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戛然而止

朝廷這邊調兵遣將,明朝其他各處也是動作連連。

四川總兵秦良玉,接連在四川發動剿匪行動,更是派出了一千騎兵前往科爾沁‘問候’。

楊國柱率兵兩萬,離開湖廣,前往雲南,與雲南總兵趙率教,廣西總兵閆廣友在安南,緬甸的邊境進行大規模的軍演。

他們動用了近千門火炮,步兵,騎兵,海軍高達七萬人,炮火連天,氣勢恢宏。

緬甸與明朝交界,曾經的羈縻之地,土司之所,吳三桂,唐通等人眼見明朝如此的大陣仗,都是嚇了一大跳。

緬甸更是驚動,他們可不認為明朝集結這麽強大的兵力隻是為了剿滅叛逆。

安南現在也是四分五裂,與明朝的關係是錯綜複雜,更是忐忑不安,各個勢力紛紛派出使團,抵達明朝邊境。

……

明朝朝廷內外這麽大的動作,動員了數十萬大軍,朝野上下都是一陣沸騰。

高層有周正的壓著,他們並沒有什麽擔心。但是下麵就不同,不知道多少人各種聲音,上書反對,言辭激烈。

更有人上書,將錢謙益,周正,薑廣曰等人彈劾的是淋漓盡致,體無完膚。

隨著明朝這邊準備真正的北伐,盡管是萬眾期待已久,到了這個時候,反而所有人都慌了。

從升鬥小民到皇帝,沒有不緊張的。

朱慈烺一天召見了周正七八次之多,與錢謙益密議了更是十多次。

一些曾經的勳貴舊老吩咐開始說話,向周正施壓。

三月初,朝廷準備的越發齊全,冬雪初融,風聲更緊。

盧象升在錦州城召見諸將,手持尚方寶劍,定於四月初北伐!

建虜如臨大敵,全民皆兵的備戰。

一時間,遼東鼓聲雷動,殺氣灌雲。

三月遼東大雪封路,到處是冰雪,不能開戰,雙方都是在緊張的準備著。

周正要看的不止是遼東,全國一盤棋。

三月中,周正從內閣回府,累的是疲憊不堪。

他躺在院子裏,坐在搖椅上,閉著眼睛假寐。

兩個孩子都很懂事,一個端茶送水,一個端來點心,別的時間就沒有再打擾。

周方從外麵回來,看了眼也沒有說話。

上官清一直坐在偏庁裏,看著周正坐在很久也不動,神色有些擔憂,找到周方。

周方搖了搖頭,道:“他現在壓力太大,讓他自己靜一靜,不要打擾。”

上官清抿了抿嘴,還是一臉的擔憂。

到了晚間,周正還是沒有動作,這次一家人都擔心了,連周清荔都從他的房間出來,站在屋簷下,與一群人看著躺在搖椅上的周正。

周德慎仰頭看著周清荔,道:“爺爺,你勸勸我爹吧,他最聽你的話了。”

周清荔沉默一聲,轉身走向屋內。

眾人一怔,轉身看著他剛要說話,就見他提了把椅子出來,走向周正。

周清荔來到周正身旁,放下椅子,伸手倒了杯茶,道:“猶豫了?”

周正身體一震,從睡夢中醒來,看著周老爹坐在他身旁,又轉頭向後看,見一群人看著他,又抬頭看了看天色,坐起來,揉了揉臉,道:“沒有,就是睡著了。”

周清荔放下茶壺,道:“是因為遼東的事情?還是你的變法?”

周正現在遇到了很多的難題,一個是變法,曆來變法改革都會遇到強大的阻力,哪怕在明朝這種破損不堪,亡國邊緣的國家也是一樣。第二個,就是遼東。遼東是大明所有人心頭的刺,拔不掉咽不下,無法安寢。

現在,周正一麵在強行推動變法,一麵又要北伐,不管哪一個都不輕鬆。

如果其中再出現紕漏,尤其是北伐若敗,可能會耗盡周正這麽大的培養的聲望。

周正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清醒不少,笑著道:“壓力是有,但不至於這麽大。就是一不小心睡著了。”

周清荔看著逐漸黑下來的天色,道:“其實,不管遼東勝敗,都不會有什麽事情。朝野都會諒解,至於不諒解的都是少部分。所有人都不看好,敗了還有什麽好奇怪的?”

周正笑著道:“不會敗,我與盧象升等人進行了詳細的推演,采取了最為保守的戰法,隻要建虜不棄城而走,變成蒙古,那我們就是必勝之局。”

周清荔見周正臉色依舊疲憊,道:“那你在擔憂什麽?”

周正心裏輕歎一聲,隻得解釋道:“事情太多太雜,有些扛不住,這一戰過後,最遲明年,內閣需要補充人手了。”

周正這個解釋實在敷衍,但說到這裏,周清荔也知道不能多問了,隻得道:“家裏人都很擔心你。國事再重,也得要有分寸,進退有據。”

周正微笑點頭,道:“是。”

周清荔見周正已經清醒,心裏也是鬆口氣,拎著椅子往回走。

“散了吧。”周清荔看眾人說道。

周方點點頭,帶著妻兒走了。

上官清也將兩個孩子送走,這才拎著凳子來到周正的身旁,默默無聲的看著他。

周正拍了拍她的手,道:“真沒事。”

上官清抿了抿嘴,道:“我讓人將董小宛,柳如是接到京城吧。”

周正一怔,道:“接她們做什麽?”

上官清就是看著他。

周正隻是一時沒反應過來,頓時皺眉,佯惱道:“一天到晚你是閑的吧?我就在秦淮河上聽過她們幾次的曲,還都有其他人在。”

上官清道:“接到外麵,不讓爹知道。”

周正直接站起來,道:“我看你就是閑的,去給我燒水,我洗個澡。”

上官清看著他的背影,輕輕哼了一聲,也就依言去燒水了。

在周正洗澡的時候,遼東則一片緊張。

盧象升定在‘四月初’北伐,各處大軍整裝待發。

而遼東的沈陽更是戒嚴,每天都有殺戮,沈陽城內一下子聚集了有近十萬人!

孟賀州等人的暗殺行動還在繼續,不少死士在沈陽各處出沒,對於建虜的武器裝備,馬匹,糧草等進行破壞。

對於建虜的各種情況,也透過最為嚴密的渠道送出沈陽城,飛速的奔向錦州。

而濟爾哈朗對於軍隊的調動極其頻繁,不斷的聚集,居然籌集有高達三萬的騎兵!

建虜的騎兵也在四處劫掠,搶奪糧草,甚至屠殺村莊的事情也屢屢發生。

各有打量的偵騎在遼東遊走,盯著明朝的一舉一動。

到了四月下旬,一觸即發的大戰,在盧象升的一道命令下,戛然而止。

盧象升宣布:北伐時間推遲到五月!(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