虜的國祚。

建虜的士氣有些喪,麵對明朝的屢戰屢敗,加上現實的錢糧,兵員,令他們有些遲疑。但麵對漢臣的的強大氣勢,他們也反口相譏,吵作一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孝莊終於開口,冷聲道:“夠了!”

下麵一群人頓時不再說話,吩咐向著上麵躬身。

孝莊看著這一群人,目光最終落在前麵的代善與濟爾哈朗身上。這兩人是顧命大臣,輔政的****。

代善備份最高,身份最重,他轉過身,道:“太後,明人的戰術十分明顯。遼東一路,朝鮮一路,騎兵兩萬,總兵力十萬以上。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的動作十分謹慎,就是逐步推進。三軍成犄角,相互依靠,緩步而來。想要用以前的戰術是行不通了,我們也不能硬拚,還需從長計議。”

孝莊聽完,看向濟爾哈朗,道:“鄭親王?”

代善聽出孝莊不怎麽信任,表情不變的退回。

濟爾哈朗神色漠然,沉默一陣,道:“太後,明人明顯是不想重複薩爾滸之戰,采取了最為保守的戰術,如此一來,哪一路我們都不能單獨的輕易取勝。遼東無險可守,到沈陽一路坦途。我的想法是,圍魏救趙。”

代善,濟爾哈朗在建虜位高權重,兩人開口,其他人不敢亂噴,默默聽著。

孝莊麵露思索,道:“鄭親王的意思,是繞過他們的軍隊,去錦州?”

孝莊話音剛來,頓時有漢臣出來反對,聲音急切的道:“臣反對!若是發兵去錦州,沈陽就空了,明人輕兵快進,來攻沈陽怎麽辦啊?”

“萬萬不可,那沈陽就是一座空城了!”

“是啊,這到底是誰在圍魏救趙?”

“絕對不行,沈陽不能沒有兵……”

一群人激烈反對,要是建虜的騎兵遠離沈陽,他們將極度沒有安全感!

“好了,聽鄭親王說。”孝莊看著下麵吵吵嚷嚷,再次出聲道。

等堂下安靜了,濟爾哈朗才道:“現在還沒有滑動,他們根本無法北上,我們可以先行出兵,鎮北城或者東江鎮的鳳凰城都可,我們先發製人,拿到主動權。”

代善聽著,神色沉吟不語。

明人冬天是無法打仗的,也料不到,如同突然發兵,確實能震懾明朝,遏製他們的戰略戰術。

隻是他們也有短板,一來,他們無法強勢攻城,經受不起損失。二來,就是他們的糧草,經不起損耗。

他們現在必須要速戰速決,遏阻明朝北伐的決心,達成戰略目的迅速結束戰鬥。

孝莊也沒有說話,她靜靜的看著濟爾哈朗,思索著這些話。

其他人也不再說話,濟爾哈朗是戰場宿將,他們所剩不得將才,他的話,能質疑的人不多。

一時間,大殿之中有些沉默。

他們都很清楚,明朝這次北伐決心堅定,也采取了最為謹慎的戰術,他們正麵,側麵獲勝的希望不大。

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放手一搏!

勝了,國運依舊!輸了,國破家亡!

靜謐了好一陣子,福臨突然說話,道:“真的不能和平共處嗎?”

孝莊猛的看了他一眼,福臨神色怔怔的看著她。

大殿裏的所有人都看向福臨與孝莊,心思浮動。

他們不是沒有想過議和,但寧完我被殺,讓他們絕了心思。也清楚,明朝不會接受‘簡單’的議和,除非,他們做出巨大的讓步。

一些人想法紛紛,如果這邊讓步,暫時保住國祚,去國號什麽的,也不時不能接受,無非是虛名而已。

孝莊看著下麵一眾人的表情,沉著臉,道:“我大清絕無投降的可能,鄭親王,此事交你全權辦理,賜你‘如朕親臨’令箭,號令八旗!”

濟爾哈朗猛的跪地,沉聲道:“遵旨!”

福臨抿了抿嘴,神情還是有些猶豫。

代善等人欲言又止,卻也沒有說話。

明朝強勢,他們無路可退,唯有一戰。

濟爾哈朗拿到令牌,迅速整軍,籌備糧草,看似謹慎小心,不希望走漏消息,沈陽城內外網卻是一片肅殺,不少人已經收拾細軟準備跑路了。

沈陽城益處老舊的酒館,平日沒幾個人,外麵是幾個建虜人在喝酒聊天,抱怨著要去打仗,後院地窖的密室裏,孟賀州正在見人。

“大人,從和親王府得到的消息,濟爾哈朗已經得到孝莊旨意,統領八旗軍隊。”

“各處也在籌集糧草,對一些百姓更是搶奪,各處的用度也在大幅度縮減。”

“沈陽城看情況要戒嚴了,各處都在設關卡,巡邏……”

“我們不少人其實是暴露的,現在該怎麽辦,根本走不掉?”

“我們的信鴿也飛不出去了,其他地方可能也會被查,我們要小心。”

孟賀州認真的聽著,看了眼邊上記錄的人,低聲道:“大人去年已經傳來消息,讓我們謹慎,不必要的人可以撤離,潛伏。現在,有幾件事要做,第一,燒掉所有可能泄露的東西,對一些人進行滅口。第二,對一些人進行暗殺,名單待會兒我會給你們,要好好謀劃。第三,想辦法對沈陽進行破壞,尤其是建虜的軍隊,糧草,我們要用盡辦法下手,拖延時間。等到開春,定國公大軍北伐,就是我們立下不世功勳的時候了!”

眾人神情激動,紛紛點頭。

他們潛伏在這裏,長的有十多年,短的也有五六年了,無非就是等這一刻!

孟賀州看著他們的表情,內心何嚐不激動,道:“那我布置任務,你們調集人手,趁著混亂做事。不管成功與否,我們都撤退,潛伏,等開春!”

“是!”眾人齊齊低聲應著。

錦州城頭,盧象升正在調兵遣將,做足了聲勢,五萬大軍陳列在大淩河以南。

在東江鎮,明朝的軍隊也在迅速調配,足足有一萬人駐紮在距離沈陽十分近的鳳凰城。而在鴨綠江,旅順各有兩萬,蓄勢待發。(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