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沒有選擇

不管這些人怎麽針對周正,但事關遼東成敗,以及可能的嚴重後果,容不得所有人掉以輕心。

周正坐鎮京城,如同手裏有一根指揮棒,在揮舞著整個大明。

明朝這邊盡管早就在準備,但畢竟遼東與沈陽很遠,騎兵包圍了沈陽也不能立刻發動進攻,何況還有濟爾哈朗在外麵,並且明軍的後援沒有上來。

因此,各方雖然緊張忐忑,大戰卻沒有立即爆發,而是彼此角力,準備著。

濟爾哈朗的一萬人是關鍵,李定國采取了十分冒險的策略,就是一直處在濟爾哈朗可攻擊的範圍內,一副要決戰的模樣。

如果隻有李定國,濟爾哈朗回頭就滅了,偏偏後麵還有援軍,濟爾哈朗不可能在這裏與明軍火並。

濟爾哈朗無法全速趕路,拖延日久,沈陽就越危險,雙方進行著艱難的貓鼠遊戲。

終於,濟爾哈朗還是忍不住,用了‘誘敵深入’的計策,故意露出破綻,**李定國。

李定國與周德慳等人站在一處山坡,用望遠鏡觀察著,一個個神情凝重。

周德慳放下望遠鏡,道:“大人,這濟爾哈朗是等不及了。他必須要解決我們,才能盡快回援沈陽,這是一個陷阱!”

李定國默默點頭,觀察著沒有說話。

周德慳看著他的側臉,道:“大人,怎麽辦?我們要是不過去,濟爾哈朗可能就乘機跑了。”

濟爾哈朗擺出的是陷阱,可他們要是不靠近,濟爾哈朗完全可以乘機逃走。

李定國放下望遠鏡,心裏計較一番,道:“你去通知黃總兵,我率軍衝過去。”

周德慳當即沉聲道:“大人身為主將,怎能冒險,末將去!”

李定國淡淡道:“執行命令。我會拖住他們,一個時辰內,你必須趕回來。”

周德慳咬牙,卻也不能違抗軍命,更知道此去危險太大,當即單膝跪地,道:“是,末將領命,請大人保重!”

李定國支走周德慳,就是抱了必死的決心,麵無表情的道:“去吧。”

周德慳知道時間不容耽擱,應著就翻身上門,奔向鳳凰城方向。

李定國見他走了,翻身上馬,沉聲道:“出兵!”

李定國將旗幟豎起來,五千人,鐵蹄如雷,旌旗獵獵,向著濟爾哈朗的陷進奔去。

濟爾哈朗站在遠處的山頭,看著明軍踩過來,不但沒有開心,反而神情凝重。

明軍變了!

以往的明軍,一觸即潰,幾乎沒有什麽戰力。而現在,明知道是陷阱,兵力稀少,居然還敢踩過來!

濟爾哈朗看了眼身後,他隻有一萬人,吃掉這五千,他能完好的,或許不足七千,而沈陽那邊,明軍還有兩萬騎兵!

若是以往的明軍,他不放在眼裏,可不是了!

真的是拚命打法,他們耗不起!

濟爾哈朗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準備,兩軍穿插,切斷明軍,將他們絞殺!”

“是!”屬下應著。

但沒多久,他又回來,道:“貝勒,明軍停下了。”

濟爾哈朗也看到了,神情越發凝重,對麵這個明將很不簡單,知道是陷阱踩過來,卻沒有完全進入他的包圍圈,隻是踩到了邊緣。

這樣一來,他走也不是,打也不是。

那屬下看著濟爾哈朗的神色,道:“貝勒,如果我們進攻,損失的人手可能比預計的多,對麵不簡單。”

濟爾哈朗看了他一眼,道:“給你一千人,拖住他。”

那屬下一怔,旋即明白,咬牙道:“是。”

濟爾哈朗沒有其他辦法,他耗不起,也打不起。

李定國看著濟爾哈朗的布置,冷笑一聲,道:“全軍,給我衝開這一千人,追上濟爾哈朗!”

“殺!”

五千明軍如同一柄利劍,殺氣如虹,喊殺聲衝天。

濟爾哈朗剛準備走,眼見如此,神色陰沉,他清楚,不吃掉這支明軍是走不了了。

沒有選擇!

“給我殺!”

濟爾哈朗怒吼,他很多年沒有像這樣憋屈了,當即調整軍隊,應著李定國殺過來。

雙方絞殺在一起,一萬對五千,一時間膠著在一起,不斷的重疊。

沒過多久,李定國就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建虜人確實強悍,他訓練了一年多的五千士兵從各方麵都有不如。

李定國神色沉著,指揮著士兵,頑強應對。

濟爾哈朗衝殺了一陣,就臉色陰沉無比。

對麵的明軍果然用的是周正的戰術,就是以命搏命!照這樣下去,他別說帶走完好的七千,五千都不一定!

“兩軍從側翼衝殺,給我盡快解決了他們!”

濟爾哈朗冷聲大喝。他不能任由這樣下去,要盡早結束戰鬥,保持盡可能多的兵力返回沈陽。

李定國自然也有應對,死死的咬住濟爾哈朗的大軍,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麵,雙方糾纏在一起,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濟爾哈朗沒想到對麵的明將這般難纏,這種情況已經由不得他,隻能硬著頭皮打了。

隨著時間推移,李定國的劣勢越來越明顯,他從士兵數量,戰力都在下風,唯有意誌在堅持,即便這樣還是有崩潰的跡象。

一個副將渾身是血的殺到李定國身邊,大聲道:“大人,快堅持不住了!”

李定國豎起刀大喝,道:“援軍馬上就到,兄弟們,堅持住!”

李定國喊著,也奮力向前衝殺。

隨著他的喊叫,接二連三的喊聲此起彼伏,有力的鼓舞士氣。

雙方繼續酣戰,已經不是誰能輕易擺脫的了。

在另一頭,周德慳已經請到援兵,他帶著五百騎兵衝鋒在前麵,緊急的支援。

周德慳咬牙,他已經猜到了李定國的主意,回頭看了眼五百人,忽然大聲道:“所有馬尾掛在樹枝,旗幟都給我豎起來!”

很快,五百騎兵煙塵滾滾,聲勢浩大的向著李定國支援而去。

還沒有到近前,建虜就發現了。

濟爾哈朗抽身而出,站在高處看著,擰著眉頭,道:“明人來的這麽快?”

他身後一個人道:“貝勒,明軍哪有這麽多騎兵,肯定有詐!”

另一個則沉聲道:“就算是假的,明軍的士氣必然大震,這樣糾纏下去,我們損失肯定很大,到了沈陽那邊,還有明軍的以逸待勞……”(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