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震動

盧象升看著大軍入城,微微一笑,看著近前的福臨,代善,濟爾哈朗,陳化龍等人,道:“不瞞你們說,來之前,我與定國公有過幾次深談。其中也包括接受你們歸正的條件,定國公曾言:隻要肯回頭,知錯能改,我大明還是有容人之量的。有些事情肯定會清算,但不會涉及到沈陽皇宮裏。”

‘皇宮裏’指的誰,不言而喻。

孝莊微微屈身,道:“多謝盧大人。”

盧象升看著大軍進城,迅速接管城頭,並且不斷向裏麵推進,心裏鬆下不少,一邊等著時間,一邊與孝莊道:“也無需擔心。定國公雖然討厭你們,但不至於趕盡殺絕,屠宗滅族。”

孝莊沒有放鬆,道:“我能見一見定國公嗎?”

盧象升想了想,道:“兵部尚書在錦州,他很快會得到消息,親自來沈陽。他是定國公的近人,相信他會帶你們回京,見定國公的。”

孝莊輕輕點頭,再次屈身,道:“多謝。”

盧象升微笑,不時有人過來稟報,盧象升有條不紊的下令。

滿桂,曹變蛟等人已經接管各個城門,盧象觀更是接掌皇宮,而黃龍等則在收編建虜投降的軍隊。

其中自然還是出現了種種問題,一麵建虜已經投降,一麵明朝大軍壓境,很快都被平息了。

兩個時辰後,盧象升帶著福臨,孝莊等人返回沈陽城,這個時候的沈陽城,處處戒嚴,都是明朝士兵。

孟賀州等人一直在幫著穩定沈陽城,這會兒才來見禮。

盧象升看著他,笑道:“定國公曾於我說,如果看到你還活著,就給你一個三品官。薑尚書估計很快會來,到時候,他們會記敘功勳,上報給定國公的。”

三品,即便不是侍郎一級的朝廷大員,那也是顯赫不已,一般人絕難爬上來的!

他猛的單膝跪地,激動不已的沉聲道:“謝大人,謝定國公!”

盧象升帶著一大群人,進駐沈陽皇宮,指揮著進一步,徹底的控製整個遼東。

與此同時。

在錦州城的薑廣曰正在焦急的看著北方,等到消息。

他已經等候了好些天,從北伐開始,盧象升率軍北上,他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直到天黑,才有一個士兵,拿著一隻信鴿,急匆匆的跑進來,道:“大人,遼東的信,應該是盧總督親自傳來的。”

薑廣曰急不可耐的搶過來,急急的取出信看,一看內容:已定,請公北上,主持大局。

薑廣曰呼吸急促,向來沒有表情的臉上通紅,激動的難以言語。

一些其他官員近前看著,一樣的振奮難言,其中一個呼吸急促的道:“大人,走吧!”

薑廣曰猛的清醒,道:“對對對,快準備,我要立刻去沈陽。”

薑廣曰剛走,又掉頭,做到桌前,拿起筆,剛要寫又道:“我給定國公寫信,你們去準備,快!”

眾人好似醒悟,連連應聲。

錦州城震動極大,處處都是士兵的調動,繼而是寧遠,山海關,整個遼東被劇烈,前所未有的運轉起來。

半個時辰,薑廣曰寫了幾封信發出,迫不及待的坐著馬車北上。

遼東,東江鎮都在動,渤海的海軍也發兵向遼東。

建虜的投降,著實是一件大事情。

自從北伐開始,周正一直盯著,所有的情報係統都在運轉,在盧象升炮擊沈陽城的時候,就有源源不斷的信鴿飛向京城。

周正的班房前所未有的熱鬧,進進出出不知道多少人,整個內閣也都跟著忙忙碌碌。

錢謙益這個空頭首輔到底是要做些事情的,也是憂心忡忡。

皇宮裏倒是安靜,卻也時不時有人出來探聽動靜。

在薑廣曰的信還沒到的時候,姚童順就拿著一隻信鴿,幾乎是跑進來的,急聲道:“大人,紅色的,紅色的!”

紅色,是最嚴重的的信號!

周正連忙接過來,雙手顫抖的拿過來打開。

不管是‘成’與‘敗’,都將嚴重的影響明朝,由不得周正不謹慎。

攤開後,隻見上麵寫著:稟上,奴降,大軍入城。

周正一拍桌子,猛的站起來,臉色通紅,緊緊的抿著嘴,雙眸大睜,閃爍不斷。

姚童順一驚,看著周正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道:“大人?”

周正好一陣子才平定氣息,心念飛轉,壓著情緒,道:“傳我的話,請吏部尚書孫尚書去沈陽,與薑廣曰,盧象升一起,為朝廷的全權代表,處理建虜之事。還有,宗室裏挑出一個王爺,一起去。再命他們,火速將建虜一幹宗室送入京城。對了,請首輔與我一同入宮,見陛下。”

姚童順也是心懷激**,好一陣子才記下來,道:“是,下官這就去。”

周正點點頭,背著手,在房間裏走來走去,心情依舊難以平靜。

錢謙益這邊得到消息,震驚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道:“真的嗎?確認過了?不會是謠傳,或者前麵來的弄虛作假?”

姚童順微笑,實則內心也是慌的很,道:“這是從沈陽傳來的,相信沒人敢欺騙定國公。並且,相信很快就會有正式的書信過來。”

錢謙益緩緩坐回去,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

他從有記憶以來,遼東就一直是大明的威脅,在崇禎年間,建虜更是破關入塞,成了大明的心腹之患,威脅社稷。

十多年過去了,沒想到,他們居然在這種情況下,平定了遼東!

姚童順看著錢謙益變幻的表情,好一陣子才道:“元輔,定國公請您一同入宮。”

“哦哦,”

錢謙益醒轉過來,道:“那快走吧,陛下聽到後,一定很高興。”

錢謙益出了班房,親自來到周正的班房,說了幾句,兩人換好官服,一同入宮。

這麽一會兒,消息已經傳開了,內閣大院,皇宮四處都是這個消息。

朱慈烺聽到後,坐在椅子上,陣陣發呆。

他一麵震驚於周正真的做到了,同時又如贅冰窟。

周正平定遼東,這是不世功勳,原本他的聲望就無可匹敵,加封了定國公,現在,怎麽辦?

封王嗎?還是,禪位!

朱慈烺表情陰晴不定,心裏惴惴不安,六神無主。

他身前的小太監,不敢說話,他大概能猜到朱慈烺的心思。(本章完)