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怎麽辦

濟爾哈朗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支明軍這麽難纏,他就應該留下兩千人斷後,不顧一切的奔赴沈陽。

現在,他是進退兩難了。

但也由不得他猶豫了,當機立斷道:“留下一千人斷後,其他人跟我撤!”

“是!”

濟爾哈朗一聲令下,糾纏的建虜士兵如同潮水一般後撤,迅速脫離戰場。

李定國即便搖搖欲墜,這個時候哪裏肯放手,大吼著緊追不放。

周德慳趕過來一見,當即沒有下馬,率領五百人就衝了過去。

濟爾哈朗沒空理會明軍了,上了馬就全力奔向沈陽。

沈陽城內還是有些人馬的,裏應外合戰勝明朝的兩萬騎兵還是有可能,而後固守沈陽,以戰待變,他們大清還是有希望的!

濟爾哈朗不顧一切的趕路,對於身後緊追不舍的明軍絲毫不再理會。

李定國收拾一番,也跟著北上。

與此同時,一道道飛鴿傳書在遼東大地漫天飛舞。

在沈陽城外的滿桂,曹變蛟很快就得到消息,分不出一部分人,盯著東麵方向,隨時準備以逸待勞,消滅濟爾哈朗部!

但是很快,兩頭都為之一驚,繼而回來了部在一天夜裏始終了!

李定國,周德慳失去了他的蹤跡,再怎麽找也找不到。

曹變蛟更是撒出了無數的偵騎,也依舊沒有找到。

滿桂立在沈陽城東頭,看著茫茫的東方,神色凝重道:“這濟爾哈朗是軍中宿將,他有這一手我不奇怪,我們現在遇到麻煩了。”

曹變蛟點頭,沉默一陣,道:“兩路援軍什麽時候到?”

滿桂看了看天,道:“起碼還有一天,這一天,變數太大了!”

沈陽城裏,能拿起刀兵的建虜人少說有三五萬,外麵一個鬼測的濟爾哈朗,若是被他們尋到破綻,他們可能會被擊破!

辛辛苦苦謀劃這麽多,豈能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

曹變蛟拔出刀,看著鋒利的刀鋒,道:“我們沒有其他選擇了。”

滿桂一怔,道:“你要幹什麽?”

曹變蛟道:“先下手為強,我們即刻攻城。我知道你要反對,不過,我這把刀是十年前定國公賜我的,另外,我手裏還有一道手令,你要看嗎?”

滿桂神色一僵,破口大罵道:“周征雲,我跟你相交多年,沒想到到頭來,你信一個毛小子也不信我!”

曹變蛟等他發泄了幾句,道:“我來攻城,你防備著濟爾哈朗。從李定國的信來看,濟爾哈朗受損也不少,並且將急休整,我們攻城,將他逼出來!”

滿桂也隻是隨口說了幾句,端一下身份,聽著曹變蛟的話,道:“好。這幾天該準備的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你攻城,我看著。我倒是看看,殘兵剩將的濟爾哈朗,還有幾分力道!”

“事不宜遲,走!”

曹變蛟說著,打馬折返。

不過一炷香時間,曹變蛟調集一萬人,對準了沈陽西門。

他們是騎兵,沒有火炮,隻能硬攻。

沈陽城上看到明軍攻城,登時大亂,火炮如雷,箭矢如雨,城上城下一片大亂。

炮聲驚動了沈陽所有人,尤其是宮裏。

孝莊抱著福臨,等著代善,陳化龍。

代善還在西門防守,倒是陳化龍來了。

孝莊急聲問道:“陳愛卿,明軍攻城了?多少人?我們能守住嗎?鄭親王現在在哪裏?”

陳化龍現在也是心驚膽戰,不管外麵怎麽樣,明朝已經開始攻城,說明沈陽,他們大清國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了!

陳化龍極力保持鎮定,抬手道:“太後,外麵亂作一團,鄭親王還不知道在哪裏。”

他也隻能說這麽多,再說多會把他套進去。

福臨抱著孝莊,麵色惶惶。

孝莊擰著眉頭,道:“讓大哥快來見我。”

陳化龍當即道:“是。”

說著,他急匆匆離開。他得想對策了,如果沈陽城破了,他們得有後路!

此刻,代善在城頭,麵對明軍一萬人的攻城,他壓力極大,隻要一個城破了,那沈陽就完了!

他調配守城,同時又擔憂,明朝的援軍已經在路上,隨時可能趕過來。

近十萬或者十數萬的大軍,困也能困死他們大清!

好一陣子,他見稍微穩妥,這才進宮見孝莊。

他當麵直言道:“太後無需擔心,城裏還有數萬人,守城是沒有問題的。”

孝莊更直接,道:“明朝的援軍多久會到?我們能守得住嗎?鄭親王人呢?”

代善神色微僵,道:“太後,我們隻能守。濟爾哈朗,應該在城外,暫時還沒有辦法聯絡上。”

孝莊明白了,抱著瑟瑟發抖的福臨,道:“大哥去吧。”

代善看了眼孝莊,轉身走了。

現在的大清,已經容不得他們多廢話了。

城外,曹變蛟的攻勢越發猛烈,冒著炮火,用最原始的攻城器械進行攻城,也沒有再心疼這些辛苦多年才訓練出來的騎兵。

他們的目的也不是即刻攻破,而是要逼出濟爾哈朗。

代善指揮著守城,神色凝重。

明軍這麽急切的攻城,目的他大概能猜到,他不在乎眼前的兩萬騎兵,擔憂的是明朝的援兵。

孟賀州等人早就不再隱藏,發動了所有人手,在沈陽城內四處縱火破壞,趁亂對一些人進行暗殺,甚至公然行刺。

周正在沈陽經營已經十多年,盡管遭到破壞,還是有著可觀的力量,製造了不小的動靜。

而此刻,盧象升,黃龍分別從南、東南側,以最快速度的趕往沈陽。兩萬騎兵還是太少,不管從哪個方麵來說,都不會是建虜的對手,需要盡快支援。

曹變蛟的攻城,從中午到晚上,沒有攻下來,濟爾哈朗也沒有出麵。

傍晚,曹變蛟鳴金收兵。

“怎麽辦?”曹變蛟看向滿桂。

濟爾哈朗不出來,就如同暗中的毒蛇,隨時在窺伺他們,令他們不安。

滿桂也皺眉,濟爾哈朗再折損,拚命的情況下,也能以一當二,

滿桂久經戰陣,沉思著道:“我們的援軍最遲明天晚上就會到,濟爾哈朗等不了多久,最遲今晚就會有動作,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

曹變蛟也在思索著,道:“他會怎麽做?”(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