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北伐開始

陳化龍,濟爾哈朗,代善三人聽著孝莊的話,齊齊抬手稱‘遵旨’,告退而出。

三人出了宮,迅速的開始布置。

很多人被遣散出去,沈陽城的戒嚴雖然沒有解除,卻極大的鬆弛下來。四處的劫掠也被喊停,沈陽城內開始有人走動。

孟賀州等人乘機收集消息,重建聯絡網,向著遼東輸送消息。

大明安和三年,曆史上的崇禎十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大小淩河的明軍在有序的後側,盧象升卻突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鎮北城。

盧象升身前,站著盧象觀,馬祥麟,滿桂,曹變蛟,曹文詔,黃龍,何可綱,李定國等眾人。

盧象升看著眾人,神色肅然,道:“定國公的戰略已經奏效,建虜虛耗了兩個月,並且現今軍心鬆疲,是我等北伐,成就大業的大好時機!”

一幹人站的筆直,神色凜凜。

他們或許之前不知道這是周正的戰略忽悠,現今卻明白了,一個個雙眸熾熱,就差摩拳擦掌。

盧象升沒有廢話,看向滿桂,曹變蛟道:“你們的騎兵到哪裏了?”

滿桂沉聲道:“回大人。兩萬騎兵,晝伏夜出,就在鎮北城外二十裏隱藏著。”

盧象升點頭,轉向曹文詔,道:“大淩河那邊怎麽樣了?”

曹文詔道:“回大人。撤出的假象已經做好,另外有兩萬步兵昨夜已經渡河,就在廣寧中衛。另外,馬總兵的一萬人走水路,會在遼河附近登岸。”

馬祥麟抬手,道:“是,目前已登上水師的船,水師陸戰隊有五千人,合計一萬五千人,三天後可登岸。”

陸續轉向黃龍,何可綱等人,道:“東江鎮準備的怎麽樣?”

黃龍上前,沉聲道:“回大人,假裝五萬人的兩萬人目前已經撤回,另外三人藏匿在鳳凰城外五十裏,隨時可以北上。”

盧象升點頭,目光再次掃過眾人,道:“此次北伐,關乎社稷大業,重要性不用我多說。以往遼東敗事絕不會允許再發生,定國公授權於本帥,凡是內訌,拖延戰事,不管是否造成敗局,一律誅九族,斷不容情!”

眾人神色一凜,呼吸都暫停了。

遼東自從萬曆,甚至是嘉靖年間就內訌不斷,可以說,遼東的敗局有相當一部分原因是遼東的諸將內鬥造成。

盧象升說完這一句,就道:“三天後,曹變蛟,滿桂騎兵為前鋒,以全力速度奔向沈陽,能戰就戰,不能戰就圍住沈陽!曹文詔,黃龍兩部,即刻起,晝伏夜出,向著沈陽快速推進,若是遭遇,死戰!沒有,包圍沈陽城!”

“末將領命!”

一眾人齊齊抬手,沉聲應道。他們心懷激動,無以言語。

多少年了,他們日夜期盼,這一天,終於到了!

盧象升分別拿過令牌,交給每一個人,挨個囑咐,送他們出房間。

最後一個,李定國。

盧象升看著他,道:“你的三千騎兵怎麽樣了?”

李定國麵無表情,眼神卻灼灼,道:“回大人,末將稱之為精銳。”

盧象升看著他,微微點頭,道:“你跟我多少年了?”

李定國一怔,道:“有三年了。”

盧象升看著他,道:“當初,是定國公將你交給我,我要好好栽培你。這幾年,你確實表現不錯,令我刮目相看。這件事,我不放心交給別人,但你,能保證完成嗎?”

李定國神色肅然,猛的單膝跪地,道:“末將雖然盜匪出身,卻也知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大人盡管吩咐,末將用性命保證!”

盧象升目光灼灼,道:“好!我給你五千騎兵,從東江鎮出,給我吸引建虜的注意力,你要用一切手段,吸引住他們,以給我們拖延時間,盡可能的逼近沈陽,明白嗎?”

李定國頓時明白了盧象升的戰略意圖,也清楚這樣作出可能會有去無回,他還是堅定的立著,沉聲道:“末將領命!”

盧象升看著他,滿意的點頭,將一枚令箭遞給他,道:“便宜行事。你是一隻孤軍,盡可能的完成任務,也盡可能的保住性命。”

李定國鄭重的接過來,道:“是!”

盧象升說完,欲言又止。

李定國道:“大人是有什麽其他吩咐嗎?”

盧象升沉吟片刻,道:“周德慳在你的軍中,你知道他的身份,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帶他平安回來。”

周德慳是定國公周征雲的侄子,周家三代,長子長孫。

李定國眉頭一皺,道:“那末將找個理由,將他踢出來。”

盧象升搖頭,道:“這不是定國公打的招呼,是我的態度。定國公於盧家有大恩,於你也是。並且,定國公在朝中舉足輕重,若是他的侄子戰死,即便定國公寬宏大量,不說話,你我能安心嗎?”

李定國還是不懂,道:“那,末將將他踢出來,有何不妥?”

盧象升道:“周德慳沒那麽好踢,他要是在這個時候鬧起來,影響士氣不說,壞了大計,你我承擔不起。另外,定國公將周德慳放在遼東,就是要鍛煉他,不是讓他來享福的。你這一趟,固然威脅,何嚐不是奇功?”

李定國明白了,沉聲道:“大人放心,就算我死,也將周德慳送回來。”

盧象升點點頭,繼而道:“量力而為。”

李定國沉色應著。

……

當日,明軍的各種假動作明明暗暗不少,暗地裏的精銳部隊卻沒有動,甚至在悄悄向前摸去。

三天後,李定國的五千騎兵突然出現在鳳凰城,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奔向沈陽方向。

周德慳騎著馬,跟著李定國身後,興奮的大聲道:“李參將,我們這是攻打沈陽嗎?”

李定國看了他一眼,道:“執行命令!”

周德慳立馬不說話,專心打馬。

五千騎兵速度極快,直奔沈陽,沒有任何遮掩,氣勢洶洶,殺氣騰騰。

這樣一個舉動,令本來稍稍平息的沈陽大為震動,建虜上下很是吃驚,目光都看向東麵。

孝莊更是將陳化龍,濟爾哈朗,代善叫到了跟前,有些緊張的詢問三人。

“不是說明朝撤軍嗎?他們怎麽還打過來了?”孝莊沒了以往的鎮定,張口就問。

陳化龍也是心驚不已,猜測不到了,卻故作高深的沒有說話。

濟爾哈朗,代善也齊齊沉默,本以為明軍北伐已經破功,誰知道居然還真的打過來了!

孝莊見三人不說話,看向陳化龍,道:“陳愛卿,你怎麽看?”

陳化龍神色不動的抬手,道:“娘娘,軍事上,鄭親王比我微臣懂。”

孝莊眉頭微皺,看向濟爾哈朗。(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